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30.9.22:齊風:東方之日:春賞百花冬觀雪:醒亦念卿:夢亦念卿:茅臺鎮醬酒:支雲酒:張支雲:為你而來:

amazinggrace6182022-11-18 08:39:310


摘:

《我喜歡的人是紅色的》

作者:意大利 亞歷山大 達威尼亞 

Alessandro D'Avenia


意大利作家

被視為 繼《質數的孤獨》作者之後的"文壇明日之星"。

古典文學碩士畢業。

除了擔任文學教師外,也創作劇本。

《我喜歡的人是紅色的》

是她出版的第一部小說。


:國王的一個兒子在桌邊用餐,他在切鮮奶酪的時候不小心劃破了手指,一滴血滴在鮮奶酪上。

他跟媽媽說:"媽媽,我心目中的另一半要像這牛奶一樣白,像這血一樣紅。"

"可是,我的孩子啊,白和紅本就是兩個不可兼得的東西呀。如果你覺得你能找到,你也可以去試試。"

節選自《三顆石榴的愛情》

收錄於依塔洛·卡爾維諾《意大利童話》。



P,2

我其實並不無聊。因為我有一千個計劃,一萬個願望,一百萬個夢想等待實現,一億件事要從頭開始。


最後卻依舊一事無成 


因為誰也不感興趣。


突然,在,課間休息時:小不點,趴在桌子上,想:

春賞百花冬觀雪,

醒亦念卿,

夢亦念卿。


這是知乎上的一個問題?

出處是什麼?


那天的課堂作業

陶淵明文學院院長的作業題,有些人百度和谷歌都沒有找到答案。

還有一個題:《論SI的讀音和組詞》​​​​​​
​斯,思,司,泗, 肆,嗣 ,飼,四... ...
小不點想著想著,睡著了。

摘:

《我喜歡的人是紅色的》


P254

萊奧,我們有時候會被那些外強中乾的敵人嚇倒。在深夜,身披白色才會讓人看起來神秘而可怕。

真正的敵人不是那些身上撒著白粉的士兵。

而是我們內心的恐懼。


我們需要白色

就像我們需要紅色一樣

也許你不知道最近人類學界有這樣一個新的發現:在大多數文化中,人類最初指代顏色的詞語只有深和淺之分。

當語言經歷進化,細分出新的名詞時,第三個出現的顏色詞就是紅色。

當這個指代紅色的詞慢慢普及後,指代其他顏色的詞才逐漸發展起來,與此同時,紅色這個詞也常常伴隨"血液"這個詞出現。


以及,後來,第一次聽見古琴曲的時候,那種,心靈震撼!​​​​

那種輕輕的,但是又打動的是靈魂深處和高處的琴絃~


所以,那天,大家,喝的是什麼酒?

讓小不點好好想想...

好像是支雲酒

也是茅臺鎮核心產區的一個有傳奇經歷的一個酒的品牌。

也是,一個有神奇的引子的一個酒的品牌。

picture

所以,那天,在半山,在那個月朗星稀的夜空中。​​​​

詩人,畫家,雕塑家,以及,手工藝人,

都,在,都很開心。

因為,酒不醉人人自醉... 

猜一下:

甄繼先弟兄年齡多大了喲!

2205.309.22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