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談獨處

雲逍四野2022-09-10 09:43:521

談獨處

文筆拙劣,學識有限,自娛之作,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獨處是一個比較流行的話題,而且我相信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這個話題還會更加流行。給出這樣一個結論並不是因為我是一個喜歡獨處的人,而是因為這是一個客觀存在的發展趨勢,你無法因為不喜歡而否定它的存在。當然,經濟社會再發展幾十年、上百年之後又會產生什麼新的趨勢,那就不是我的眼光能夠看到的了。


如果從進化論的角度看(我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只有適者才能將自己的基因不斷傳遞下去,不適者會因為高死亡率或低生育率而難以傳遞自己的基因。就遠古的人類族群而言,作為個體的人類力量毫無疑問是孱弱的,既面對不了自然災難,也面對不了豺狼虎豹。這就意味著獨處的人類是無法在大自然中存活下去的,喜好獨處的基因自然難以傳遞,就更不必說沒有配偶的問題了。但隨著對自然界的開發,生存環境整體形成了大自然和人類社會兩個種類,喜好獨處的人在人類社會中遇到上述問題的概率大大降低,獨處的人自然也就越來越多了。


再從熟人社會和陌生人社會的角度看(我也不知道我理解的對不對),熟人社會意味著彼此關聯,個體獨有的空間非常狹小且難以獨立生活,而在陌生人社會意味著彼此孤立,個體與個體之間界限明晰且幾乎沒有集體生活。就像一位教授說的,現代社會中的集體生活只有三種:軍隊、學校、監獄。而現在正處在一個熟人社會向陌生人社會過渡的階段,這就導致“獨處”將成為一種糾結的常態。一方面,獨處是大多數人要長期面對的現實;另一方面,大多數人有強烈的社交需求並且獨處會被普遍認為是一種不太健康的狀態。後者的觀點是對獨處的一種誤解,因此,我認為首先需要明確獨處和孤獨的區別。




獨處不一定意味著孤獨,孤獨不一定意味著獨處。獨處的時候未必會感到孤獨,在社交聚會的時候未必就不會感到孤獨。因為在我看來,獨處是一種客觀的生活狀態,孤獨是一種主觀的心理狀態(我的一點看法,非心理學、社會學觀點)。


需要強調的是作為生活狀態存在的獨處不應該被貼上任何負面的標籤,它只是一種普普通通的生活態度,你可以選擇獨處,也可以選擇不獨處,那是你的自由。獨處本身並沒有錯誤,但如果你沒有選擇獨處然後對選擇獨處的人大加指責,這才是錯誤的。就像郭德綱相聲裡說的,有人愛吃火鍋,有人不愛吃火鍋,這沒有什麼問題,但如果你不愛吃火鍋所以你站在火鍋店門口罵街,那你錯了。


但孤獨作為一種心理狀態存在,本身就帶有負面的含義,說自己很孤獨的人或說自己喜歡孤獨的人那一定是想要擺脫孤獨的。就像高中時老師說的,那些著名的隱士肯定都不是真心想歸隱,真心想歸隱的人就不可能著名。那些一直標榜自己喜歡孤獨的人,也一定不是真的喜歡孤獨,而是想通過這種高調獲得關注,從而擺脫孤獨。


所以,再面對那些高調說自己喜愛孤獨的人時,你就知道其實他一點也不喜歡孤獨;再面對那些真心且低調說自己喜歡孤獨的人時,你就知道他喜歡的其實不是孤獨而是獨處。


那為什麼對獨處普遍多是批評意見,對社交普遍多是讚揚意見呢?就像為什麼不少人認為外向無往而不利,內向簡直是一種毛病呢?




這裡需要事先聲明的是,我不會刻意強調獨處的好和社交的壞,即便我是一個偏好獨處的人,因為這樣有悖於客觀分析的初衷。獨處和社交只是不同的生活態度而已,好與壞是需要從個體層面區別看待的。如果我是一個喜歡獨處的人,獨處就利大於弊;如果我是一個喜歡社交的人,獨處就弊大於利。不結合前提條件去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那麼在一定條件下的真理轉而在另一個條件下就會是一種謬誤。就像“豆腐對人很好”,這個結論對一部分人是適用的,對痛風患者就是不適用的,有必要為豆腐對人到底好不好而爭吵嗎?拿掉前提條件,這本來就是一個既對又不對的結論。


順帶一提的是很多人對外向和內向的誤解,認為外向是健康的狀態,內向是一種病態。這絕對不是的,內向與外向作為一種性格存在怎麼可能會有健康與病態之分呢?難道有一半的人天生是病態嗎?很多人向我提問如何才能改掉自己內向的性格時,我統一的答覆是隻要不是內向到了影響正常工作生活的程度那就沒有必要改,同理即便是外向,如果影響了正常工作生活那也得改。內向和外向的好壞也是根據個體的需求確定的,對口才演講需求高的崗位肯定更適合外向者,對踏實工作需求高的崗位肯定更適合內向者。


此外,我還認為所謂性格影響工作生活這種說法也不嚴謹,性格是一個人對現實較為穩定的態度,而影響工作的可能更多是其他的心理因素,不能完全怪性格。我就屬於一個極度內向的人而且屬於內向到了影響生活,所以我珍惜每一個鍛鍊的機會。初中的時候表演節目開場十秒鐘話都講不出來,高中時候參加朗誦比賽渾身止不住地顫抖了好幾分鐘,但大學時候隨著鍛鍊機會變多慢慢也就沒什麼影響了,以至於很多人根本不認為我是一個內向的人。但我仍然是一個內向的人,只不過克服了過度緊張的心理而已。




回到對獨處有偏見的問題來。對獨處有普遍多的偏見,對社交有普遍多的肯定的原因,我認為這得從社會和個人兩個角度進行分析。




對於社會而言,社交可以產生更多的價值,獨處能產生的價值非常有限,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藝術家、哲學家、科學家,獨處的時候能安靜的一個人思考創作出驚世之作這一點是需要和前文說的獨處對個體的價值相區分的。社交能產生價值更多的原因有這樣幾條:


第一,只有更多的社交才能帶來更多的商業發展。你肯定也很少看到一個人吃火鍋、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去遊樂場、一個人逛超市,這些都是在孤獨等級裡能排上號的。不是說這些事不是一個人做不了,但一個人的消費能力肯定是比不了兩個人或多個人的,也就是對於商業而言,1+1是大於2的。至於商業往來、貿易往來對社交的需要就不必多說了。


第二,社交還可以帶來社交產業。像微信、QQ就不用贅述了,還有很多以婚戀交友為主題的軟件更是不勝枚舉,還有各種線下的桌遊館、遊戲廳,這些基本都是有社交屬性在其中的。尤其是在人與人之間距離很遠現在,更是需要通過各種具有社交屬性的軟件、店鋪來完成與人相識、與人熟知這樣以前輕而易舉可以完成的事。但是,我同時認為,隨著“社交恐懼症”的群體慢慢擴大,以獨處為主題的產業也會增多。比如未來一個人的火鍋店、一個人的電影院可能會慢慢增多,就是那種一張桌子只配一個座位、桌子與桌子之間相隔很遠、服務員很少基本都是自助的商業有需求就會有市場,有市場就會有供給。


第三,人口結構調節沒有社交不行。人口問題是關係到一個國家未來的問題,人口結構的失調將導致非常多且非常棘手的問題,而單純的獨處是不可能產生新增人口的。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唯有鼓勵社交才提高人口出生率、改善人口結構的可能。




對於個人而言,產生這種偏見的主要原因是真心喜歡獨處的人不是大多數人依舊有著漁獵耕種的基因,也就需要在群體裡生活,有著社交需求。同時每個人也都有著獨處的需求,我認識最外向的人、最喜好社交的人有時候他們也是想一個人待會的。但是社交需求較獨處需求更為強烈的人佔大多數,那麼自然獨處需求更為強烈的人就成為了少數。


很多人都抱有一個想法,就是趨同性,這也是我認為很多網絡罵戰的根本原因。我持這種觀點,我就不允許其他觀點的存在,如果有持其他觀點的人我就一定要將其變為和我一樣的想法。如果對方拒絕改變,那對不起,我們兩者就是對立的。這就是典型缺少求同存異思維的表現,同時也是缺少同理心的表現。在這種心理的作用下,喜歡獨處自然是一種難以理解的行為,可能會想: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人,居然想要一個人待著?而且喜好獨處的人作為少數群體,自然處於弱勢。但是喜歡獨處的人可能也難以理解喜歡社交的人: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人,居然沒有辦法一個人待著?




法律將一個行為定義為違法犯罪的行為,一定是因為這個行為影響到了法益。我在講什麼是違法的時候說,人人都有一定的自由空間,當你的自由開始觸碰我的自由的時候,可能就是一種違反道德的行為,當你的自由嚴重影響我的自由的時候可能就是一種違反法律的行為。這就是你在無人區不管制造多大的噪音都沒事,可你在居民區只要製造了達到擾民標準的噪音時就違法的原因。所以,只要你的自由沒有觸碰到他人的自由的時候,不會對他人造成顯性或隱性影響、實在或潛在危險的時候,我認為如何去生活就應當被包容。


獨處也是這樣,我可以在獨處中獲得更多的快樂,同時我也能適當滿足自己的社交需求,我還能提供我對社會的價值,這本就是無可厚非的事。大可不必為獨處而感到不好意思,也不用對獨處感到不可思議。如前文所述,這只是一種普普通通的客觀生活態度而已。淡然處之,順其自然。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