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小說《門》之四

武宗鳳作品2022-10-30 11:11:460

過去之門

2

時光這條看不見摸不著的線不間斷地從我的身邊飄逝而過,我感覺到,為我操勞了大半輩子的娘姑開始老了,我更經常從省城回小山村看望她。

娘姑有她的心病,就是盼望著我能夠早日結婚。我每次回家來,從她的眼神中我猜出她多麼希望能夠看到我帶回個女朋友。但,每次回家我都讓她的希望落空。自打得上沒疼痛感那毛病,對找女朋友,結婚的事我也沒有太大的信心,這事就這麼一天天拖著。一時成不了家,但我明白,我要多陪陪娘姑。

農曆七月半是一年中最熱的時節,趁週末我回到小山村,七月半被稱為“鬼節”,整個石頭洋從鎮街到周邊村子的人們都過“鬼節”,其隆重程度不亞於過清明節。村子裡的人們從七月十四開始就忙著準備祭拜先祖用的供品,有人在十四這天祭拜,也有人在十五這天祭拜,我們家娘姑早已準備了一桌豐盛的供品在十五這天祭拜。

祭拜完後,這些供品自然成了各家過節的食品,按照慣例,十五這天晚上還要在村子南邊鰲山廟外的曬穀場上演大戲,少則演一個晚上,多則連著演幾個晚上,那戲名義上是演給 鬼節回家來的鬼神看的, 因此在臨時搭起的戲臺前的中間前排都要放幾張空椅子,椅上覆蓋著紅毯子,那是鬼神坐的位子,但真正看戲的當然是空椅子後面一堆活人了。我這個研究社會學的自然對家鄉的民俗興趣滿滿,我知道娘姑也喜歡看戲,天黑後我倆就離家往村外南邊鰲山廟前的臨時戲場去了。

鰲山廟朝南廟門外的曬穀場上早已擺放好一排排長條椅,坐著眾多的男男女女,我和娘姑急急尋著了空位子坐下,戲就開場了。

從戲臺邊的幻燈字幕上我看到今晚演出的是古裝戲《門》,是咱這兒的地方戲,由縣城邊上一個鄉的草臺子戲班演出的。我感覺這齣戲的戲名有點陌生,也有點怪,隨著劇情的一場場展開,我大體明白這戲講的是一名窮書生愛上一個富家千金,但富家門檻高,被拒之門外,受盡奚落,窮書生髮憤讀書,進京考試中進士,後回來娶千金。又是一個俗之又俗的老掉牙的那一套故事,但演員很用功表演,唱腔也很動聽入耳,到底把我、娘姑和場上的觀眾留了下來從頭看到完,沒幾個人中途離場。

戲演完了,看戲的人們紛紛散開去。我和娘姑也起身離開曬穀埕。頭頂上月光如水,但柔和的月光並沒有給人帶來一絲的涼意,我感覺整個空氣都充滿著熱,這是一年中最熱的時節。走著走著,我發覺娘姑不見了,我倆竟走散了。想是娘姑可能先走回家去了,天這麼個熱,我也不著急回家睡覺去,就在外頭走走散散心也好。

我走出了村子,沿著村道漫無目的地走去。雖是在夜間,畢竟月光明媚,走著走著,我感覺周圍的景物有點陌生。我想,我應該走出村子了,環顧四周,一時也辨不清東西南北。再看看,這村道上除了我,也看不到走的人,感覺沒剛才在村子看戲時那般熱了。這下子涼快點,那就再走走吧。

也不知走了多長時間,也不知走了多少路,我忽然看到路的前方矗立著一座高大的門樣的建築。我這人喜歡看新奇,信步朝那門走去,越走近越感覺它像是古代的一座牌坊。感覺中我生活的這個村子外頭是沒有這道門的,因為村子通往外頭各個方向的路我都走過,都挺熟悉的。管他呢,即然來了,那就走過去看看吧。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