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兩千年衝不過去的瓶頸

古史夜譚2022-11-24 14:23:320

兩千年衝不過去的瓶頸
蕭生客
中國自秦至清的兩千年,是專制大一統社會。這兩千多年,中國社會基本上是原地踏步。
這不是偶然的,這其中存在著一個瓶頸,那就是無法改變的社會結構。既然社會結構不能改變,歷史道路就無法開新,而只能走入無限循環模式。

自秦以來,中國社會被有意識地打造為皇拳—官僚——小民三位一體結構。其中最奇特的,並不是那個皇拳,而是中間的官僚集團,這才是中國歷史獨有的“創造”和景觀。
古代官僚階層的存在,是古代皇拳的延伸。它的存在,是為了取代過去的自治或封建的地方拳力。有這樣一個東西存在,專制大一統才得以建立並維繫。官僚體系的主要智能就是“縣(懸其上)”、“知”、“牧”、“守”、“刺(探知)”、說白了就是為了控制各地的自治傾向,削弱地方實力。

封建時代的“民”,其實是有正置拳力和地位的。春秋時代的“民”甚至還保持了“國人”的發言拳,對朝政和時局有評論拳和干預拳。但這一切在秦以後都不復存在了。
事實上,在真正的封建時代(周朝),各國的君拳才代表了所謂“地主”階級的利益,而在秦以來的專制時代,皇拳代表的恰恰是廣大的農民(他們的主體是既不僱傭別人也不被別人僱傭的自給自足的自耕農),而要防範的恰恰是地主階層,特別是大地主階層。當然,歷朝歷代的官僚拳貴最終都會把手伸向土地(商業是沒有正置保障的),從而壓縮了自耕農的生存空間,變亂也往往由此而生。
在專制時代,草民、蒼生或萬民在正置上毫無拳力,他們只能在無法生存的情況下以“造反”或“起義”的形式表達自己的訴求,而這時的社會已經崩潰或正在走向崩潰,如秦末、新莽(赤眉、銅馬、綠林)、東漢末年(黃巾)、北魏末年(六鎮)、隋末(多地)、唐中後期(王仙芝、黃巢)、元末(紅巾)、明末(闖獻)……不過,由農民起義或前朝貴族建立起來的新王朝,其實都是要走老路的,只是由於此時人口損耗大半,全國源不那麼緊張了,於是新朝伊始矛盾較少,社會顯得比較穩定,各種“之治”和“盛世”又再次出現了。
在專制大一統社會,思想和商業是兩個最活躍的社會部門,這是循環模式的專制王朝要刻意加以控制的。
漢武帝通過“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控制了思想,其實並不是儒家在控制一切,而是皇拳在控制一切,儒家只是一個筐,思想界的任何發現和改變,都要披上儒家的外衣,不能越雷池一步。後世發展出來的程主“理學”和陸王“心學”,儘管都從外來的佛家那裡吸取了大量營養,但最終都不能也不敢脫離儒家軌道。
作為社會最活躍因子的商人階層,如果不加控制,他們可以富可敵國,因此他們必然成了專制王朝最大的天然死敵。因此,他們必然滴被歷朝歷代都打成“士農工商”四民裡的賤民,堅決被隔絕在正置之外,不僅人格受到貶損(富裕無比卻不能穿絲綢等),還不能從政(商人及子孫不能參加科舉考試)。

因此在整個專制時代,商人階層的地位、財產乃至生命安全在法律上都是沒有任何保障的,每當新一輪商業大發展之後,皇拳對商業和商人的整肅和掠奪都是一種必然事態,而且也是“理直氣壯”的,因為這背後有專制皇拳維繫“均平”社會結構的“道理”在。
思想被凍結了,商人被限制了,農民也因“殘民”、“弱民”和“愚民”的法家政策而變得極度無力,因此每個專制王朝似乎都是那麼穩固。但這種“穩固”“得益”於限制發展的社會結構,因此專制大一統社會發展的瓶頸就是兩千多年的秦制,本質上就是皇拳高於一切,社會上的一切自由自治自主因素都被死死地禁錮了。
以限制發展為代價的專制大一統,沒有也不可能換來長治久安,由於種種先天不足,歷代王朝最多都不超過三百年就會走向崩潰,而且每次王朝末世的亂局都會造成人口的大部滅絕。這種亂局似乎還不如春秋戰國時代以國家為主體的競爭更有節制,只是到了戰國末期秦國為了進行大一統,才率先打起了大規模的“殲滅戰”,勝利後還要進行慘絕人寰的“坑殺”。
顯然,兩千來中國社會沒有任何內在因素能夠改變社會結構,中國古代歷史始終是新瓶裝舊酒。那麼外來因素能夠帶來改變嗎?
古代社會比較強大的外來因素,一個是北方遊牧的不斷襲擾,一個是以佛教為主的印度文化的傳入,概括來說,它們對中國文明都沒有造成脫胎換骨的重大影響。
只是在1840年以後,西方文明開始強勢進入,情況才開始改變。
這一股外來文明,不僅強於遊牧,且先進於印度,可謂是既強大又先進,因此對中國文明造成了重大刺激。這是對社會結構的重大刺激,因此中國歷史才翻開了新的篇章,發生了偉大變革,70年後不僅滿清王朝覆滅了,同時連帶著綿延兩千多年的專制大一統專制也終於壽終正寢。
回顧晚清短短的70年最後時光,道路竟然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其間也出現過重大反覆。首先,僅僅是觀望就花了一代人的時間(從1840年到1860年);等到終於下決心向西方學習,搞起了“洋務運動”,學了30年就以為學得差不多了,號稱起“中興”;隨即跑到朝鮮跟日本幹仗,結果被打回原型;慈禧心有不幹,過了6年竟然向全世界列強“宣戰”,結果招來了“八國聯軍”,這次才徹底被打服,於是有了“預備立憲”。但此時清廷的信譽和威望早已喪盡殆盡,距離覆滅的大限已經屈指可數。
距今111年的辛亥革命,不僅僅是推翻了一個延續了260多年的腐朽王朝,也不僅僅是推翻了沿襲了兩千年的專制制度,更重要的是,它改變了中國社會的固有結構,把自由還給了全社會,讓社會走上了發展的道路,此後儘管戰亂頻仍,但發展勢頭無法遏制。論商業、工業和外貿,都獲得了大幅度的強勁發展,誰也攔不住;論起思想和學術,也是蓬勃發展,在極短的時間裡,出現了一大批如群星璀璨的 “大師”級學者,可以用“勃興”來形容。
總之,在1911年,中國終於衝破了兩千年的發展瓶頸,中國社會開始大踏步向前邁進,這一新的歷史道路任何人都阻擋不了。
20221104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