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光陰不負——言無不盡?

黔工匠曾旭2022-10-10 10:10:240


光陰不負——言無不盡?

坦誠是相對的。無論多麼渴望找人傾訴,也不會毫無保留地全盤托出。要說的只是想說的一部分,是認為重要且只需要聽眾知道的那部分。不斷重複,像是擔心別人心不在焉或沒聽明白,彷彿在重複中可以得到最徹底的發洩。

老趙對我說了他面臨的狀況,以及導致這種狀況的大體原因。言語中充滿著無奈與懊悔。其實他這樣的狀況我早有感覺,只是看他一直裝著一副無足輕重的樣子,我也不方便細問,總想他應該能夠處理好,畢竟在我的心裡他是一位爽直充滿善意的人,且十分聰明。

和我說起他的事,這是老趙內心的壓力已經到了極點,需要在傾訴中釋放,以免精神崩潰的必然。同時,這也是在他已斷定將要發生一些事,要提前給我們一個交待的無奈,從這點也就可以看出他的縝密,看得出他的講究。

說完了他狀況的來龍去脈,表達了對自己一念之差無盡的悔意之後,老趙話鋒一轉對我認真地說道:“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我要暫時避一避。”

“怎麼,你要走嗎?”我有些驚訝,但一細想又覺得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或許正是他當前處境最好的解決方式,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我準備消失一段時間,看事態的發展再做決定。”老趙嚴肅地說道,“單位開始查賬了,我這種情況的業務員不止一兩個,我想看看別人怎麼處理的再說。”

“你能避到哪裡啊?”雖然我也覺得避一避或許比較好,但真要發生了我還是有些擔心,

“我還沒想好,估計是雲南那邊吧。”老趙若有所思道。

“邊境?”聽他說雲南我腦子裡突然冒出了這個疑問,但沒好說出口。

“不管了,我來主要是要給你說一下現在的情況,估計單位會另外安排人來接替我。”老趙沒讓我細問,接著說“無論來的是接替我的人,還是其他來調查我的人,你們就實話實說,你們這邊借了多少差旅費就說多少,不用給我打掩護。”

“這……”有些語塞,沒想到這個時候他還能想到不讓我們為難,很是感動。

“沒事,你們這裡也沒借多少,多點少點無關緊要的。”老趙說,臉上擠出了一絲勉強的笑顏。

“真的到這一步了?”我關心道,“不能和廠裡說說情況嗎?”雖然我不相信和廠裡談能夠有什麼結果,但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

“沒用的,沒有機會了……”老趙說道。

我是感覺他有些欲言又止,但也沒追問。

老趙是有所保留的,那段時間他身上的故事絕不止他告訴我的那麼點,這是差不多半年後我才知道的。

早安,雙十。是相對的。無論多麼渴望找人傾訴,也不會毫無保留地全盤托出。要說的只是想說的一部分,是認為重要且只需要聽眾知道的那部分。不斷重複,像是擔心別人心不在焉或沒聽明白,彷彿在重複中可以得到最徹底的發洩。

老趙對我說了他面臨的狀況,以及導致這種狀況的大體原因。言語中充滿著無奈與懊悔。其實他這樣的狀況我早有感覺,只是看他一直裝著一副無足輕重的樣子,我也不方便細問,總想他應該能夠處理好,畢竟在我的心裡他是一位爽直充滿善意的人,且十分聰明。

和我說起他的事,這是老趙內心的壓力已經到了極點,需要在傾訴中釋放,以免精神崩潰的必然。同時,這也是在他已斷定將要發生一些事,要提前給我們一個交待的無奈,從這點也就可以看出他的縝密,看得出他的講究。

說完了他狀況的來龍去脈,表達了對自己一念之差無盡的悔意之後,老趙話鋒一轉對我認真地說道:“已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我要暫時避一避。”

“怎麼,你要走嗎?”我有些驚訝,但一細想又覺得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或許正是他當前處境最好的解決方式,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我準備消失一段時間,看事態的發展再做決定。”老趙嚴肅地說道,“單位開始查賬了,我這種情況的業務員不止一兩個,我想看看別人怎麼處理的再說。”

“你能避到哪裡啊?”雖然我也覺得避一避或許比較好,但真要發生了我還是有些擔心,

“我還沒想好,估計是雲南那邊吧。”老趙若有所思道。

“邊境?”聽他說雲南我腦子裡突然冒出了這個疑問,但沒好說出口。

“不管了,我來主要是要給你說一下現在的情況,估計單位會另外安排人來接替我。”老趙沒讓我細問,接著說“無論來的是接替我的人,還是其他來調查我的人,你們就實話實說,你們這邊借了多少差旅費就說多少,不用給我打掩護。”

“這……”有些語塞,沒想到這個時候他還能想到不讓我們為難,很是感動。

“沒事,你們這裡也沒借多少,多點少點無關緊要的。”老趙說,臉上擠出了一絲勉強的笑顏。

“真的到這一步了?”我關心道,“不能和廠裡說說情況嗎?”雖然我不相信和廠裡談能夠有什麼結果,但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

“沒用的,沒有機會了……”老趙說道。

我是感覺他有些欲言又止,但也沒追問。

老趙是有所保留的,那段時間他身上的故事絕不止他告訴我的那麼點,這是差不多半年後我才知道的。

早安,雙十。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