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隔離不隔心的“生命態”報告

生生之地2022-11-18 05:07:200

   緣起我認識的京暉兄
   京暉兄,祖籍四川,京畿人士。出生於知識分子之家。一個妙人,也是個奇人。
   我和京暉兄相識,大概是在六七年前,一次北大某座小紅樓裡舉行的非主流講座上。一位來自夏威夷的物理系女教授,分享十餘年對道家、易經64卦與天體物理學的體會與理悟。在交流環節,因為提到了葛吉夫這個奇人(百年前深深影響了西方知識分子的一位大師),京暉兄引起了我的注意,聊了幾句便一見如故。
   京暉兄的妙處在於他的真,如一個率性赤子。他的奇処在於很難被貼標簽和歸類,一個現代社會的稀有物種。身體遊離於體制化和主流社會之外,內在精神卻比許多人更主流、更與時俱進。這種獨特性非常近於馬克思所說的“自由人”,如道家世外之人“跳出三界外”,卻無時無刻不在紅塵之中,以一顆孩童的好奇與喜悅之心,樂活、周遊於人世間。
   京暉兄的朋友很多,如蘇東坡之愛人的天性,“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兒”。一次綫上講座,京兄與一位口燦蓮花的思想型美女對談,女主角讚京暉兄的樂觀陽光品性,送他一個名號“開心行者”,深以為貼切之極。印象深的不只是兩人珠聯璧合妙語連連的啟發,還有京兄甘做綠葉與大地的承載包容,成就了一場恰到好處、張弛有度的精妙對話。
   壬寅年初夏,在北京疫情接近尾聲之時,因社區突發個別病例,京暉兄與同住的八旬老父老母被送到北京冬奧村,十日酒店隔離,七日居家隔離。面對不確定不自由的日子,京暉兄卻用他開放開朗開心的正能量,樂活出一篇篇細膩豐富的生命感悟。
   疫情三年跌宕起伏,多少囯人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生命體驗,其中的喜怒哀樂悲恐驚,難以記述…。面對不可控之“變”,邀請京暉兄將每一刻樂活在當下的感動,分享在這個新生於疫情期間的公眾號【生生不息】,為疫情下,那些平凡又不凡的人們,留下一份生命記憶。
    --長平,藍田湯峪,壬寅年五月十五。



隔離不隔心的“生命態”報告

開心行者 周京暉


第一篇   隔離“中標”了,“意外”之旅開始了

    五月二十二日晚十點左右,社區單元樓發現一個新冠陽性,二十三日凌晨通知做核酸檢測,早七點居委會人員告知要在八點前乘大巴前往轉運酒店集中隔離。我立刻感覺到“時間緊,任務重”,迅速叫醒父母並開始收拾東西,並特地帶上了九本書,計畫好好讀一讀。快九點半,社區催促出發了。樓下有拿著行李的鄰居們,還有許多“大白”以及樓前已拉好的隔離線。

    社區大門口,三輛大巴車正在等候著,看著住了七八年還不太熟悉的同單元鄰居們,想到大家都將作為“密接”集中隔離在同一個酒店,突然感覺蠻親切的,頓生一種“命運共同體”之感。十點多人終於到齊,大巴車開動了。….上了八達嶺高速,一路向北駛去……具體到哪裡,大家都不曉得。看到車窗外綿延的青山,心情還是愉悅的,跟父母說“咱們就權當一次旅行度假吧”。

    下午一點,大巴到達目的地。居然看到了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標記,原來集中隔離點是延慶冬奧村度假酒店。下車,登記,分配好房間,一人一房。房間裡的隔離要求說明,包括送餐時間,集中隔離食宿和核酸檢測全部免費,這回真踏實了。接下來酒店隔離生活就要開始了。

---京暉於2022年5月23日15:00~15:25記錄



 第二篇   靜時觀妙,動時創樂

        哦?!我和蛾

此時,我看見窗外的厚玻璃窗面上緊貼著一隻小飛蛾,一動不動地,我知道它是活生生的。

我靜靜地透過二十公分的玻璃看著這只蛾五分鐘、十分鐘乃至更長時間,它依然是靜定的、專注的、一絲不亂的存在著自在著……剎那間,感受到它也在看著坐在房間裡的我

我和蛾,不再有隔膜隔閡,我們彼此之間安靜地互看著注視著,在靜寂中沒有了物種的分別,深深地持續地連接正在發生著~

萬物皆有靈啊!

此刻,我和蛾的靈也在共通著——消除了時空與緯度的限制,也沒有了作為一個人的認知習慣的限制,也沒有了什麼人類和昆蟲的區別,就只是在彼此的“看見”和“靈通”中,互連著相應著……

感謝這只2022525日申時出現的“禪定小飛蛾”,帶給我陪伴,體會與另一個鮮活生命的面對面。

  

通過靜觀“我蛾”之態,心靜下來了,也有閑趣了,感官也更蘇活了。那動時呢?就主動找些樂事,如因地制宜地活動身體,在狹小的房間內自我調節,健走練功,蘇菲旋舞,“嘿哈”正氣,讓偶爾不寧的身心,動態“清靈”....。

這些當下的感受記錄並分享在朋友圈裡,既是真實生命態的記錄,也是作為一種動中“觀”,鼓舞自己和更多身處疫情中的人。


“多麼痛的領悟”

正在房間徒步壯遊,敲門聲突然響起:“開始做核酸了”。於是立馬兒調整狀態,迅速戴好了N95口罩,打開房門,看見一防疫人員右手已拿出了長長的棉簽——“我知道,鼻拭子又開始了”。於是主動配合頭略往後仰四十度,剎那鼻簽直接深入鼻腔裡,酸爽立刻襲來且彌漫,還略有微痛上頭,很想打噴嚏和流淚,但還是忍住了。大白告知,對重點人士——如密接者或在封控區者,鼻拭子比口腔拭子測核酸更精準些,她還強調鼻測時頭不要躲要多忍幾秒~……測試時,我還自拍紀錄下這難得的歷史時刻。做完後,我對大白的背影説了聲:“謝謝你,辛苦了!”。

---京暉於2022年52511:45~11:55即時記錄

 



第三篇 隔離感“疫”:樂活於當下每一刻

今天是我作為新冠陽性密接者在酒店隔離的第六天,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決定利用這段特殊的難得的隔離期間,好好的靜下心沉下心歇下心來,重新再看看自己,看看新冠疫情對人的影響……

因為不能走出房門(除了開門取飯、倒垃圾或每日做鼻拭子外),活動範圍受限,那麼就只能待在房間裡,這樣有大把的時間來直面眼前的狀況——新的情境會促發新的看法、帶來新的認知、煥發新的感知和覺知……切身的體會到“日日新苟日新”的狀態了。

面對已持續了三個年頭的新冠疫情這樣的全球大事件,作為一個個體如何看?怎麼看得清?如實講,難度很大。尤其是在充滿不確定、複雜、未知和變化的烏卡時代,基於過往的經驗是遠遠不夠的,唯有澄心觀道般穿透各種資訊和現象的幹擾,基於當下和不斷湧現的未來這樣的情形來看自己看疫情,才有可能看得清看得真,進而更接近真相。

就拿這六天來說,我時不時透過眼前的玻璃窗看外面的那棵樹、那片天空以及時時刻刻飄來飄去變化的雲……按照中國文化之根源的易經智慧的“取象類比”方法,把眼前的景象都當成了每一個“現卦”,看看會給自己哪些啟發。

五月二十八日下午,看眼前之景,想到了疫情,突然湧流出下面的字:

疫意抑疑益   封風瘋蜂豐

生命蛻變之旅

疫情發生了,人的意識(也包括潛意識)和意念都受影響了,很多人會恐懼恐慌甚至不知所措;有的人感染了新冠,有的人成為了密接者,有的人所在區域受疫情被封控不能出門,行動和心情都有被抑制的情況在發生,對所有的人來說,面對的都是新的考驗。

人情緒上著急、抱怨、煩躁、不安等等都會出現,這需要每個人(包括團體和組織)都能擔負起“匹夫有責”的責任來,主動“轉念”和“轉變”,有信心有勇氣面對疑難和疑惑,激發出自己真心的智慧和力量,不斷地喚醒生命能量,能更加的團結,共同面對新冠疫情的考驗,並最終能夠度過這場大考驗。

在這個過程中,獲得生命的新的轉化。同時,真切地親歷與體驗到“生命共同體”的滋味,彼此攜手,相互增益!

---京暉寫於延慶冬奧村度假酒店,202252821:45~23:10 



第四篇 觀雲之道

在延慶冬奧村度假酒店十天的集中隔離期間,每天透過1201房間的落地大窗戶直接觀雲——如此情形帶給我的美妙體驗與衝擊,實際上已經超過了隔離時帶的九本書了。 

 

看著這些即時拍的雲圖,一下子又想起了在酒店第二天(524日)中午時看雲的剎那感受:

“此時安然,生死無憂,身心無礙”

放慢放下放鬆放心了,於是也就主動歇菜歇心了,看看眼前窗外默言的花靜止的樹天上飄過的雲,靈靈明明地……

每天觀雲成了隔離期間的保留節目。

在記憶中,這是京暉非常少有的那麼集中的密集的觀雲狀態。觀雲時,就是靜靜地去看,沒有過多的念頭,有時看幾分鐘,有時看十幾分鐘,有時看幾十分鐘;有時早晨看,有時上午看,有時正午看,還有時下午看、傍晚看,看的過程沒有不耐煩,還越發的有興趣盎然感。

觀雲時看出了什麼? 

看出了雲沒有定式,雲來雲去,動態變化,色彩豐富,千姿百態——如直呈的天書,書寫著“一團和氣”,傳遞著“心”的狀態;有的刻畫出自然流動的藝術——如龍騰的壯觀氣勢,如兔的乖巧可愛,還有行者的莊嚴站立等等。雲如造化之言,直接給芸芸眾生傳遞出無言的啟示——變化之道,因緣轉化,心念生滅…… 

觀雲也是觀己觀人觀念,亦是觀緣觀事觀運。

來來去去,有聚有散,有起有落,有形無形……觀雲幾分鐘,彷彿在看濃縮版的人的一生;觀雲幾十分鐘,猶如能看出各種樣態的人生,甚至生生世世的劇本,也或看見百態的自己和千種的人事物……

這些都在浩瀚的天空背景中來上演——神馬都是浮雲?!能固著什麼?能抓取什麼?成住壞空生死演化著……相應的,在人自己的生命劇本裡也在如雲一樣發生與變化種種因緣,善待、珍惜、欣賞就好就是了,無論是遇到白雲還是黑雲,也或者遇到彩雲或者無雲,只要能時時連接到我們自己的天空就“恰了”,那是人的真性所在! 

 

念如雲,由真心真性的“天空”生髮,無念亦無雲,此態照樣也能行事,哪怕是靜靜地發呆,都是在點兒上。時不時看看白雲,會讓人越發地明白——雲之道,是直示的天書;觀雲之道,舉一反三,可涵蓋萬千。 

如上面兩張雲圖,左邊的白雲形狀恰似“白”字,如此,觀此白雲,明“白”就顯得很形象了;而右邊的雲圖,又如兩個人深情的凝視,手把手歡喜的談心或共舞。如此天象,天垂相,也是天文,能直接啟發人的象思維,通過人與自然的互動,所謂的“道法自然”的體驗也就發生了,進而,天文、地理、人事也相通了。

當六月一日下午三點半我正在看雲時,突然得知集中隔離將要結束了,可以回家時,才意識到這十天過得太快了……

回想起這十天的經歷,作為密接者竟然沒有絲毫的恐懼感難受感,原因可能是這十天的觀雲讓心歇息了安定了,雖然身體的活動範圍受限了,但心卻更廣闊了自由了,也沒有時空的限制感了……

轉變在發生著,不斷地在發生著:以往那些容易忽視的卻深感珍貴,比如住在同一單元的七八年都不咋熟悉的鄰居們,心更貼近了;不易察覺的狀態也湧現了,眼、耳和心等更鮮活了更敏銳了,那些“限”和“無限”、“煩”與“歡”感都是可以轉化的,如經歷一個思想煉金的過程。

---京暉20226223:00~6300:22寫於家中 


第五篇  開光有樂 

昨晚(68日)快十點喜聞本單元徹底解封……今兒(69日)決定給自己開光樂,要有儀式感,以此來慶祝“10+7”十七天(十日酒店集中隔離,七日回到社區居家隔離)的這段生活和生命狀態。

午時到社區門口的優哢理髮店,主動要求剃個光頭,這是我幾十年來第一次剃光頭。二十分鐘後,就“光彩照人”了。感覺是清爽、無遮和俐落,圓滿圓通圓融。吃完午飯,忽然想去香山碧雲寺走走,算作給自己解除隔離後身心自由的慶祝儀式。給自己“開心-開光”,不僅有“從頭再來”煥新的慶祝,而且還有在隔離期間的“坐忘心齋”也值得慶祝!

下午申時來到熟悉的常念念於心的“涵碧齋”,身心狀態與自然情境完全相應了。在這有著歷史感的場域,那種通過時光磨礪出的“涵養”以及“生如夏花”般碧綠生機,給自己帶來了情境賦能的效果,似乎與曾寓居於此的古人賢者心靈相通了。隔離期間,雖然是隔離態,但是每天看雲看樹看天,安定自在,這種“心齋”,讓心更素了,即使肉身活動受空間限制,心更簡單了、更澄清了。安心的看著眼前窗外的樹和雲……不著急不著慌,愛誰誰……踏實了!

“涵碧齋”,多妙的命名啊!原是清乾隆時期皇帝和大臣們瞻拜遊覽休息的行宮建築,有“活潑天機”之稱。沉浸在這裡“坐忘”幾十分鐘,體會和連接天地之活潑生機。想到冬奧村隔離酒店的1201房間,那個“坐看雲起時”的心境何嘗不是又一処涵碧齋呢?

百年樹人,感活潑天機,感造化生機,光彩照人,率性遊香山,酣! 

松羅漢與開心行者

    好友問我:“在隔離酒店,窗外是一棵樹,每天只能看樹看天.而眼下腳踩大地,安定安心,懷抱大樹,又有何感受?”此刻,就用六月九日傍晚在香山爬山時,應景朗誦的魯米的一首詩,來表達這一難忘的隔離體驗吧。

一直走
但沒有地方要抵達
不要試圖看穿距離
人類無需如此
在內在旅行
但不要走那條
恐懼讓你走的路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