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張耳 譯|馬裡奧‧薩斯庫Mario Susko詩作選譯

新大陸詩刊2022-09-13 10:50:490


右上角選“全文翻譯“可閱讀簡體或英文       

◇原文刊登於《新大陸》詩刊 2017年10月162期




馬裡奧‧薩斯庫Mario Susko詩作選譯



張耳 譯



存在的方式/歸屬性
 
在自己的文字中
做個遊民
很難——
    我在街上走
扛著揹包,裡面放著
種種不準備再回來了才放的東西
 
當然有逃不掉的牙刷
雖然牙刷也幫不了我的牙
多少忙,還有髮刷
雖然風刷我頭上的幾根頭髮
想往哪兒刷就往哪兒刷——
 
    時不時我朝
垃圾箱裡看看,看我能不能
發現我過去迫切需要的東西
 
像戰時我朝
成山的垃圾堆裡看
有一天下午
找到一本我自己的書
上面還有我給我一個同事的題詞:
 
贈一位同路者
一位共患難的人
題詞這樣寫的。
 
(他現在能決定誰留誰走
而且像他這樣的還不止一個)(對,我也想過
寫信給他,告訴他我都懂,他不用擔心
反正不用因為我而擔心)
 
    結果我常常走到
火車站對面的公園
坐在長凳的一頭
有位老人也常來這兒,在凳子那頭
睡著,旅行袋夾在
兩腿之間,覓食的螞蟻在他腿上空忙
腿上的那本翻開的書的書頁
在風中一呼一吸,像我們呼吸一樣:
 
    我閉上眼睛
緩慢地進入他的夢,在那兒
我總聽見一個聲音:那個人
寫過一些後來發生過的事情,
    又總有另一個聲音回答:
別擔心,
他已經被處置過了。


 
哪個都不是
 
衡量理智的是
一個人對瘋狂的容忍度
或者:對理智的容忍度
衡量瘋狂──
 
設想一隻母雞在
一輛冒煙的裝甲車旁
 
再設想一塊燒焦的
人體而不是母雞:
 
兩者哪個能衡量
容忍度,當換景完畢
 
清場後塑料桌椅
也都再次擺出來了
 
早晨的飲品被焦慮地喝下
又是個無聊的一天:
 
哪個都不是——如果生命到頭來
被證實不過是心的幻覺。


 *馬裡奧‧薩斯庫是波斯尼亞戰爭的倖存者和目擊者。他持有紐約大學石溪分校的碩士和博士學位,在美國本土度過他成人生命的一半。他是36本詩集的作者,包括《結束》(Clos-ing Time, 2008 )、《重塑記憶》(Framing Memories, 2011)、《最後階段:2006-2017詩選》(End Phrase:Selected Poems 2006-2017, 2017)。他曾獲多種國際詩獎,是2015年紐約拿騷縣桂冠詩人。他的詩也曾在克羅地亞、意大利、印度、英國、瑞典、俄國、荷蘭和奧地利等地發表。薩斯庫翻譯過多個美國作家的作品,他翻譯編輯的沃爾特‧惠特曼的《草葉集》在克羅地亞出版。薩斯庫現在紐約州立大學拿騷社區大學教授英文。




 近期回顧

張子清 譯|T.S.艾略特早年詩 4

戴玨 譯|W.S‧默溫詩選 3

巖子|假如生活欺騙了你

戴玨 譯|W.S‧默溫詩選 2

戴玨 譯|W.S‧默溫詩選 1

鄭建青 譯|索尼婭‧桑切斯的詩

newworldpoetry.com


       


主編 / 陳銘華   
 編委 / 陳銘華 遠方 達文
顧問 / 非馬 鄭愁予 葉維廉 張錯 羅青
公眾號編輯 / 蘇拉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