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中國往事(二)

真talk2022-11-24 14:23:250


二、陳勝美


19776月,天氣已經相當的熱。這裡雖然是江南水鄉,但今年卻非常悶熱,雨水也不多,常年一到夏夜就自然而來的 涼風也沒有了。


太陽快落山時,陳勝美從田頭回到位於中江省江譚縣江沚鎮供銷社宿舍靠東的一個帶院子的小平房,這裡,住著老陳一家。


老陳和老婆從解放前就在江沚鎮米廠上班。解放後改為合作社,後來又改成了供銷社。老陳和老婆一共生了三個小孩,老大陳勝利是個兒子,老二陳勝美是個女孩,老三也是男孩,陳治國。


陳勝美一進門,就看一家人的臉都繃著。她就知道,肯定又是弟弟跟家裡吵起來了。因為已經吵了好幾天了。


由於爸媽是雙職工,又在供銷系統工作,一家人的生活,還算是不錯。哪怕在三年自然災害時間,也能吃飽,起碼衣食無憂,在那個年代,這一點其實相當並不容易。所以三個小孩到了上學年齡,也都在縣中心小學上了學,後來也都上了縣一中的初中。對老陳來說,建國後30多年的經歷告訴他三條基本經驗,一是荒年餓不死手藝人,二是必須有個公家單位,三是啥時候都得有自己家的地。所以老大和老二還在上學的時候,他就計劃好了,初中一畢業,就讓老大到工廠上班,老二是女的,讓她繼續把家裡在城關鎮邊的那十畝地繼續種好。老三以後也這樣。老陳好歹也是多年公家人,早就托熟人打好了招呼,一畢業,老大果然就到縣化肥廠上班了。


陳勝美對這種安排,毫無怨言甚至還有點喜歡。由於爸媽都在單位上班,陳治國從斷了奶就一直是陳勝美照顧。為此連初中都不算上全了,因為一家人的吃喝也都是陳勝美張羅。淘米做飯下田摘菜都要揹著、拖著陳治國。雖然很累,但相對於語文和數學,陳勝美對廚藝和種田更感興趣。


陳治國則和陳勝美完全相反。天生對印有文字的東西感興趣。有時候去趕集,陳勝美也把田裡的一些菜拿去賣賣,街上行人如織,各種攤販雲集,陳治國都絲毫不好奇。早上七點到下午四點,他可以坐在小人書攤上一動不動。


所以,當那個夏天的黃昏,陳勝美進家的時候,就知道肯定又是為了上班還是考大學的事在吵。就象2年前為了上不上高中吵一樣。


2年前,陳治國初中畢業,想繼續上高中。初中教語文的李老師也跟老陳講,治國是塊學習的好料子。但老陳覺得,上不上高中,一點區別都沒有。正好糧站缺個秤磅員,老陳早就跟即將退休的主任講了,這是這輩子麻煩他的最後一件事,一定要把自己兒子安排去。他這一生,也就算圓滿了。


可陳治國堅決不願意去上班。陳勝美勸了弟弟好多天,陳勝美雖然務農,但畢竟也是上過學的人,報紙還是能看懂的。就跟弟弟說,你現在上高中,其實沒啥意義,不就是想多讀點書麼。管個秤、看個地磅,其實也不忙,你平時不還能繼續看書麼。而且能掙份工資,以後你還能自己買書呢。邊上班邊看書,不也挺好麼。就這樣,陳治國才勉強同意。


不過上個月有風聲傳出來,說國家要恢復高考了。前幾天,陳治國回來就興奮的說,初中的李老師告訴他,國家已經決定了,可能很快就會開會宣佈。他最近不想去上班了,在家認真複習複習,去考大學。


老陳當時就發了大火,在他看來,這不僅是對他意願的違背,也是對退休的老主任的不尊重。你說說,考個大學有什麼好?你現在這個班,多少人想上都上不到。吃不愁喝不愁,多少交糧的農民、買糧的鄰居求你鬆鬆手。這種好工種,哪找去?考大學考大學,書能當飯吃?


誰知道第二天,陳治國居然把李老師帶回家了。李老師畢竟教了幾十年書,雖然前些年也被打倒過一陣,但很快就回來了,在全縣都有點威望。李老師跟老陳說,自己雖然是解放前上的學,中間又經過了這麼多運動和坎坷,但始終覺得國家的未來,不可能一直這樣。考大學、學知識,才是正途。


老陳當時客氣,不好跟李老師頂撞,可人一走,老陳照樣不同意。


陳勝美把弟弟拖到門外,說,別跟爸爸吵了,他也是為了你好。你這一考走,工作也沒了。等畢業了,也不知道會分到哪去,哪有現在這個單位這麼穩定。書還能當飯吃啊。只有手藝才餓不死人呢。


幾十年後,當陳勝美在中江省紀委詢問室接受北京來人的詢問時,突然清晰的記起那個夏夜陳治國平靜而堅定的回答:姐,書,能當飯吃。肯定能。


掃下面圖中的二維碼

加入吳真說知識社區

隨便提問、深入暢聊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