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林大欽集》前言 (1)

持恆書屋2022-10-16 19:06:400

潮人潮事


{明} 林大欽 撰   黃挺  校注

前   言


《林大欽集》是明嘉靖十一年(1532年)壬辰科狀元林大欽的詩文集。

林大欽,字敬夫,潮州海陽縣東莆都(今廣東省潮安縣金石鎮)人,因自號東莆子。明正德六年(1511年)生。嘉靖十一年舉進士、狀元及第,依例聽選為翰林院修撰。兩年後,以母老病,乞歸終養。以後一直隱居東莆山中,講學著述優遊,不再出仕。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病卒,終年35歲。由於年壽不永,勳業未就,史傅方誌對林大欽的記載甚少,想對這位狀元有比較深入的瞭解,他的詩文可以説是極重要的材料。

從《林大欽集》中,可以窺見林大欽的政治主張、學術思想和詩歌創作的概貌。林大欽的政治主張及其在政治上的遭際,是明代中後期“以天下為己任”的士大夫們在專制皇權高壓下受挫折的一個縮影。林大欽學術思想的演化,又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陽明心學發展蛻變的孰跡。林大欽與唐宋文派領袖人物王慎中、唐順之關係很好,他的詩歌創作主張與實踐,正好補充唐宋文派詩歌理論與創作實踐的不足。


林大欽所處的時代,資本主義生産關係在封建社會結構內部迅速萌生。中國封建社會步入晚期,各種社會弊病全面顯露出來。階級矛盾尖銳:自皇莊、官莊開始,土地兼併現象如洶湧浪潮席捲整個國家;賦稅徭役十分繁重,而豪強地主又利用編造賦役黃冊的時機,轉嫁負擔於小農;大批小農被迫離開土地,成為流民;人民起義起伏不絶。統治階級內部的鬥爭也十分激烈:皇帝為擴大專制皇權,濫施淫威,抑制官僚集團,引起官僚們的抵制;不同派別的官僚為了爭奪內閣権力,不擇手段地打擊異已勢力。邊防危機日益嚴重:北方蒙古各部幾乎年年侵擾九邊諸鎮,無時或息;江南沿海各省,倭害漸起。

林大欽家居農村,父親是個窮苦的讀書人。他18歲時,父親去世,家境更加困逼,靠代人抄書來養活母親。這種生活境遇,使林大欽能真切地瞭解到各種社會矛盾與下層人民的生活狀況。

明代士風,本偏於剛強梗直敢言。林大欽也是一踏上科舉之途,便抱著兼濟天下的大志,直言不諱地指斥時政,提出自已整治時弊的政治見解。

在《廷試策》中,林大欽十分尖銳地指出嘗時政治弊端並分析其原因。他認鳥“天下之所以長坐於睏乏”,原因在於“遊惰之病”與“冗雑之病”。前者主要指流民,他指出,流民“蓋起於不均之橫徵,病於豪強之兼併”。後者指冗兵冗員,更主要的是指冗費,他説:“冗費之弊不能悉舉,即其大而著者論之,後官之燕賜不可不節也,異端之奉不可太過也,土木之役不可不裁也。”這顯然是針對皇帝本身的侈奢而論的。基於這種認識,林大欽在策論中強調,“人君之於天下,非其無財之為患,以其冗用夫財之為患,非其生財之為貴,以其節財之為貴”(卷二《積貯》)。他要求皇帝以身作則,省冗節用,以質樸立國,回淳樸之風,立萬世之業(卷二《習尚》)。

林大欽也提出項開源生財、富國膽民的具體辦法。一是均土地:由朝廷頒布法令,重新調整分配土地,“定之世業而口分之,立之農官而勸督之,禁之奢侈而實養之,寬之田租而賜赦之”(卷二《積貯》),使小晨安於田園,以弭流民之害。二是興田利:開墾“京師以東蔡鄭齊魯之間”的荒蕪田園,以期經過數十年經營,“江北之田應與江南類,可省江淮數百萬之財賦,而紓北人饑寒凍餒之急”(卷一《廷試策》)。三是輕徴通利,鼓勵民間貿易;他反對逐商之説,認為“遊民之商本不得已也,而又無所變置而徒為之逐”,恐怕“將驅力商之民而盜也”(卷一《廷試策》)。這些見解,與林大欽生長在人多地少、工商業發達的潮州不無關係。

在策論中,林大欽又陳述了自已的政教主張。他指出,守令是刑政的基層執行者,“守今之職,在精選授,専久任”。選擇精當,則能執法公正,不致譲奸猾者馳其巧智,誤屈無辜。久在其任,則能熟習百姓情偽,誘之向善。他認為,敷教必先擇師,“博選天下之有道術聞望者,立之為太學之師”,“至於庠師,亦當聞其有行誼者為之”,要求教育者本身要有良好的道德名望,良好的行為作風。他還指出,“庠官之職太卑,則苟祿之心易奪”,要加強庠師的責任心,必須提高其職權待遇(卷二《刑教》)。這樣一些主張,就是在今日,仍不無借鑒作用。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