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人生不過彼此相欠

日新樓主2022-09-11 04:22:340

     我的一個學生搬了新家,認識了對門的女鄰居。一來二往,有點走動。有時她買了新鮮蔬果或朋友寄來特產,就送給對門一點共享。對門鄰居不過幾天就藉口再送她些別的東西。幾次以後,她就覺得接受了咱的東西,人家怕欠下咱。何必讓人家心裡有負擔?以後不再有物質來往了。
       我的學生有點不適應城裡人的處事方式。我說,這是城裡人生存的常態。城裡人習慣什麼事都算清楚,丁是丁,卯是卯。這樣做有這樣做的好,就是誰都不欠誰,沒有精神負擔。城裡人顯得有點寡,許多人家即使住對門也老死不相往來,誰也不願意招惹別人。
        我也有這種感覺,在城裡待久了,有感於人情冷漠,就懷念生我養我的農村。
        我們村子不大,我小時候,村裡有五百多口人,以趙、張二姓為主。趙姓是一個祖上,見年長的不是叫爺爺,就是喊伯伯、叔叔。雖然出了五服,理論上是一家。張姓一個祖上,與趙姓多年聯姻,這樣全村人就多少都沾親帶故。村裡人也有各種矛盾,利益相爭,打架吵鬧,面紅耳赤,但還是相互幫助的時候多。每家婚喪嫁娶是不能缺份子錢的。
        我還在村裡的時候,人們日子過得都很窮。來了客人要招待,向鄰居借米借面是常有的事。母親讓我們孩子到別家借,雖然開始我們有點難為情,還是硬著頭皮去,鄰居們從來沒有給過臉子。上地勞動,家裡工具不夠,也是東家西家去借,借鐮刀,借小平車。甚至我出門走親戚,沒有新衣服,就借本家同學的衣服。借多了,就自然了,沒有什麼不好意思。在村裡,借的人理直氣壯,誰家有東西卻不借,倒是理虧。當然,別人家也有借我家東西的時候,但我家村裡最窮,能借的東西不多,總是麻煩別人家多。村裡人吃吃喝喝的來往就是常事,誰家有了稀罕吃的,總會分給同院的人和相親相近的。別家有了也是如此。這些,村裡人都不會介意。
        村裡人雖然日子過得窮,卻過得坦然。欠人的,也定掛在心上,有了機會就補敬人家;沒有機會,就等機會,總可以以某種方式回報,但都不現世報,一碼是一碼。
        人生在世,人與人之間的賬實在是算不清的,算來算去,不過彼此相欠。父母含辛茹苦撫養兒女,這筆賬子女能還清嗎?夫妻相濡以沫,誰欠誰?這筆賬能算清嗎?兄弟姊妹,手足情深,你幫我我助你,這筆賬能算清嗎?每個人的成長,都是別人的成全,那份知遇之恩能還清嗎?人們口頭常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這實在是一種美好的願望。凡是在你窮困時能幫助到你的,人家的境況一定不錯,給你滴水,人家總有更多的水。你能報答人家時,人家不缺,還比咱強,你能拿什麼報答呢?即使有朝一日貴如韓信,以重金回報曾經在河邊給他飯吃的漂母,這哪裡是一般人做到的呢?何況漂母幫助韓信,也純粹是出於慈悲,這份慈悲心也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
        人生在世誰能不欠人,又誰能人不欠?欠人了懂得感恩,人欠了不圖回報,以此處世,方得從容。
           壬寅年七月十八日記於古幷日新樓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