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5星中文2022-11-02 08:18:240
版權所有:5星中文中心(香港)
香港五星出版社 香港青年文學網

 

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宋)蘇軾(收入內地初三教材)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5星中文中心中學寫作基礎班記敘文班上週繼續練習記事的記敘文。今天推薦江茗鈺、顧瑞恩、賴頤珂、王浩銓、胡聞韜、紫紫、於子淇、王子嫣等8位學員的習作。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中一 江茗鈺


今天,是小學畢業典禮。課室裡像炸開了鍋一樣,格外熱鬧,有的在拍照留念,有的在交換禮物,有的在翻看紀念冊。我趴在座位上,手裡緊握著一封信,凝視著那個被金燦燦陽光照射的空位置,心裡五味雜陳,記憶之弦也被撥動回去年。

去年冬天的一個深夜,寒風颼颼,上完劍擊課的我和媽媽一起到麥當勞打包宵夜。在等待製作過程中,無聊的我環顧四周,走來走去。突然,我看到在一個昏暗的角落,一個身穿和我同樣校服的女孩面墻而坐,正低頭寫字,再仔細看看……咦?這不是我們班的允行嗎?沒錯,這髮型、這校服,準是她了!我跑了過去:「允行!」 那個女孩沒吭聲,只是把頭壓得更低了。我納悶了,允行怎麼可能不認識我呢?我一屁股坐在她的旁邊,探了探頭,確認是允行後,熱情地問道:「允行,你也來這裡吃宵夜呀?」她侷促地點了點頭:「嗯。」打完招呼後,我發現媽媽已經取完餐,正向我招手,我趕緊說:「允行,我走了,明天見!」在走向取餐區的時候,我看到一個老奶奶彎著腰,在桌面上翻找其他人剩餘的食物,然後走到允行的桌子邊,坐了下來,把那些食物遞了給她。允行緊張地望望四周,沒發現我,便狼吞虎嚥地把食物吃完,一點兒也沒浪費。望著這一幕,電影《麥路人》的情節突然在我的腦海裡浮現,我心裡咯噔了一下:之前只聽説允行的父母在她小時候出車禍去世了,她和奶奶一起生活。難道她也是「麥路人」,每天在這裡生活?難怪她每天上課都精神不振,難怪她不參加課後活動,難怪她的校服比較破舊……

「同學們,我們這次體育課的舞蹈比賽的分組如下,每組有六人。」體育老師指著壁報上的表格宣佈。「我建議買一套我們的小組表演服,獲獎的可能性高一些。」其中一位組員提議。我看了看坐在角落、和我同組的允行,壓低聲音說:「你沒發現她那件不合身的校服已經穿了很多年,怎麼可能買得了小組服裝?」「可是……這是重要的比賽,分數計入畢業成績的。」「但是,我們要考慮別人的處境,不是嗎?難道你不知道允行是『麥路人』?」其他組員不可思議地望著我:「她真的是嗎?」「還能騙你嗎?上次……不過你們不要告訴別人。」 我回答。

第二天早上,當我快步走進教室時,課室裡的氣氛讓我感到一絲的不對勁。有幾個同學在竊竊私語,有幾個偶爾在偷窺允行。我剛坐下,我的同桌湊過來:「你知道允行是『麥路人』嗎?」這時,我看到角落裡的允行縮成一團,似乎想鑽進地底下。我的腦袋嗡的一聲,差點炸開了。我未曾想過,我告訴同學的秘密,居然被傳開了。如果世上有後悔藥,我會一股腦把一瓶都倒進肚子裡。

下課後,很多同學都刻意避開允行,彷彿她是瘟疫一般。從此以後,允行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下課總趴在桌子上,上課老師提問時,她也經常一臉茫然。有幾次,我走到她的課桌邊,想找到她聊天,可是,我想到那天晚上她望著我緊張的眼神,就退縮了。她和我,她和其他同學都成了真正的陌路人。

寒假過後,開學的那天,我手裡握著一封道歉信,心急如焚地等待允行的出現。可過了許久,允行的座位空蕩蕩的。老師告訴我們允行病了,奶奶帶她回老家養病。畢業典禮那天,允行依然沒有出現。望著那空蕩蕩的座位,我的眼淚滴了下來……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後悔我的無心之失,給她帶來了這麼大的傷害。我握著那封一直沒有送出的道歉信,多麼希望有一天我能親口向她道歉。我想,這一次,我終於懂得了一個道理:尊重別人的隱私,是對別人最起碼的尊重。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中一 顧瑞恩


「袁老師,對不起!對不起……」我慢慢睜開眼睛,又一次抽泣著從夢中醒來。今天是週日,時間還早,我卻再也睡不著了,思緒回到兩年前。

五年級下半學期的一天班會課,班主任帶來了兩位新老師。他們是從城裡來的,班主任說校長為了幫助大家拓展知識面提升學習成績,特地從城裡請來了這兩位優秀教師來教我們數學和中文。數學老師姓田,中文老師姓袁。田老師個子小小的,穿的衣服很亮麗,經常打扮得花枝招展,高跟鞋踩在地上噔噔噔直響。我感覺她走起路來像小公雞,特別趾高氣揚,而且她還很兇,同學們犯了錯,或者答錯題就會被厲聲責怪。而袁老師則完全相反,個子有一米八,身材微胖,一看就是很斯文內向的樣子,從來不大聲說話。

袁老師上課很有意思,大多數同學都很喜歡。他會經常用故事來解釋古詩成語。他講《論語》時,會給我們講很多關於孔子和他弟子之間的小故事,我也瞭解到孔子最喜歡的弟子是顏回,因為顏回特別細心,而且懂得舉一反三。 我慢慢越來越期待上袁老師的課,袁老師上課也經常喊我回答問題並表揚我。但是因為袁老師比較老實,而且不怎麼笑,班上總有調皮的孩子們上課時故意打斷他。有次上課袁老師講到「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時,班上最調皮的那個同學哈哈大笑問:「老師,是你的啼聲嗎?」同學們哈哈大笑,然而袁老師也並不惱怒,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轉眼三個月過去了,我的中文和數學成績都有了很大進步。一天小息時,幾個同學偷偷把我拉到走廊上說:「你知道嗎?聽說袁老師每天中午吃完飯後都在小公園的假山後面哭!哈哈哈,一個大男人居然天天哭鼻子,要不要一起去看了樂呵一下?」我聽到後,猶豫了一下,袁老師是遇到什麼傷心事了嗎?我們是不是應該去打擾他呢?同學們立刻嘲笑我膽小,我的好勝心馬上被激起來了,而且我確實也納悶又好奇。為了一探究竟,我決定跟著他們一起去看看。

吃完午飯,我們躡手躡腳地跑到小公園,悄悄地趴在假山背面,果然看到袁老師在那邊來來回回地踱步,還不時用手帕擦一下眼睛和鼻子。一個同學突然發出「吃吃吃」的笑聲,袁老師聞聲轉頭看向我們這邊,其他同學立即縮回了腦袋,因為我正在納悶,沒能及時把腦袋縮回來,我們四目對視,我在他的眼裡看到了驚訝、疑問、不知所措還有傷痛。他一定以為是我發出的嘲笑聲吧。他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地離去了。那天後,每次語文課我都不敢看著袁老師。我猶豫著要不要找袁老師道歉,但一直都沒能鼓足勇氣行動。兩個星期後,正當我和自己說這堂語文課結束時我一定要和袁老師道歉時,進來的卻是班主任和一位新老師。班主任說:「袁老師已經辭職離開學校了,以後就由新的老師來教你們。」聽到這話,我的心頓時涼了,不知道怎麼找袁老師道歉,不知道到底怎麼跟自己的內心解釋……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這件事也慢慢從我的記憶裡變淡。一天,每天打扮得光鮮亮麗的田老師卻突然全身穿著黑色的衣服進入了我們教室。仔細看,她的眼睛紅紅的,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哽咽著說:「之前教你們的袁老師他……他……因病去世了!」聽到這話,全班一下子鴉雀無聲,慢慢地,有同學哭了起來。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原來袁老師是生重病了!我的腦袋一下子嗡了起來。在老師最需要關心的時候,他看到的卻是我們的偷窺,聽到的卻是我們的竊笑聲。我悔恨莫及。我多想跟袁老師真誠地說一遍對不起,但這願望永遠都不可能實現了……

現在我常常想起這件事,這是一次沉痛和悔恨不已的教訓,我們的偷窺和嘲笑是在老師的傷口上撒鹽。有些傷害能彌補,而有些傷害卻是一輩子,永遠都沒有補救的機會。袁老師那傷痛的眼神經常一遍又一遍地映入我的眼簾,也是直達我心底,那是一種聲音告訴我,無論什麼時候,做人都要懷有一顆善良的心,做了錯事也要勇敢道歉,這樣才能不留遺憾。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中三 賴頤珂


我是一個很少後悔自己所作出的決定的人。為了盡力讓自己活得無悔無憾,無論做什麼,都會時刻嘗試以旁觀者的角度來審視自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嘛。但這一次,我卻徹徹底底地後悔了。

平淡的上學日,初秋的早晨格外清涼。剛踏入課室,我就看到一個陌生的同學正坐在我的桌子後方。轉學生?真少見。她雙手緊捏著一本書快速地翻閲著,讓人分辨不出是本就有讀書的愛好,還是來到新環境緊張。蓬鬆的短髮披在白淨的臉兩邊,低垂的長睫和柔順的淡眉顯得面容十分和諧。看到這副瓷娃娃般的模樣,試問誰不想接近呢!看她和周圍喧鬧的人群格格不入,我就更想接近。「嗨,同學!在看什麼書?」明顯被這突如其來的搭訕嚇到了,尷尬地與我寒暄了幾句,上課鈴便響起了。

後來,我們漸漸發現彼此越來越聊得來,便互相加了聊天軟件。叫林曦。我和林曦幾乎把天文地理都聊了個遍,但不論如何明示暗示,卻始終都沒瞭解到哪怕一點點她轉學的原因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既然她不願意提起,我也就漸漸把這件事拋在腦後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林曦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我的好朋友,但我始終感覺不對勁。她對我是不是產生了友誼之外的情感?不,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吧,這樣的自我催眠已經成為了常態。但每當她看著我時她的眼神好像始終透露著些半遮半掩的迷戀,讓我感覺自己像個危在旦夕的獵物。這種不安使我幾乎無法承受,好奇心旺盛的我便向各路好友打聽她的來歷有的説她成績並不符合我們學校標準,卻還是轉了過來;有的説她在以前的學校曾引起了什麼大事才轉過來;有的甚至説出了極端的事情:她割過腕。不會吧?她才十四歲呀?但想起她經常在不算冷的天氣下時刻披著外套,我又對自己產生了懷疑前段時間,林曦的舊學校更是傳出了一對女同性戀攜手跳樓自殺的事件,據説還有另一對類似的事件,但沒有被新聞報道出來。難道,林曦……一時間,各種爆炸性的瘋狂信息充斥著我的大腦,讓我幾乎無法保持理智,心中不斷重複著一個問題:林曦到底是個什麼人

自那之後,我便有意無意地避開林曦,害怕她會對我做出什麼,更害怕自己的人身安全會受到威脅。她似乎察覺到了我故意的冷落,但仍有些低聲下氣地粘著我,似乎特別害怕失去我。終於有一天,我一臉厭惡地對她說:請你離我遠一點,我可不想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讓人議論。她像捱了一棒,怔在那裡要哭出來,很快捂著臉跑開了。很快和我的小學同學一心結成了好朋友。林曦轉移目標我當然鬆了口氣,但一心又是我交情不淺的朋友,真是令人頭痛的狀況。於是某天,我便把林曦的全部信息都翻了出來告訴一心,她聼完後的反應和我第一次聼時同樣驚訝。

日曆一頁頁地被撕下,未來會怎麼樣呢?我也不敢想像。某一天,一心忽然找到我低聲道:「據我這段時間的觀察,其實林曦也是個正常人。我看過她外套下的手臂,一點傷痕都沒有林曦轉學,是因為她在原來的學校被霸淩了而已,她覺得太痛苦了,前陣子才不願意提起,哪有謠言裡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之前讓你覺得不舒服,或許只是因為你像一束光一樣照進了她的生活,讓她從被霸淩的陰影中走出來,重新相信這世界還有美好,對你似乎只是過度的崇拜和感恩,還沒到喜歡,那些所謂的謠言,都不存在的啦!」

是這樣嗎?我開始頻繁地留意林曦,好像一切都符合朋友所説的。原來,原來最可怕的人竟然是我啊!為什麼我沒有思考過所接受的信息的真實性呢?為什麼我會忘記眼見為實,耳聽為虛這段微言大義的話呢?為什麼……林曦明明曾經那麼重視我,我卻寧願相信離譜的謠言,也不願意相信她

自此,總有種罪惡感如輕煙一般,看似飄渺模糊不存在,卻時常籠罩著我的渾身。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即使我林曦道歉,也無濟於事了,破鏡怎麼可能重圓呢?如果世界上有後悔藥,我願意回到以前,拒聼一切流言蜚語!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

國際學校中三 王浩銓


生中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沒有後悔藥喝。如果真的有後悔藥,我定會用它來挽回使我愧疚至今的件事。因為我深深傷害了真心愛我的人。

記得那是香港最冷的個冬天,股股寒流似乎要把人凍僵了才甘心。大早起來姥姥就開始了碎碎念向華,聽話現在天氣冷了你看誰還跟你一樣就穿個長褲快點把秋褲穿上姥爺也附和道:是啊你不穿秋褲腿凍壞了老了有你受的我不耐煩地說什麼年代了誰還穿秋褲啊穿秋褲多土啊我要風度不要溫度最後在姥爺的強力施壓下我還是不情不願穿上了秋褲可就在我套上褲子時我突然心生一計顧不得姥爺姥姥的催促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秋褲藏在了被窩裡隨後趁著姥爺姥姥注意力不我身上時一個箭步迅速衝到門外上學去了此時我還在得意自己的智勇雙全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放學的路上我被刺骨的寒風吹雙腿都在不停地顫抖回到家了當我還在為沒穿秋褲被到瑟瑟發抖而不高興時姥爺氣沖沖走出來問:「秋褲穿了沒?」「穿……穿了啊我顫顫巍巍說道。姥爺拿出秋褲使勁在地上怒斥道:都學會撒謊了是吧?」「你現在怎麼變得這麼不聽話了?」姥姥也加入到訓斥的行列中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我被責備得狗血淋頭大吼道:夠了別在這碎碎唸了行嗎我是沒穿秋褲冷的人是我又不是你們!你們在這左一句右一句煩不煩?」我積攢了一天的怒氣在此刻爆發出來凍壞可怎麼辦呢姥姥苦口婆心地說凍壞就凍壞我的事情不用你們管氣氛頓時安靜了下來姥爺黑了臉,一言不發只聽見的一聲姥爺摔門而去你不想穿就別穿了反正我們過兩天就走了我們走了就沒人嘮叨你了姥姥哽咽道。此時此刻的我不知所措偌大的房間就剩下我一人在內,我知道我的話已經重重地傷害了兩位老人,他們本來只是為了關心我

接下來幾天,我幾乎看不到姥爺,他總在我睡了才從外面回來。姥姥還是每天為我做好吃的,只是好像變成了啞巴,不再說我什麼了。我心裡真不是滋味。

轉眼到了他們離開香港的這一天。我和媽媽送他們到機場,一路上兩人還是話很少。進安檢前姥爺突然抱了抱我道:好好聽你媽媽的話別和她吵架要把秋褲穿上的凍壞了咋辦呢行了姥爺和姥姥走了好好學習聽你媽媽的話看著姥爺和姥姥佝僂的背影我再也抑制不住情緒眼淚奪眶而出回想到我前幾天那一番字字紮心的話我感覺深深地傷害了他們。我想,下次回內地探望姥姥姥爺時,我再向他們道歉吧。

可是,還沒有等到下次,姥爺幾個月後就突發疾病去世了。我心中留下了永遠的愧疚和悔恨。我時常想,要是有後悔藥能抹去那幾句話該多好啊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中三 胡聞韜


「叮鈴鈴……」放學的鈴聲響了,同學們接二連三地結伴走出了教室。結束了一天繁重的學業,我背著沉重的書包離開教室準備回家。不經意間抬頭,發現校園附近的木棉樹不知何時換上了衣裝。星星點點的木棉綴在枝頭,又有些許紛紛揚揚地落下。恍惚間,我彷彿又看到那個蹲下身小心撿起木棉花的身影,小小的木棉花似乎散發著柔和的光芒。我一下回到了那段讓我後悔莫及的記憶中去……

哎!你知道嗎,那誰……」去年的某一天,隔壁班的小胖靈活地穿過我班散落的椅子,湊到我同桌耳邊竊竊私語。我本不太感興趣這些八卦,可好像今天小胖的“情報”並不往常一般讓人乏味。他提到我的朋友王偉,煞有其事,我只好洗耳恭聽。在小胖結束他的例行分享後,我感到極大的震驚和不解,甚至有點氣憤。我怎麼也想不明白王偉會做出校園欺淩的事。雖然我和他有較好的情誼,但正義感十足的我無法忍受身邊的同學可以有隨意欺壓別人的行為。

下來幾天,我經常在走廊上聽聞有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談論這件事,我也時常湊過去高談闊論指責王偉一番,似乎這樣可以助力大眾輿論對他的惡劣行為進行一次審判。我的內心有著極大的滿足感,我認為自己正在讓更多的同學免於遭受校園暴力的威脅。大家都對他的欺淩行為嗤之以鼻,我和其他同學一起疏離他。

我很久沒有見到他的身影,僅有的幾次也是他低頭快速走過的身影。漸漸地,議論的聲音消失了。我開始疑惑事件。終於有一天,我忍不住詢問了號稱“萬事通”的小胖,卻只聽小胖不在意擺擺手說道:“唉,那事啊,假的,後來發現是他同班同學編的,還讓我莫名激動半天,真是無語。霎時,我一下懵了:我怎麼也想不到這件事情竟然是假的!我突然明白,小胖經常講述的都是道聽途說的事情,我怎麼能不加以求證就深信不疑呢?等我緩過神來,手心已經被泛白的指尖摳出深深的印痕,死死抿緊的嘴唇也開始發疼。

那天好不容易捱到了放學,走神了一天的我想去王偉班上找他解釋自己的錯誤並道歉。看到他已經空了的座位好不容易積攢的勇氣消失殆盡。我垂頭喪氣走出校門,看到不遠處有個身影正緩緩蹲下,似乎是拾起了一樣東西正在輕撫著。我走近一些,定睛一看,是他,他正垂著眼眸,摩挲著已經凋落的木棉花。他的嘴角下垂著,眼神裡是晦暗不明的情緒。我的眼睛變得酸澀,我知道他曾經是多麼的愛笑,他會笑意盈盈地撿起木棉果實,揉搓著棉絮般的外層,也會小心拾起散落的花瓣——它們似乎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可這時,我只感覺到他深深的落寞與孤寂。我想走近向他道歉,但膽小的我始終沒開口。我眼見他緩緩起身,逐漸走遠,到了巴士站,擠上了公車。

第二天聽聞他轉學。我無法描述那後悔的心情,我自責地抓住我的頭髮又鬆開,試圖用拉扯的痛感來緩解內心的難受。我氣憤自己輕信謠言,並和其他無知的同學一起錯誤評價並孤立他,讓在學校無法呆下去而轉學,對造成了不可原諒的傷害。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國際學校八年級 紫紫


天剛濛濛亮,墨藍的天空中偶爾靜靜地飄過幾朵魚肚白色的雲。我被窗外一陣鳥嘰嘰喳喳聲吵醒,迷迷糊糊中,我瞥了一下床頭櫃上的鬧鐘,才6:10分。我臥在床上,隱約間陶瓷碰撞和菜刀切菜的聲音打破了寂靜,一股淡淡的飯香讓我垂涎三尺,我輕手輕腳地爬起身,好奇心驅使著我,我徑直走到房間門口,賊頭賊腦地透過門上的玻璃小窗望去。

昏暗的燈光從廚房門的玻璃裡透了出來,廚房裡傳來了切菜的聲音。媽媽這麼早就起來去廚房了,難道是餓了?只見媽媽疲憊的身影正給我準備著豐盛的早餐和要帶去學校的午飯。我回到房間,在床上輾轉反側,或許是因為我怕又一覺睡過頭了。許久,媽媽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急促的腳步聲離我的房間越來越近,我趕緊縮回被窩,把眼睛眯成了一條縫,裝作「熟睡」的模樣。媽媽輕輕地推開門,看到我「睡」得正香,本來想開口叫我,但又退出了我的房間。每隔幾分鐘,她都來到我房間門口,看著床頭的鬧鐘,看著我「熟睡」的樣子,在等待叫醒我的最佳時間。一幅場景突然在我的腦海浮現,模糊了我的視線,思緒回到了兩天前的早晨。

清晨的一縷陽光透過窗簾,灑在了我酣睡的身軀上。「起床了!」媽媽急切呼喚聲在耳邊響起,把我從夢鄉中驚醒了。我不情願地從溫暖的被窩裡爬了出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個哈欠,不緊不慢地問道:「幾點了?」「七點四十分。」媽媽小聲地回答。「什麼?!」我的睡意頓時一掃而光,看向鬧鐘,果然,七點四十分。我的視線變得模糊了,我隱約能看見媽媽半內疚半失望的樣子,憤怒的淚水止不住地從我的眼中奪眶而出。「今天肯定要遲到了,你為什麼不早點叫我呢?!真笨!」我責怪道。媽媽一臉對不起地解釋道:「我只是想讓你多睡一會兒……」

「叮鈴鈴」上課的鈴聲剛打響,我喘著粗氣,邁著大步跑進了教室。「同學們早安!」我看了看手錶,八點十分,我居然沒遲到!想到早上對媽媽的態度,我不禁有點後悔對媽媽不友善的說話態度。到了中午,我的肚子已經咕咕作響,我舔了舔嘴唇,媽媽做的香噴噴的飯菜在我的腦海中浮現。果然,一打開飯盒的蓋子,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濃濃的紅燒肉燉土豆香味。濃油赤醬的紅燒肉,酸甜可口、外焦裡嫩,土豆塊酥而不爛,我吃得津津有味,引來了很多同學的關注。旁邊的同學只吃著普普通通的三明治,向我投來羨慕的目光。午飯後,我在操場上踢足球,可是我好像失去了平時精神抖擻感覺,情不自禁地打起了哈欠,睡意如一股巨浪咆哮著,奔騰而來。原來媽媽不叫我是因為希望我可以多睡一會兒,而她每天想盡辦法早起為我做好吃的。媽媽寧願無條件地犧牲自己,讓我們有更好的生活。母愛像一根蠟燭一樣,在黑暗中默默地燃燒著自己,點亮著我們。想到我生在福中不知福,對她的惡劣態度,後悔的淚水又止不住地奪眶而出。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嗒嗒嗒」床頭的鬧鐘滴答聲又在我的耳邊響起。我笑著舉起它,在晨的沐浴中,小小的鬧鐘就像一面鏡子似的,時刻提醒著我,催我自新,讓我成為更好的自己。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中一 於子淇


我背著沉重的書包,捂著鼻子,走向骯髒的小巷。走到一間唐樓,我對著一扇窗戶大喊:「媽,快點回家啊!」但她沒回應,我又大喊道:「快回家啊!」

回到家,我一屁股坐在硬硬的沙發上,洋洋地躺著,一邊看手機,一邊做功課。媽媽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了,從包裡拿出十幾件又臭又髒的衣服,我老遠就聞到了,捏著鼻子緊著眉頭立刻衝進了房間。過了一會,從洗手間傳出媽媽的聲音:「念慈,快來幫我一下吧!」我不耐煩地回答:「煩死了,我在做功課,你自己做吧!」我懶散地刷著手機裡女團最新的視頻,看得津津有味。不知過了多久,猛一想到,媽媽好像還沒有動靜,於是走去洗手間。門幾乎是關著的,因為平時媽媽在做家務的時候都盡量關門,生怕發出任何聲音吵到我,打擾我學習。今天天氣格外悶熱,家裡的空調壞了還沒有來得及修,不動的我都滿頭大汗我透過門縫,看到媽媽坐在小板凳上,躬著背,彎著腰,豆大的汗珠一顆顆順著臉頰打濕了她的衣服,用力搓著一件件衣服,搓了一會,一手捂著腰,上下不停地按著,嘴裡還發出絲絲的聲音。

我推開洗手間的門,拿起一件衣服往盆裡一扔,沉著臉說:「臭死了!你聞聞你身上的臭味!你既然這麼累,幹嘛要幫別人洗衣服?是自找苦吃。」她討好地沖我笑了笑:媽媽沒什麼本事,可洗幾件衣服還會。能幫人做點事,就算再累,心裡也踏實。我很不屑地說:每天早出晚歸,假期也加班,能掙多少錢?別人的家長不僅薪水高,更可以滿足孩子任何需求。看看我,一件衣服穿了三年,是學校最後一個買手機,而且是最便宜的手機……我還想滔滔不絕地數落她,突然發現她的臉都綠了,眼神黯淡下來,好像馬上要哭起來。我趕緊閉嘴,溜回房間,心想這回是真傷她的心了。

接下來幾天,媽媽總是沉默著,身子都像矮了一截。我想向她道歉,可不知怎麼開口。

媽媽工作的地方在一間破舊的唐樓裡,經常有蟑螂出沒,因此我從來沒踏過半步。媽媽不是每天在裡面打掃,就是在照顧老人們,回來的時候總是一身的疲倦。

那天晚上,因為媽媽要加班,所以我只能站在門外等著,我心想:怎麼還不出來啊。等了大約半個小時,我終於站不住了,手腳凍得發紫,我只好小心翼翼地順著樓梯走了上去。我走進去後,差點驚掉了下巴,我本以為每個老人都有自己獨立的房間,但實際上是大分人共用一間房間,床與床之間只隔了一張大板。我好不容易看到了媽媽,她正在一位老婆婆吃晚飯,我氣得火冒三丈,為了一位婆婆,不理會我這個女兒了?我大叫道:媽,你什麼時候下班?」媽媽吃驚地看了我一眼,馬上掏出鑰匙說:你先回家自己弄點吃的,媽媽可能還得兩個小時。」這時,另一位老婆婆同我打招呼:「你來找媽媽啊?你媽媽真是一個大好人,她是我們老人院義工隊長,性格溫柔,一點脾氣都沒有,從來都不叫苦你媽媽把我們照顧得很好,又要賺錢養家帶你這個孩子,真不容易啊!」我大吃一驚,追問道:「那她在你們這裡只是當義工,沒有薪水的?」「是啊是啊你媽媽從來不嫌棄我們,她每天都是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的。前幾天我生病了,還是她把我的髒衣服帶回家洗的。」老婆婆說著說著眼睛紅紅的媽媽對老婆婆說:我哪有你說得那麼好?」媽媽沖我揚揚手,讓我回家。

我恍然大悟,原來媽媽這麼不容易心地這麼善良啊以前太不懂事了,不僅因為她的工作嫌棄她,還常常覺得她很煩,更責備她掙錢少。想到前幾天她坐在洗手間搓衣服捂著腰的背影,我只顧玩手機都不去幫忙,還說那麼多話傷她的心,我真的後悔了!

媽媽是個平凡的好人,我以後要多幫她分憂,也要多學習她的樸實和善良。

 

這一次,我真的後悔了

中一 王子嫣


每次看到弟弟耳朵上若隱若現的那一條細細的疤痕,我心裡就會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和後悔,因為,它是我一手造成的。

二年級那年暑假,爸爸媽媽帶著我和弟弟回家鄉探望外婆。我們在杭州度過了無憂無慮的兩個星期,盡情地玩了個痛快,真是好不自在!在回香港的前一天晚上,大人們都在收拾行李,沒有人來管我和弟弟。我當然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豪邁地往沙發上一躺,高高興興地看電視。可是,偏偏在最精彩的時候,我那討人厭的弟弟洗完澡跑出來了,在那邊大喊大叫:「姐你已經看了很久了,要讓給我看了!」「真是胡說八道」我白了他一眼,「我連一集都還沒看完呢,哪來的『很久』啊?」「那你看完這集就讓我看!」唉,沒辦法,誰讓我是「老大」呢?總得「尊老愛幼」,讓著點他。「好吧,那就一人看一集!」「哦!」

過了一會兒,弟弟的那集放完了,我說:「好了,到我看了!」結果他給我來一個「翻臉不認人」,說:「為什麼啊?」我瞪大了眼睛「剛才不是說好的嗎?」這個小「賴皮狗」鼻子一鼓,嘴巴一撅,露出「奸詐」的笑容,陰陽怪氣說:「什——麼時候說好的呀——」唉,怪我太天真,被這個可惡的「小屁孩」給耍啦!我氣得七竅生煙,但還是強忍怒氣,舞著拳頭,咬牙切齒地威脅:「快點把遙控器給我,不然就等著捱揍吧!」可他還不領情,吐著舌頭說:「什麼跟什麼啊,才——不給你呢!有本事你打我啊!」我可真是氣不過了,怒不可遏地向他撲過去,一把把他推倒。

「啊!」只見弟弟的頭「咚」地一聲磕在了桌角上,耳朵時裂開了一個口子,鮮血立刻流了出來,一點點順著耳朵臉龐滴了下來,在衣服上畫出了一朵朵紅色的花兒。他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愣在原地,隨即淚水便奪眶而出,哇哇大哭起來。我嚇呆了,腦子裡一片空白,身子像一隻受驚的小羊,不自覺地顫抖著,一瞬間甚至以為弟弟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我六神無主,迷迷糊糊地聽到大家在弟弟的哭聲中手忙腳亂地幫忙處理傷口, 沒有人來管我,但我也在恍恍惚惚中知道——我闖大禍了。

在這件事情發生後,媽媽狠狠地給了我一頓「愛的教育」,當然,我也反省過自己。古人雲:「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為鏡,可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得失。」我會吸取教訓,每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想用暴力解決問題時,就要提醒自己,想想弟弟耳朵上的疤,絕對不要讓悲劇再次發生!

 

5星中文中心(香港)致力於提高香港中小學生的中文科水平,主要輔導寫作和文言文。

一、小學課程。

小學寫作基礎A班:週二17:00-18:30

小學寫作基礎B班:週三19:30-21:00

小學寫作中級班:週五17:00-18:30

小學寫作進階班:週六16:30-18:00

小學綜合基礎一班:週四17:00-18:30

小學綜合基礎二班:週日16:00-17:30

小學綜合進階二班:週六8:30-10:00

小學綜合進階一班:週三17:00-18:30

二、中學課程

中學寫作基礎班記敘文班:週五19:30-21:00

中學寫作中級班議論文班:週六11:00-12:30

中學寫作中級班:週日19:30-21:00

中學文言文基礎班:週六19:30-21:00


       5星中文中心(香港)

       香港五星出版社

       香港青年文學網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