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窗靜,筠風吟(一)

2022-09-23 09:51:03 白日夢故事館 2022-09-23

皇上回来了,怀里抱着一个生死不明的女人,宫里的人都在猜测这个女子的身份,没过几天,丞相家那个养在深闺的傻女就被迎进宫做了桐淑仪,原来传闻不是真的,丞相家的二小姐并不傻。

但也有极少人悄声议论,那根本不是相府二小姐,而是大小姐……

众人直呼不可能,因为大小姐早已成为太子妃了。

……

1

我万万没有想到,春猎的围场会出现刺客,我和皇帝一同从霞云山北面的悬崖跌落,崖下是湍急的溪流,我们顺着水流不知漂了多久。

我是被冻醒的,醒来的时候,双腿泡在溪水里,浑身上下都是擦伤,又冷又疼又饿。

四周虫鸣鸟叫声此起彼伏,中天一轮半满的月洒着清辉,在这茫茫的夜里让我勉强还能视物,环视一圈,我看见皇帝躺在离我稍远一点的岸边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拖着湿漉漉的身体,我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活着。

借着月光,隐约能看见皇帝身上的衣服被染红了,他应该流了很多血,身上想必有个大伤口,我仿佛记得从悬崖上落下的那一刻,他是把我抱在怀里的,意识尚且还清晰时,我们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耳边皇帝闷哼了一声,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失神回想时,空荡的夜色中传来一声狼嚎,霞云山宽广无垠,就算作为皇家猎场,也只是将场地划在了外围,被刺客追杀时,皇帝带着我向山林深处逃窜,如今落入这不知名的悬崖下,大概周围潜伏了很多野兽之类的东西吧!

我浑身一个激灵,这未知而幽暗的黑夜让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慌。

“父皇,你快醒醒……”我摇着皇帝,轻声喊着,希望他能醒过来。

他没有醒来,隔着衣料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烫得厉害,他大概是昏迷了,四围黑暗而空洞,仿佛有巨物潜伏,我更加害怕了。

“怎么办,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

我压抑着声音呜咽,生怕声音大了会招来野兽,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因为极度的恐慌而哭出来。

哭了一会儿我才平静,心中的恐慌感减轻了一些,眼下这种状况短时间内根本不能指望别人来相救,如果不想死,那就只能靠自己了。

我把皇帝拖到一块大石头旁边靠着,然后捡了一根粗壮一点的棍子拿着防身,去附近找有没有山洞之类可以过夜的安全地方,我不敢走太远,在附近巡视了一圈也没能找到合适的场所,最后只好回到溪边的那块大石头旁倚靠着休息,期间我尝试着想要生一堆火,但是尝试了很久也没生出火来,我只好放弃了。

皇帝的身体烫得厉害,我扒了他的衣服,看见他的腰上有个可怖的伤口,我不会处理伤口,只会简单包扎一下,起初我想撕下自己的衣裙给他包扎的,可犹豫了一下,我还是用软刀把皇帝的里衣划拉成布条给他包扎。

做完这一切,天已经蒙蒙亮了,鱼肚白的天空让我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下来,天亮了应该就没有什么危险了吧,想到这里,我靠着石头睡了过去。

梦里尚不得安生,因为我梦见了我的夫君——太子殿下。

我与皇帝一同落入山崖,可我的身份是太子妃。

2

我与太子的婚姻其实源自一场算计。

我是当朝丞相的长女谢婉筠,我太爷爷是开国元老,文官之首。在我家门下受过庇护的举子门生在朝堂少说有半数。

但我爹早有退居江湖,远离庙堂的打算,是以我家到我这一代,我的两个哥哥都在太华山药庐学医,都没有入仕的意愿。我自小与镇守北境的顾将军二子顾修有婚约,将来也会跟他远离沅京去驻守北境。我还有一个双生妹妹,娘亲生产时出了意外,妹妹侥幸活下来,但智力却不如三岁孩童……

按照如此,没得几年,我顾氏门楣便会在沅京销声匿迹。

但太子却不肯浪费我家这大好资源。

我其实暗暗知道,太子曾向我爹提过亲,联姻,其实就是结党的邀请函罢了,毫无意外,我爹拒绝了他。

太子便又找上了我。

那是我与顾修定亲后的第二个月,仲春诗会上,太子赵瑞将我拦住,眯着眼道:“谢婉筠?”

我并未理他,向他作揖行礼之后便想离开,他这副表情我见过太多次,宫里的宴会上他这样肆无忌惮打量我不是一两回了,我很厌恶他的目光。

赵瑞混不在意,对我利诱,嫁给他我就是未来的太子妃,渝朝将来最尊贵的皇后,你不想要这样的权利吗?

我难以理解赵瑞的想法,他是皇上唯一的儿子,现在是太子,将来必是皇帝,他的脑子到底有什么毛病,非要私下里笼络这个笼络那个?是想早几年体验当皇帝的感觉还是……

我略不耐烦地脱口而出:“这渝朝的国主迟早是太子殿下你的,何必如此急着笼络朝臣,难道殿下你不是陛下亲生的?”

那一瞬间,赵瑞眼中闪过什么,面色立马变得可怕起来。

我不过随口一说,但反应过来后便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平日里招摇得意惯了,如今说话都不带脑子,我不仅妄谈朝政,还敢非议太子的皇室血脉,我连忙跪下认错,如果赵瑞要计较,我必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好在赵瑞没有在意,他走时也未再说娶我的事,只是眼神沉静得有些可怕,我以为事情便这样过去了,却不知这仅仅是开始。

3
六月末是顾修祖母的寿宴。

月末梧桐花开得正盛,那晚我带着妹妹婉桐去了顾宅。

寿宴很无聊,在这之前我与顾修早约好了和他在后院凉亭相见,我带着婉桐一同离席,途径一树梧桐花,婉桐吵着要摘花,我便无奈去为她摘,回来时看见婉桐嘴里嚼着一颗梅果蜜饯,口水顺着嘴角淌下,我拿出帕子给她擦拭,她将另一颗蜜饯喂到我嘴里,脸上是憨憨的傻笑,她自小就这样,什么东西都敢当美味往嘴里塞,并且还要分给我吃,不会讲话,只会傻笑。

可我当时应该注意到才对,我们府上从来没有买过梅果蜜饯这种零嘴……

4

眩晕感袭来时,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已经晚了。

漆黑的房间里,赵瑞一件一件地褪去我的衣服。

“既然你不愿意先做我的太子妃,那咱们先行个周公之礼再成亲也是可以的。”

眼前的赵瑞笑得让人恶心,我连半分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幽窗半开,太子客房旁边是一片翠绿的竹林,一墙之隔的院子是顾修的住所,我张了张嘴,只有微弱而沙哑的声音。

赵瑞的手捏着我的下颌,“别想喊叫,你猜我给你那傻妹妹吃的什么好吃的?”

“乌兰蛊,你知道吧,十二时辰内不服下解药,乌兰蛊就会吃掉你妹妹的五脏六腑。”

“所以你最好乖乖陪我,到时候不要想着玩哭闹上吊自证清白的把戏,我要所有人都知道,你我二人两情相悦,情不自禁……”

我死瞪着赵瑞,他面上似有报复的快感,即便此刻怨愤恐惧绝望加身,我也不明白,他为何要做到如此地步,想要拉拢丞相府,非得要我做太子妃吗?且还是用这种方法?

我身上的衣衫已经一件不剩,赵瑞解开自己的衣带俯身上来,将将贴近我,便发出一声惨叫。

他腹上两寸的地方被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个口子。

我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银戒指,内藏薄而短却异常锋利的一片软刀,是顾修曾为我定制用来防身的,此时用上了,我却后悔当初未在上面淬毒。

一个生疼的巴掌猝不及防落在我脸上,“贱人!”

耳边出现了片刻的“嗡嗡”响,过后我却清醒了不少,那让我浑身发软的药力也退却些许。

我艰难地发出虚弱的声音:“我不会如你所愿的,你若敢碰我,待会儿就让顾宅满府的宾客来围观我的尸首吧。”

“你敢死就不怕你妹妹被蛊虫吃空肚腹!”赵瑞恶狠狠地威胁我。

“婉桐生来便痴傻,与我一同死了也算解脱。”

“呵,你以为这样我就奈何你不得?”赵瑞捏住我的手腕,我无力挣脱,眼睁睁看着他将那枚戒指取下扔掉,并端来一杯倒了十足分量的软香散的酒,“喝了它你还有力气寻死?”

我知我已无计可施,那杯酒灌入我口中时,我便在想,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赵瑞!

……


文/今山耳耳

相關焦點

  • 狗血大唐(三)
    李世民病危,太子李治入宮侍奉,他遇見了大自己一歲的武媚,驚為天人。李治雖貴為晉王,但由於有兩個兄長前太子李承乾和才華橫溢的魏王李泰的存在,他只想做一個藩王順風順水地了此一生,沒有經歷過做帝王的政治訓練,而武媚十餘年在李世民身邊的生活,讓她學到了一代明君的縱橫捭闔,視
  • 東哥讀史筆記296《兩晉風雲2:最醜皇后》
    第九部:《兩晉風雲》第二集:《最醜皇后》女一號:賈南風,男一號:馬司衷,女二號:楊芷,男二號:司馬遹。上一集講到晉武帝司馬炎去世後,皇太子司馬衷即位,是為晉惠帝。【白痴皇帝】司馬衷是個怎樣的人呢?如果搞一箇中國曆史上“最傻皇帝”排行榜,那麼這位兄臺將穩得第
  • 第十七回 憑才學經筵侍講 得內助仕途坦蕩
    大明朝自太祖朱元璋開國以來,非常關注宦官參政,他懂得宦官參政的弊端。為了警示自己及後代帝王,威懾宦官,明太祖曾在宮門前立了塊“內臣不得參與政事”的鐵碑。但又未曾想到,這個鐵碑竟被英宗寵幸太監王振砸掉。自後,宦官集團勢力愈演愈烈。另外一件事,就是注意防備外戚專權。明朝
  • 沒傷痛不可治癒,沒沉淪不可結束。失去的,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
    夜色是那麼迷人,天上一顆一顆藍幽幽的小星星,神秘地眨著眼睛,離我們世界是那樣遙遠。夜闌人靜,大地上萬物都進入了夢鄉。一個身穿一襲淺綠色絲綢上衣,上繡著朵朵滿天星,好似綠葉上開滿了白蓮,肩披透明薄紗的少女靜靜地站在窗邊,這時,裡屋傳來一聲呼喚:“寒煙,過來吃飯吧!”寒
  • 太子爺的二百斤南疆妃
    “妾身本是天仙,下凡到人世間……”不過我估計自己的飛行過程中可能是出現了點意外,臉先著地了,還活活把我給摔成了一灘美人……我叫曼陀,是宸王從小培養的美人死侍—武婢,可怎奈成長過程中也不知道出了什麼岔子?我十一歲那年突然胃口大增。眼看著別的姐妹都美得慘絕人寰,傾國傾城
  • 瘋王爺的醜妃1:妹妹將我推下山崖後,我的未婚夫娶了她
    風和日麗的一天,妹妹邀我去波若寺去上香。波若寺在城外最高山峰的一處山腰上,前來求神拜佛的香客們絡繹不絕。上完香後,妹妹說:“姐姐,時候還早,聽說山峰頂端的楓葉甚是好看,眼下正是楓葉紅了的時節,不如我們一同去觀賞觀賞。”“也好,反正是出來了的,多見識一下也好”我點頭。
  • 故事:太子與太子妃十分恩愛 可是我只是太子側妃
    (已完結)太子與太子妃十分恩愛,可是我只是太子側妃。我是鎮遠將軍家的庶女林襄,同我的名字一樣,襄者,助也,不過是一枚助力的棋子,否則一介庶女,又怎能擔起側妃之位。出嫁那天,看著身上的粉紅嫁衣,我想到那個人對我說過,"林襄,以後你嫁給我,我要讓你穿上比鳳凰花還
  • 大婚之夜 太子將我送給了他的九弟 第二天我庶妹被重新賜婚給了太子
    大婚之夜,太子將我送給了他的九弟。我的指甲深深掐進肉裡,冷下臉請求他,「能否過了今夜?」他只是冷眼看著我一身喜服趴在九王爺背上,回了安王府。第二日聖旨來了,我的庶妹被重新賜婚給了太子。1得知皇上將我賜婚於太子秦書,上官馨哭著求父親讓皇上收回成命。再不濟讓皇上將她也賜
  • 二小姐 5歲啦
    看!困的眼都睜不開了,還不想離開遊樂場.這個小朋友今天5歲啦!她是一個可愛又有點霸道的小孩,喜歡吃肉,生病了大夫說要吃些清淡的食物,她都會說那對我這個食肉的小朋友該咋辦吶!腦洞也有點大,讓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突然一問,有一天我們一家四口在吃飯,她突然一句“袁隆平爺
  • 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一腳給我從樹上就踹了下去替反派擋了一箭
    我是反派的暗衛,剛替反派擋了一箭。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一腳給我從樹上就踹了下去!我明明特別有禮貌地向後退了一步,想把這等立功的好機會讓給我親愛的同僚們。因為這大變態上個月剛扣了我月例,不給錢我還給他賣命?就是給錢也不能賣命,我上有八歲老狗,下有二月幼貓,我死了全家都
  • 前世我愛他著魔 他卻剝我筋骨 重活一世 我不僅剝他筋骨 還要誅他九族
    我是太子妃,但太子不愛我。當然,重活一世的我,也不可能再愛他。前世,我愛他著魔,他卻剝我筋骨,重活一世,我不僅要剝他筋骨,還要誅他九族!1新皇登基那天我死了,死的很慘。被最愛最親的人背叛,戳瞎雙眼,抽筋剝骨,鮮血流盡……閻王爺都不收我,說我怨氣太重無法投胎。因禍得福
  • 我的官配被穿書女攔截了 於是我親手殺了她 可我的心上人為此要殺我
    我是丞相嫡女,與太子本是協議成婚。那日我被他困在私牢裡,他用手鉗著我的臉。下一秒我用匕首狠狠地扎向他的心口。我露出同樣嗜血的笑容:「我想讓你死,一起下地獄吧。」轉瞬間他笑了:「我可越來越捨不得讓你死了。」1我的官配被穿書女攔截了,於是我親手殺了她。殺她像捏死只螞蟻一
  • 故事:我毀容後相貌極醜,本以為嫁不出去,卻被太子抬進府做側妃
    本故事已由作者:潯三月,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佈,旗下關聯賬號“深夜有情”獲得合法轉授權發佈,侵權必究。大齊皇室照例是娶妻娶賢,娶妾娶美,所以我被太子納為侍妾時,曹良娣看我的眼神若能作刀子,便可殺死一百個我了。那日太子醉酒,是我服侍他入眠。夜晚燈光昏暗,他瞧不
  • 我被父親硬塞東宮當側妃 太子不喜歡我 這是喜事啊 正好不耽誤我搞錢
    太子與太子妃十分恩愛,但我是太子的側妃。這是喜事啊,正好不耽誤我搞錢——因為每個月總有那麼一兩天,太子會哭紅了眼,重金求我,替他寫作業。1兩年前,我剛穿越到東宮,便喜迎新婚。小蓮把婚服往我臉上一甩,翻著惡毒小丫鬟的標準白眼,告訴我,太子唯愛太子妃,我只是被父親硬塞進
  • 故事:我的恩寵算是到頭了 宮裡來了一位新的舞姬 黑髮紅裙 熱情似火
    殿內我是太子侍女,殿外我是管事姑姑,太子叫我綰綰,我知道他想叫的是晚晚,這年頭誰還不是替身呢。1我的恩寵算是到頭了。前不久李尚書大病初癒的女兒在皇后辦的宴會上跳了一支舞,黑髮紅裙,熱情似火,無比順利的俘獲了太子的心。我在長廊邊聽到幾個宮人躲在月窗下,小聲的討論,說太
  • 我是胎穿 上輩子是個勤勤懇懇的社畜 這輩子是大澤王朝的太傅嫡女
    我是胎穿,上輩子是個勤勤懇懇的社畜,這輩子是大澤王朝的太傅嫡女。吃飽穿暖不愁,還有丫鬟小廝鞍前馬後,我鹹魚得理所當然。唯一的人生計劃便是等日後成了哪個尋常人家的當家主母,換個地方繼續躺。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一道突如其來的聖旨,我成了那東宮的太子妃。1接下聖旨的家中氛圍
  • 皇太極突然去世,為何要讓年僅6歲的順治繼位?
    清朝的皇帝當中,皇太極的實力毋庸置疑。從小便聰明過人勇猛異常深受努爾哈赤喜愛,少年時期就幫助努爾哈赤分擔政務。後來皇太極繼承了努爾哈赤的王位,在他的帶領下族人的勢力逐漸壯大。他本打算帶領大軍問鼎中原,可惜皇太極英年早逝還沒規定繼承人就與世長辭了。繼承人的選擇成為了當
  • 我是太子妃,但是太子並不愛我,他愛的是當朝的玉妃—他的小媽
    我是太子妃,但是太子並不愛我,他愛的是我嫡姐,也就是當朝的玉妃娘娘。是的,他愛他小媽。我叫秦櫻,對於這個名字我是很滿意的,可我娘很不滿意,暗地裡總說我爹偏心。給長姐取名字時翻看了不知道多少詩經典籍,這名字選了快半年才堪堪定下,到我這裡隨便開個花就給打發了。我嫡姐叫秦
  • 我本是全京城羨慕的女子 大婚那天 我妹妹卻懷著孕與我一同嫁了過去
    我本是全京城最讓人羨慕的女子。大婚那天,我的妹妹卻懷著孕與我一同嫁了過去,讓我成了京城的笑話。父親怒斥我,「如果沒有你,這一切就是你妹妹的!」「謹記你的本分,別妄想你不該得的東西!」不該得的東西,是他們廉價的愛嗎?我才不稀罕。他們把我當做棋子,卻沒想到最後的贏家,是
  • 我是指腹為婚的太子妃 還有一年我便要嫁給他了 可他卻愛上了我姐姐
    太子和姐姐互相舔舐傷口,互相慰藉。我是指腹為婚的太子妃。也是太子和姐姐感人愛情故事的見證者。對於這一切我都不在意。但姐姐不願被我比下去,早懷身孕。卻不想賠了孩子又丟命。1我是當朝太子指腹為婚的太子妃,還有一年我便要嫁給他了,可他卻愛上了我姐姐沈暮雲。其實這事一點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