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有狗的日子(結束篇)

牛角洲人肖琴2022-10-06 02:38:190

第四天

晨六點差三分,毛孩子們精神抖擻毫不客氣開啟鬧鐘神功,尚在睡夢中的老三老大立即掀被起床,領著狗子們下樓。

我勸裹在被中掙扎的老二:你再睡會吧,不用起這麼早,讓她們遛狗好了,你別管。

那可不行。她猛然蹬掉被子衝下樓,及時跟上晨遛隊伍。

起得早,時間寬裕,那就好好享受早餐。她們圍坐院中方桌邊,喝豆漿、剝雞蛋、和狗子們一人一口肉包子。她們奶奶已經早早自己煮過一人食,現在笑眯眯站旁邊看著孩子們,狗一逼近她便連連後退舉起雙手,說中午要去找點肉骨頭帶來拉攏狗狗們,省得對她叫。

仨寶上學後,狗子們變得特別安靜,二狗臥桌下,大白居高臨下伏樓梯平臺處。它倆對我的態度剋制謹慎,我開門它們跟出去,我上樓它們慢吞吞尾隨至,我待書房它們便守走廊,若即若離,既不親密,也不至於高冷無視。

忽忽多半個白天,小朋友們上學,狗子們一直睡覺,家裡安靜得正是“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的狀態。

跟孔老師講好,他答應把毛孩子們多留給仨寶一晚。

下午五點多,狗子們激動起來,隨即聽見急促跑動聲、喘息聲、叫門聲,向外張望,居然是揹著書包的老三:這麼早到家,她倆呢?

老三一手扶鐵門,一手伸進來摸大白頭:我一個人先跑回來的,她們還在後面。

跑步來見,嘖嘖,不愧是練跆拳道的女孩,心裡感嘆著手上麻利地開門。

很快都到了家,小院頓時熱火朝天,二狗興奮地轉了兩圈突然昂頭長吼,她們驚訝地問:媽媽,二狗怎麼了?

我遞給她們一個鄙視白眼,胡亂翻譯狗文:它在責怪你們,這一天都跑哪去了,為什麼不管它們。

老三立即摸狗頭安慰:我們要上學的——

二狗不盡興仍報之兩聲高長吠叫,我自嘲道:二狗在說為什麼不把媽媽送去上學,讓你們留下來陪它玩。

老三聞聽極親暱地抱住狗頭貼貼。

老二則放下書包走過來感謝媽媽信守承諾,果真幫她們多留了狗子們一夜。

事先並沒想到仨寶會跟狗子們如此親熱友好。敏感的老二早在第二天便開始為尚未發生的別離擔心焦慮。我理解她的心情,聽取她的要求,並跟她解釋狗子們也想念自己的主人自己的家。她成長了,不再是以前那個用哭泣或耍賴來應對事情的小女娃,稍稍沉默後便笑起來,倒進媽媽的臂彎,欣然達成一致。她是個聰明又勇敢的孩子啊,能很快跨越障礙,不害怕告別,理解真正的愛,好的愛。

晚飯後,陪她一起遛狗,她牽大白,我牽二狗,在村上快活地小跑,跑出一身汗想停也停不下,她笑著鬼叫:不行啦,跑不動了,大白,你慢點。

跑到最後二狗主動要回家喝水,這時老大叫道:大白,二狗,快來陪我寫作業。

倆毛孩子聽從召喚排隊進家,大桌子底下趴一個,身邊臥一個,老大眉飛色舞把書本翻得嘩嘩響:有你們倆陪我寫作業最最開心啦。

第五天,沒有告別的告別

天亮後差不多的時間點,二狗剛撓一下門,我便飛奔而起打開內門,突如其來的敏捷是為了保護不鏽鋼紗門,昨天已被二狗拍鬆動一角,再拍兩下我就得傻眼了。

遛狗回來,老二摸著大白腦袋說:今天孔老師來接你們了,你們肯定立即跳進車子後備箱,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了。

她心裡明鏡似的什麼都知道。我忍不住腹誹:肯定這樣呀,要不然呢,你還指望狗狗跟你演一出情深深雨濛濛淚眼十八相送?

上午忙家事,下午等孔老師,他們不來我便在村上閒晃,想起部落搞“層林盡染時”活動,隨手拍幾張秋色備用,拍了石榴、大棗(沒忍住饞摘了幾個)、滿架秋風扁豆紅、八角絲瓜、無花果以及石大爺用床單給新栽大白菜搭的涼棚,這個造型可算鄉村行為藝術了,大爺永遠是大爺。


逛一圈回來,狗子們用鼻音對我表示蔑視,不帶它們玩只顧自己玩的人都不算好人。

近四點,正準備晚飯菜,忽聽鐵門咣噹響、狗子們激動得變調的吠聲,立即明白孔老師夫妻到。門甫一拉開,毛孩子們便嗚咽著撲入主人懷抱,向來高傲憂鬱的大白高興得快哭了,它攀搭站起伸出舌頭,滿懷渴望想親舔女主人又精準控制地停留保持在一毫米距離,二狗狂喜中擠出門外打望,尋找男主人身影。尹老師邊要跟我說話邊要極力向後昂起頭同時得不停安撫它們:好啦好啦,不會不要你們的。我就是工具人,一線吃瓜群眾,其實莫名也有些許眼熱,一丟丟酸不拉唧。

五點三十五分,天色漸暗,從樓上向村路張望,看見仨人小小身影,慢吞吞走著。她們知道狗子們已走,所以回家回得無精打采。

門口的安靜是第一道提示,敞開的大門是第二道提示,什麼都不用說了,但她們放下書包還是問:媽媽,狗狗們都接走了嗎?

是的。

噢——接走多久了。

一個多小時。

噢——才走的呀,桌子上放的什麼?

糖果,有尹老師從瀋陽買的糖果,還有馬爺爺送的一盒糖果。

吃過水果,老三拆了包糖,隨即讚揚:瀋陽糖很香,你們都來嚐嚐。

真是可愛的孩子話,瀋陽我沒去過,瀋陽糖也沒吃過,但衝她這話得趕緊來一個。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