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學記|談談自我與快樂

家庭成長日課2022-10-06 11:29:380






SELF GROWTH



學記一則


宋明理學十五講·楊立華


由於有了各種對世界的不真實的看法,所以有了各種偽妄的東西,導致我們把自己搞得非常不舒服。我最近在講儒家的修身時,特別強調明達事理是第一步,道理不明,你事兒都沒想明白,人生就是顛倒錯亂的。現在很多人日子過得挺好,但是很不開心,為什麼呢?四個字——庸人自擾。再加四個字——患得患失。為什麼不快樂?因為自我意識太強。自我意識太強,得失心就重,就會患得患失。失了當然不快樂,得了也不快樂,這一切都是由於見理不明所致。

今天凌晨6時許,讀楊立華先生《宋明理學十五講》一書關於張載思想中“感”概念一節,提到“快樂”問題,這是儒家理論中的傳統問題。當初,二程兄弟問學周敦頤,即被問到“孔顏樂處”——

《論語·述而》記: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論語·雍也》記: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一個“樂”字,正顯示出儒家修身之旨趣。

但本文文前引用的《宋明理學十五講》一書第八講講述張載思想中“情偽相感”觀點時,則這樣分析“為什麼不快樂?因為自我意識太強。自我意識太強,得失心就重,就會患得患失。失了當然不快樂,得了也不快樂,這一切都是由於見理不明所致。”

我覺得此處的分析有些偏向佛家的語言表述體系;在邏輯上也有一點問題,容易被論證進入佛家的窠臼之中去。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所謂“自我意識太強”,如果結合之前楊立華先生所說的“他人不在自我之外”的論述,就能推導出“自我意識太強”(即過度關注自我),也就是“他者意識太強”(等同於過度關注他人、關注外在的這個世界),佛家稱此為“無明”。怎麼來解決這個轉化後的“他者意識太強”問題,就是減弱對這個外在世界以及他人的關注(因為那些外在的世界和他人往往都是虛妄的),弱而又弱,以至於“空”。“空”掉了對外部世界以及他人的關注,也就“空”掉了自我,也就不會患得患失,也就達到了《心經》中“心無掛礙”“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的境界了。

此種邏輯和說法殊不可取。人生之所以不快樂,我曾經也一度從佛家角度思考認為是“我執”(自我意識)、“法執”(他者意識)太重,要破執。其實,在這段文字表述中,楊立華先生就是在講“破執”,只不過很巧妙地沒有用佛家慣常使用的語言系統而已。

如今思考這個“不快樂”的問題,我覺得應該轉換思路,因為如果著眼於破“執”以求得快樂,根本不可能達到。因為誰能做到完全破除這個“執”,而執著於破執,是不是又進入到新的“執”中去了?因此,按照楊立華先生之前的提法,“破執”完全是不可能達成的生活目標,是不合道理的生活方式。

因此,這就完全不是一個“破”的問題,而恰恰是一個“立”的問題,即楊立華先生在之前很多篇章中講到的確立人的主體性的問題,即陸九淵說“收拾身心,自作主宰”。

人生之不快樂,原因並不在於“自我意識太強”,而恰恰是“自我意識太弱”。這種表現為“庸人自擾”“患得患失”的情況,從根本上說,是人得了“軟骨病”,缺了安身立命的“主心骨”。

按照“他人不在自我之外”的觀點,自我總是要通過他者來確認其存在的,因此只有自我意識不夠強,才會需要不斷地向他人、向外在世界去確認自我,而且這個確認通過否定的方式進行。比如我們能看到生活中很多人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有買買買、或者暴飲暴食等等情況,有罵人打人甚至更暴力的想法或者付諸實施的行動,因為只有在否定外在的物、人的過程中,自我才能感受到其得到確認並存在的狀態。

那麼如何來解決這個不快樂的問題,即自我意識不夠強的問題呢?因為在上述的闡述中,也同樣存在一個問題,即雖然可以把不快樂的根源追溯為是“自我意識太弱”的原因,但增強自我意識的途徑,似乎只有通過否定他者這一個途徑來確認、來實現,這個過程不就是會造成“庸人自擾”“患得患失”嗎?

解決這個問題,我個人認為首先要區分出一個“有限他者”和“永恆他者”的概念來,簡單舉例就是,前者好比一桌大餐,而後者可以是《四書》中的文字。當一個人心情不好,可以通過吃掉著一桌大餐來換取好的心情,但大餐是有限的,吃了就沒了,所以通過“有限他者”來增加自我意識的方式註定是短暫的、有限的。

相反,如果一個人心情不好,然後去閱讀《四書》中的經典文字,從中獲取到先賢們的智慧,通過與先賢們的溝通來增強自我意識,這就是通過讀書破萬卷的“否定”來達成長久甚至是永恆地自我確認,這種方式也就是《論語》之首句“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之悅,這是大快樂!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