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賽博美容院的夢境

聽草長2022-09-11 01:57:180


夢的合集 3


賽博美容院的夢境


我和一位女性朋友準備外出遊玩,帶著她的孩子和我親戚家的一幫小孩——大概是我的侄子侄女們,加起來有七八個。

民宿的房東極力介紹我們去離住處不遠的一家美容院試試,我們覺得也不錯,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美容院裝修得像個未來空間,只有白色的牆與藏起來的藍色燈光,接待小姐也穿著頗有太空感的制服。

我們選好項目,被帶進了隔間。


夢裡美容院的大致格局


朋友已經躺了下來,閉眼開始做她的項目,她安心睡著了,而我發現孩子們沒有跟進來。透過隔開房間與走廊的一面玻璃牆,我看見孩子們被帶進了走廊更深處的一道門。


我對門外喊道,「孩子跟我們待在一起就好了。」接待小姐沒搭理我。

我便走出去攔下她,她正從那道門裡走出來。

「你把他們帶到哪兒去了?」

「我們有專門提供給小朋友的地方。」她說著。

 

我走進那道門,果然我的孩子們已經走進了一個四面都是玻璃的房間。

環視周圍,玻璃屋對面的隔間是一堆器材,諸如床、浴盆、檢測儀之類。經過玻璃屋再往裡走,是一個房間嵌著一個房間,我只看得見一道道玻璃門延伸進去。



孩子們的玻璃屋裡面擺滿了傢俱,他們或站或坐。

聽見我來,他們轉過頭來,眼裡似乎含淚,顯然不大高興。我只把那當成是因不能和我待在一起而委屈,伸手摸了摸他們的頭安慰幾句。

接待小姐在我後頭催促,「陳小姐,我們可以開始做了,小朋友們在這裡沒事的,都有人照顧。」

我說好,作勢轉身跟著接待小姐離開,不知為何卻沒有動,仍定在原地,回頭看著那正關上門的玻璃屋。

 

周遭的光線一點點暗了下來,好像陷入了一片漆黑,暗到我只勉強看清他們的輪廓。

 

停電了嗎?

沒有,我仍能聽到通風管道、各種電子設備運轉的聲音。

 

接待小姐的腳步聲已經走遠了,我盯著玻璃屋內。


這時,我看見一個陌生的小女孩站在玻璃屋內側,面朝著我,她身後站著另外一個工作人員,手搭在女孩的肩膀上,她們倆也在看著我。

我看見隨著周遭越來越暗,那個女孩的眼睛亮了起來,她的眼睛發出明亮卻不刺眼的紅色光,像小小的LED燈帶,光勾勒出她眼睛的輪廓、她的瞳孔。

她的瞳孔像貓一樣變窄。她的頭也同時動起來,她仍然正面對著我,只是頭慢慢地向右側傾斜,歪了九十度,直至再也轉不動才停下來。

 

她不動了,我也只死盯著,沒有出聲。

 

接待小姐這時才發現我沒走開,跑回來試圖把我拉走,竟說「沒事的」。

「我要把他們帶走」,我這樣想著,反抗她。


他們圍了上來,他們圍了上來,我明白必須得把這裡的人們都擺脫開,把裡面所有房間都解開封閉才行。

於是就像某些遊戲裡闖關打怪一樣,我費盡力氣,一間一間地解決掉那些人們,看見不同的孩子,不同的器械......這樣,終於到了盡頭的房間。



似乎一切都結束以後,我站在那裡,疲憊之餘發現自己滿身髒汙。

 

房東從我身後不知何處走了出來。

「不要怕。」他說。

原來他是那個始作俑者。

 

「很殘忍對不對?因為我感興趣。」

「那些孩子是真的,但不是真的,」他似乎這樣說,「不用擔心。」

我回過頭,發現果然什麼也沒有。

沒有壞人,沒有小孩,沒有東西,只是一個個空房間。

 

他帶我穿過門走出去,我想洗手和臉,停在了洗手池前。

太暗了,我太害怕了,詢問如何打開燈。他沒停下來,徑直往門外走,頭也不回地回答道,「你旁邊牆上就是開關。」

我轉頭,滿牆都是開關,只好一個個試過去。然而總是試不對,一會兒把遠處某個房間開了,一會兒又把近處的光線擺弄得更暗了。

 

我愈來愈害怕,終於放聲哭了出來。手也不洗了,就這樣哭著走了出去。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