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長文 | 武昌起義前的四個片段

殘燈筆記2022-10-11 16:09:160

這篇內容與昨天一致,因為昨天沒改封面,所以今天在強迫症的驅使下重發一遍

今天是2022年10月10日

是時間的故事陪伴你的第 40 
在讀歷史的時候,有時難免會感慨其中的各種巧合與偶然
但是,轉過頭一想,在這些巧合與偶然背後
必然其實存在已久
今日事由: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


1911年10月10日夜,武漢城內,時任湖廣總督瑞澂一臉輕鬆。


不是因為他不知道革命迫在眉睫,恰恰相反,此刻他認為自己已經把革命的火種徹底撲滅。


另外,其實此刻的他還有些許的得意——在過去的兩天裡,他輕輕鬆鬆拿下了兩個革命黨人的機關總部,對這一事蹟,他已經準備去邀功。



一場革命,就這樣在黑夜中爆發。


寫在最後


最後,再來說說湖廣總督瑞澂。


在武昌起義爆發之後,面對失守的武昌,瑞澂選擇了逃跑——他在家中打了一個地洞,慌不擇路地跑出武昌。


其實,當時起義新軍不過4000人,而在武漢的新軍有8000——面對這支隊伍,如果瑞澂留下來帶兵鎮壓,其實也是有可能成功的。


但是,他沒有。值得一提的是,在後來遍佈全國的起義之中,也很少有選擇留下來的。


與拼死一搏的革命黨,這無疑是鮮明的對比。


有時候,我們總是感慨歷史中的巧合與偶然,但是,所有偶然的背後,其實都有必然存在。


比如,在大清帝國這座高樓崩塌之時逃跑的瑞澂,還有那些趁機崛起的軍閥們,似乎就是一個國家人心向背的體現,也是亡國的必然。


資料來源:

何仁勇.武昌起義第一槍[J].同舟共進,2021(10):62-64.DOI:10.19417/j.cnki.tzgj.2021.10.014.
張瑋.一根香菸點燃的革命.饅頭說,2016-10-10
清政府鎮壓武昌起義檔案[J].歷史檔案,2011(03):20-27+41.
饒懷民,黃俊軍.蔣翊武與辛亥武昌起義[J].武陵學刊,2012,37(02):88-93.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