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心存善念,青史留名

日新樓主2022-11-02 16:45:450

        《史記•魏其武安侯列傳》記述了魏其侯竇嬰和武安侯田蚡在朝爭權奪利、耍滑鬥狠,而總致兩敗俱傷、禍及其門的故事。兩個柱國,身敗名裂,結局令人唏噓。而文中一個寂寂無名的籍福,在二權貴相爭時,盡力撮合,成人好事,感動了司馬遷,得以青史留名。
        籍福,充其量就是個田蚡的食客,身份幷不顯貴。但從田蚡重視他的建議來看,籍福平日就是個智者。籍福不但智慧,而且心存善念,遇到兩虎相爭不是旁觀,而是盡力彌合分歧。難怪司馬遷不惜筆墨,讓他載入史冊。
        本文四處寫到籍福。
        第一處是武安侯正得勢,有機會居丞相之位。這時魏其侯也權傾朝野。面對武安侯力爭相位的想法,籍福勸說到:“魏其貴久矣,天下士素歸之。今將軍初興,未如魏其,即上以將軍為丞相,必讓魏其。魏其為丞相,將軍必為太尉。太尉、丞相尊等耳,又有讓賢名。”作為食客,沒有嫌主子官大的。籍福卻勸自己的主子讓賢。不論是從審時度勢也好,還是蓄勢待發也罷,籍福在兩強相爭中都扮演了平衡的角色。其智者的善良可嘉也。
      緊接著本文第二處寫籍福。武安侯聽從了籍福的建議,舉讓魏其侯當了丞相。這時候籍福祝賀魏其侯,幷勸誡道:“君侯資性喜善疾惡,方今善人譽君侯,故至丞相;然君侯且疾惡,惡人眾,亦且毀君侯。君侯能兼容,則幸久;不能,今以毀去矣。”臉小莫勸人,也許是籍福身份卑微,魏其侯根本不聽籍福的善言。籍福在魏其侯正顯貴時沒有奉稱拍馬,而是直言相勸,其為人品格可見一斑。
        本文第三處寫籍福,魏其侯和武安侯已經形同水火。武安侯讓籍福去找魏其侯,請求他把城南的田產讓給自己。職責所在,不能不去。魏其侯很生氣,不給。灌夫還駡了籍福。多數人受辱,都尋理由報復。籍福完全可以把話彙報給丞相,借刀殺人。籍福不然,“籍福惡兩人有郄,乃謾自好謝丞相曰:魏其老且死,易忍,且待之。”然而權貴傾軋,不留餘地,魏其侯武安侯遂交惡。
        本文第四處寫籍福,曾經駡過籍福的灌夫,在丞相宴會上與丞相起了爭執,丞相大怒,不讓灌夫出門了。見情勢嚴重,籍福想讓灌夫賠禮,息事寧人。“籍福起為謝,案灌夫項令為謝。夫愈怒,不肯謝。”不聽從籍福規勸的灌夫落得身死族誅,結局悽慘。
        在《魏其武安侯列傳》中,籍福是個小人物。但司馬遷在寫魏其侯和武安侯相爭中,四處寫籍福,寫籍福的智慧,寫籍福的嘉言懿行。彰顯小人物,司馬遷可謂是苦心孤詣,讀者當明白。籍福以善留名青史,幸也。
        籍福之善,可為楷模。
           壬寅年八月十一日記於古幷日新樓發於八月十六日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