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如是說】開啟無限道路

如是說rushishuo2022-11-21 17:24:070




真人:中性看待。
中性看待的意思就是說,我們不去做任何的設定。因為我們會下意識、大腦為了幫我們省事情,會下意識地、照我們過去的經驗去想,哇這個一定就是怎麼樣。
但是,很多時候,當我們開始真正走入修行的時候,很多事情都不一定是如我們所想的那樣子,而且可能跟我們想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為什麼?
因為很多的事件其實它的產生是讓我們瞭解到:其實我們是中性,我們不去定義任何事情。不去定義,一樣,我們不去被什麼框架所框圍住。
然後在不去定義的同時,我們就是開放了所有的可能性。那麼,利我們的可能性就會產生。
同時間,我們在不去定義的同時,也意味著我們能量不會受阻。比如說我認為這個東西一定就是這樣子。而實際上,你這樣想的時候,它要麼就是如你所想,要麼就是不如你所想。它就只有一條路而已——如你所想或不如你所想。
但是當我們去中性、不去設定的時候,什麼都不去想的時候,它去達成這件事情的路徑,就有無量路徑了。Ok
所以常常在過去講練習錢流的部分的時候,師父都會講:大家有一個概念就是說,我們或許想要一百萬,我們就會一直想,那這一百萬怎麼賺啊?或者說怎麼拿啊?我們修行就是無中生有】,它自動會產生——那(有些人)想說,我大腦過不去啊,我不懂啊,我沒有這個邏輯啊——這個就是核心。所以我們平時才要練習。
第一個,我們不需要想它怎麼來。所以我們不會限制它來的方式。
因為我們的頭腦很侷限,侷限於你與你的環境。你只能想到與你環境有關的事件、有關系的聯結,超出之後你就想不到了。
所以,第一個,我們不去想它怎麼來,還有、不去想它會不會來。是因為,我們如果想它會不會來,我們就是覺得它不會來,所以才想它會不會來。也不會去想它什麼時間來。因為我去想它什麼時間來,意思就是說我已經等很久了,我怎麼還沒有看到。
所以我們要達成一件事情的時候,我不去想它怎麼來、會不會來、什麼時候來、有沒有要來,通通I dont care(我不在乎),Ok
我要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東西,然後之後我就放著、我就忘記了。Ok?這樣子就是最快的速度可以達成。


學生A:後來過了一個多月,我因為過生日在乎生日的儀式感,而爸爸沒有像以往一樣給我小紅包或者小禮物。
之前說要送洗碗機,也沒有送。說要來接我,又不來了。我就有這種一起一落的失落。
我妹妹給我定了蛋糕,我就跟他們說不用重複定蛋糕了,其實是想如果要花那個錢,不如給我買束花什麼的。但對方還是說買了杯子蛋糕。我就感覺,她給的不是我要的。她沒有在真心祝福我。
我覺得我很小心眼,在道理法和我之前的軌跡中反復橫跳。很不舒服。


真人:
這個沒有關係。這個師父跟你講,你在做調整的過程當中,你就會發現,誒原來我心裡面有這些東西。而且真的很多東西都可以去調整的,對不對。
那與其說小心眼,倒不如說其實以師父來看的話,就是自我保護。因為你從小的環境,讓你、驅使你容易往(儘量的情況下你都會)自我保護(的方向)。所以你會變得疑心,你會變得懷疑啦。甚至別人可能都是好意的東西,你都會用你自己的眼光來做一個另外的解讀。
所以其實我們是自我保護。自我保護的同時,我們會去做另外的定義“你就是不合我的意嘛”,其實就是這樣,“我希望這樣,你不合我的意,你這樣就不對了。”
可是我們在做這個調整的當中,其實我們幹嘛這樣想啊。包括洗碗機,你搬家之後再送,很合理啊。雖然你已經買了,但是說你搬家之後再送,那邊的size,一個新家、新的洗碗機,意象很棒啊。
我們去做這些解讀的時候,我們是可以做很多的選項的。例如包括杯子蛋糕,當然對我們年輕人來講的話比較沒有儀式感。那也沒有關係啊。因為這是心意。你不用幫我準備蛋糕的,可是你幫我準備了蛋糕,就像你講的,我們也在斷糖,也不適合吃那麼多糖,所以對方才會準備杯子蛋糕。是不是很完美?如果你準備一個蛋糕,她再準備一個蛋糕,那這個攝取量是不是就過多了。
所以這個東西,真的是,同樣一個鏡像,但我們不一樣的感受跟解讀的時候,真的完全不一樣的。
而你越解讀、越正向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哇噻,你處在一個完美之中。
那麼你發現到這件事情的話,我們是不是借這個機會,來調整自己的定義。怎麼調?我們就調整成正向的。就如同師父剛剛講的,它這個杯子蛋糕反而是更好的。如果是個蛋糕反而不好,因為糖分過多。再者,我有一個蛋糕,又有一個杯子蛋糕,那這整個畫面是不是很棒。剛剛好,協調。
我們更加會看到說,安排得完整,很棒啊。又有這個又有這個,不重複的,多好。
那我們講到我們期待別人,沒有達到我們期許而所產生的意象的話。這東西其實都是自我折磨。
是因為我們不去期待別人的,我們只期待我們自己。因為我們去期待別人的話,我們永遠都會有這種失落感。因為別人永遠不會完全照我們要的方式去走。
所以,一般來說的話,朋友之間,家人之間,或者什麼什麼之間,都是這樣子,矛盾就這樣產生了。因為“我就覺得你應該這樣子啊”,理所當然有沒有,或者是,“應該如此”,這些東西其實並不存在的。
但正因為大家都有這種習慣,所以摩擦就這樣產生的。
所以我們對對方,沒有期待嘛。我們沒有期待。
當然,對一般人來講,這個聽起來好像一個負面詞。其實不是。在修行人來講說,這個就是最完整、最正向的詞。我對你沒有期待,不是對你不抱希望,不是把你看低了,也不是看你沒有。
而是,我對你不抱期望的意思是,其實你怎麼做我都很ok的。因為你做了,更加地傾向我喜歡的,我會很開心,因為我沒有期待。對吧?你只要對我好,我都很感恩。因為我認為這不是你應該做的。但是你一旦做了,我就很感恩。我感恩的心情會再回饋反向地影響到對方。他就會感受到,會更加地對你好。這就是一個很正向的迴圈能量、能量迴圈。
所以我才會對大家講說,很多時候事件的發生,它看起來是不好的、看起來是負向的。我們通常也是把它解讀成負向。可是其實以修行人的眼光來講的話,我們發生這個事情一定是有原因的。
既然是有原因,不管什麼原因,我們不管什麼原因,我一定是解讀為正向的。因為什麼?因為實際上也是這樣子,我解讀為正向,我就可以把這個養分吃掉。還可以把過往對這個事情的負向定義給中和掉。哇噻,一箭三雕,何樂而不為。對不對?
然後師父再提供一個解方,除了我們去扭轉這個定義之外,我們不去期待別人之外,我們要什麼,在圓滿的合理的情況下,我們都可以直接講的。我們千萬不要說,誒不好意思,然後心裡面又悶著氣。對不對?
我假設,以杯子蛋糕來講的話,你可以直接講啊,不要買杯子蛋糕,再買一塊蛋糕。我們直接講,一定是圓滿、圓融的方式,不是破壞性的方式。
師父要表達的就是,很多時候,我們不要在自己去在內心裡去咀嚼、想像。因為這個東西是這樣,如果你很會咀嚼正向,那都沒有問題。通常有八成到九成都是咀嚼負向,那我們不如直接講出來,但(講的方式)絕對是圓融性的、絕對是溫和性的。那麼你就可以很舒服了。
我們既可以得到我們想要的,不管我們有沒有得到我們想要的,我們至少對自己負責任。因為我抒發了、我跟你講我想要跟你講的這件事情,我不會堵在裡面,堵在裡面就很難過。


學生A:我講了。想要她把杯子蛋糕送到我開會的地方,這樣我能享受到,也可以分享。但是沒有如意。


真人:講到這個的話,我們說到究竟實相的話,我們一直在講,我們人生啊,就生活上,不要講到人生,就生活上,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它都是完整安排,恰如其分的完整安排。
那所以我們要做的是這樣:跟著順流。就是都好都行都可以。
它發生的怎麼樣的一個事情,好啊,ok啊,沒有問題啊。你就會發現到它美好的地方、厲害的地方,尤其是驚喜的地方。


學生最後反省:
當我整理這兩次談話時,我才發現,其實師父早在六月就跟我講過了,放掉定義,不要侷限,“當我們去中性、不去設定的時候,什麼都不去想的時候,它去達成這件事情的路徑,就有無量路徑了”。不管是對人,對事情,對生活裡的任何,都是如此。只是六月的時候我沒有完全理解,所以這個問題就以另一種形式來提醒我了。



開示者:紫霞真人

2022.6.18、7.23 


PS:如有任何不解或者疑惑,歡迎各位向公眾號留言。我們會向真人請教,並且編輯成問答錄形式回復。^^
所有圖片均來自網路。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