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註銷社交網絡一年後,我的生活有什麼變化?

弗蘭克的海2022-11-24 14:17:350

大約從一年前開始,我逐漸有意識地減少使用各種社交軟件,並一步步註銷和卸載它們。老實說,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畢竟那些軟件已經在我手機上存在了很長時間,很大程度上它們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放棄使用它們的感覺可能就像戒菸(雖然我本人並不抽菸)。

一開始,我總是忍不住將卸載的 app 又重新安裝回來,就像煙癮患者那樣報復性地享受網上衝浪的快樂。經過幾次反覆的卸載、安裝又卸載的折騰,我才終於擺脫對這些 app 讓人不能輕易拒絕的誘惑。

放棄使用社交網絡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改變,在這之前我都沒有認真地審視這些小小的 app 對我的人際關係、我的生活、我理解世界的方式產生了多大的影響。而當我卸載掉微博、豆瓣、知乎、小紅書、Twitter、Reddit、Instagram、Facebook 等絕大部分應用後,我有種打破舊有的生活秩序並重新建立新秩序的感覺。如果用一個詞來概括這種感覺,可能就是如釋重負。就好像整個人又重新變得自由了。

目前,我還在使用的社交型 app 只有微信、WhatsApp 和手機自帶的短信功能這三種,前一種是我用來聯繫中國親友的唯一方式,而後兩種則是我和澳洲同事、朋友的主要聯繫途徑。作為一個正常人,我不可能不和任何人產生聯繫,但我希望能用最低限度的工具來實現這些必要的社交。目前來看,卸載非必要的社交軟件對我的人際關係沒有一點負面影響。

不過,這些社交軟件對我的吸引力,本來就不在於它們的社交屬性,而是它們作為一個內容分享平臺的公共空間屬性。不可否認的,自從有了智能手機,這些平臺就成了我獲取新聞資訊以及理解這個世界的主要途徑,我受益於全球化浪潮下的資訊爆炸,並感激於互聯網帶給我智識上的進步。

然而,最近幾年我明顯感到社交網絡上的聲音變得越來越極端、分裂、無聊、不可理喻,更不用說還有無形的手在操控、愚弄大眾,這一切讓我在使用這些軟件的時候變得越來越沮喪甚至憤怒。而且你知道的,這些惱人的 app 每時每刻都試圖傳送各種各樣的信息給你,無論是你想看的還是不想看的,而它們的本質不過就是偷走你的時間以換取公司股價的增長。

好吧,這聽起來有點憤青了。但我現在越來越覺得社交網絡不再是獲取信息的最佳途徑,並且我慶幸於卸載這些應用後重新擁有的清淨。現在的我更傾向於做一個主動的信息搜索者,而不是被動地等著這些 app 的投餵。比如,當我想知道什麼的時候我就去谷歌一下,這也是為什麼谷歌搜索已經成為我手機裡使用頻率最高的功能之一。

減少使用社交網絡並不意味著過一種與世隔絕的生活,我還是會通過其他一些途徑來獲取外面世界的信息。比如我訂閱了兩本雜誌。一本是 The Economist,它幫助我瞭解過去一週世界各地的政治、經濟。另一本是 Monocle,它幫助我瞭解過去一個月全球的生活方式、文化藝術的最新趨勢。另外,現在的我也有更多時間來進行一些深度閱讀,比如過去一年我買過幾本英文書,並強迫自己每天至少讀兩頁。

此外,我把更多的注意力關注在自己周遭的生活,比如探索霍巴特周圍好玩的地方,值得一去再去的景點,有哪些可以釣到好魚的釣魚點,又或者關注當地的新聞,甚至是 council 選舉,慢慢了解自己身處的這個社會是如何運轉的。

這幾年對我影響較大的人之一是社會人類學家項飆,讀了他寫的書以及他的很多訪談錄。印象最深的是他講的當今這個時代裡“附近的消失”。很多人對遠方的事物以及國際局勢非常感興趣,並且總覺得自己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其實都是因為遠方往往更容易被符號化、二元化,比如我們經常說這個國家好,那個國家不好,在這樣簡單的判斷下以為自己就掌握了理解這個世界的邏輯。

而相對而言,與我們更近的附近卻被我們忽視了,我們不知道一些具體而微的事情是如何發生的,比如你每天吃的食物是經過什麼流程到你嘴裡的,比如你每天產生的垃圾又是通過何種過程被處置的。項飆鼓勵我們更多地和附近產生聯繫,並對那些瑣碎和細小的事物進行深入理解。我覺得他的潛臺詞是,只有我們深刻理解了自己身邊的小世界並形成自己的邏輯判斷,只要這樣的人夠多,就能一步步從底層推動更大、更高層面的改革。我覺得這個邏輯是成立的。

現在我也會更經常地去做一些室內或戶外活動,比如去游泳館游泳,然後帶本書去看。因為游泳館很暖和,還有賣咖啡和點心的小店,簡直可以在裡面待一天。又比如一個人去野外徒步,之前我總是習慣和朋友一起外出,但現在我也漸漸開始一個人去遠足,獨自去惠靈頓山上徒步五小時對我來說絕對是新奇又刺激的體驗。

我在之前的一篇推文裡說過,雖然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減少使用社交網絡似乎讓我變成一個更腳踏實地的人。誠然,我因此錯過了很多有趣的信息,並且對一些正在發生的新聞變得不那麼敏銳。但我覺得我通過閱讀雜誌、書籍甚至去親身體驗來獲得的信息,雖然沒有刷 app 來得那麼輕而易舉,但會更有條理和邏輯,也因此對我本身更有益處。

我覺得是這樣的,任何事情,投入的時間不一樣,對一個人產生的影響也是不一樣的。就像旅行,總是要經過長途跋涉,才可以看見讓自己印象更加深刻的風景。就像去布魯尼島旅行。

或許你沒聽過布魯尼島,沒關係,這世界99.99%的人可能都不知道這座小島。如果說,整個澳大利亞大陸是一座孤島,那麼塔斯馬尼亞島就是孤島的孤島,而布魯尼島就是孤島的孤島的孤島。不知道這麼說,你頭腦中是不是有點概念了?

總之,遊客們需要在塔斯馬尼亞島上坐輪渡才能前往布魯尼島。可以想見,如果你是一個來自其他國家的旅行者,那麼必須經過漫長又折騰的旅程才能抵達這座位於遙遠南方的小島。但我相信,只要你登上小島並看見這裡的風景,你一定會覺得之前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之所以說這件事,只是覺得,社交網絡上輕而易舉獲得的信息,真的有多大價值呢?我想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總之,寫這篇文章並不是想勸你也卸載掉各種社交軟件,我只是單純地覺得,在過去的一年時間,因為減少使用社交網絡,我的精神似乎獲得了某種程度的解放。雖然我的生活並沒有發生什麼實質上的改變,但這是不是也恰好可以說明,社交網絡真的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呢?

當然,公眾號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社交網絡的一部分。如果你因為讀了這篇文章而產生取關的念頭,我一點也不怪你,因為我自己就已經取關了所有公眾號。雖然我也算是一個公眾號創作者,但公眾號本身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獲取信息的渠道。只是作為一個默默無聞的內容創作者,我之前也試圖在其他平臺分享自己的創作,但兜兜轉轉還是發現公眾號最適合自己。

之前有幾個關注者在後臺問我是否有微博、小紅書等,我只能說我曾經有過,但現在,這個微信公眾號是我唯一還在使用的創作和分享平臺。感謝一直以來的陪伴。


一些近況


試試關注我吧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