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天涯明月刀第一至第五章

小草71976554563682022-09-05 00:03:002

楔子

  “天涯遠不遠?”

  “不遠!”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麼會遠?”

  “明月是什麼顏色?”

  “是藍的,就像海一樣藍,一樣深,一樣憂鬱。”

  “明月在那?”

  “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

  “刀呢?”

  “刀就在他手!”

  “那是柄什麼樣的刀?”

  “他的刀如天涯般遼闊寂寞,如明月般皎潔憂鬱,有時一刀揮出,又彷佛是空的!”

  “空的?”

  “空空濛蒙,縹緲虛幻,彷佛根本不存在,又彷佛到處都在。”

  “可是他的刀看來並不快。”

  “不快的刀,怎麼能無敵於天下?”

  “因為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極限!”

  “他的人呢?”

  “人猶未歸,人已斷腸。”

  “何處是歸程?”

  “歸程就在他眼前。”

  “他看不見?”

  “他沒有去看。”

  “所以他找不到?”

  “現在雖然找不到,遲早總有一天會找到的!”

  “一定會找到?”

  “一定!”

人在天涯

  一


  夕陽西下。


  傅紅雪在夕陽下。夕陽下只有他一個人,天地間彷佛已只剩下他一個人。


  萬里荒寒,連夕陽都似已因寂寞而變了顏色,變成一種空虛而蒼涼的灰白色。


  他的人也一樣。


  他的手緊緊握看一柄刀;蒼白的手,漆黑的刀!


  蒼白與漆黑,豈非都是最接近死亡的顏色!死亡豈非就正是空虛和寂寞的極限


  他那雙空虛而寂寞的眼睛,就彷佛真的已看見了死亡!


  他在往前走。他走得很慢,可是並沒有停下來,縱然死亡就在前面等著他,他也絕不會停下來。


  他走路的姿態怪異而奇特,左腳先往前邁出一步,右腳再慢慢地跟下去,看來每一步都走得很艱苦。可是他己走過數不盡的路途,算不完的里程,每一步路都是他自已走出來的。


  這麼走,要走到何時為止?


  他不知道,甚至連想都沒有去想過!


  現在他已走到這,前面呢?前面真的是死亡?當然是!他眼中已有死亡,他手握著的也是死亡,他的刀象徵著的就是死亡!


  漆黑的刀,刀柄漆黑,刀鞘漆黑。


  這柄刀象徵著的雖然是死亡,卻是他的生命!


  天色更黯,可是遠看過去,已可看見一點淡淡的市鎮輪廓


  他知道那就是這邊陲荒原中唯一比較繁榮的市鎮『鳳凰集』。


  他當然知道,因為『鳳凰集』就是他所尋找的死亡所在地。


  但他卻不知道,鳳凰集本身也已死亡!


  二


  街道雖不長,也不寬,卻也有幾十戶店人家。


  世界上有無數個這麼樣的小鎮,每一個都是這樣子,簡陋的店,廉價的貨物,善良的人家,實的人,唯一不同的是,這鳳凰集雖然還有這樣的店人家,卻已沒有人。


  一個人都沒有。


  街道兩旁的門窗,有的關著,卻都已殘破敗壞,屋屋外,都積著厚厚昏灰塵,屋角簷下,已結起蛛網。一條黑貓被腳步聲驚起,卻已失去了它原有的機敏和靈活,喘息著,蹣跚爬過長街,看來幾乎已不像是一條貓。


  飢餓豈非本就可改變一切?


  難道它就是這小鎮上唯一還活著的生命?


  傅紅雪的心冰冷,甚至比他手握著的刀鋒更冷!


  他就站在這條街道上,這一切都是他自已親眼看見的,但他卻還是不能相信,不敢相信,也不忍相信!-


  這地方究竟發生了甚麼災禍?-


  這災禍是怎麼發生的?


  有風吹過,街旁一塊木板招牌被風吹得『吱吱』的響,隱約還可分辨出上面寫著的八個字是:『陳家老店,陳年老酒!』


  這本是鎮上很體面的一塊招牌,現在也已殘破乾裂,就像是老人的牙齒一樣。


  可是這陳家老店本身的情況,卻還比這塊招牌更糟得多。


  傅紅雪靜靜地站著,看著招牌在風中搖,等風停下來的時候,他就慢慢地走過去,推開了門,走進了這酒店,就像是走入了一座已被盜墓賊挖空了的墳墓。


  他以前到這來過!


  這地方的酒雖不太老,也不太好,卻絕不像醋,這地方當然更不會像墳墓。


  就在一年前,整整一年前,這酒店還是個熱鬧的地方,南來北往的旅客,經過鳳凰集時,總會被外面的招牌吸引,進來喝幾杯老酒!


  老酒下了肚,話就多了,酒店當然就會變得熱鬧起來,熱鬧的地方,總是有人喜歡去的。


  所以這並不算太狹窄的酒店,通常都是高朋滿坐,那位本來就很和氣的陳掌櫃,當然也通常都是笑容滿面的。


  可是現在,笑容滿面的陳掌櫃已不見了,乾淨的桌上已堆滿灰塵,地上到處都是破碎的酒罈,撲鼻的酒香已被一種令人作嘔的腐臭氣味代替。


  堂前的笑鬧喧譁,猜拳賭酒聲,堂後的刀勺鏟動,油鍋爆響聲,現在都已聽不見,只有風吹破窗『噗落噗落』的響,聽來又偏偏像是地獄中的蝙蝠在振動雙翅。


  天色已將近黑暗。


  傅紅雪慢慢地走過來,走到角落,背對著門,慢慢地坐下來。


  一年前他來的時候,就是坐在這地方。可是現在這地方已如墳墓,已完全沒有一點可以令人留戀之處。


  他為甚麼還要坐下來?他是在懷念往事?


  還是在等候?若是在懷念,一年前這地方究竟發生過甚麼足以讓他懷念的事?


  若是在等待,他等待的究竟是甚麼?


  是死亡?真的是死亡?


  叄夜色終於已籠罩大地。


  沒有燈,沒有燭,沒有火,只有黑暗。


  他憎惡黑暗,只可惜黑暗也正如死亡,都是對無可避免的!


  現在黑暗已來臨,死亡呢?他動也不動地坐在那,手還是緊緊的握著他的刀,也許你還能看見他蒼白的手,卻已不見他的刀;他的刀已與黑暗溶與一體。


  難道他的刀也像是黑暗的本身一樣?難道他的刀揮出時,也是無法避免的?


  死一般的黑暗靜寂中,遠處忽然隨風傳來了一陣悠揚的絃樂聲。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這樂聲聽來,就像是從天上傳下來的仙樂。


  可是他聽見這樂聲時,那雙空虛的眼睛,卻忽然現出種奇異的表情無論那是甚麼樣的表情,都絕不是歡愉的表情。


  樂聲漸近,隨著樂聲同時而來的,居然還有一陣馬車聲。

  除了他之外,難道還會有別人特地趕到這荒涼的死鎮上來?

  他的眼睛已漸漸恢復冷漠,可是他握刀的手,卻握得更緊。

  難道他知道來的是甚麼人?

  難道他等的就是這個人?


  難道這個人就是死亡的化身?

  仙樂是種甚麼樣的樂聲?沒有人聽過!

  可是假如有一種令人聽起來覺得可以讓自已心靈溶化,甚至可以讓自已整個人溶化的樂聲,他們就會認為這種樂聲是仙樂。

  傅紅雪並沒有溶化。

  他還是靜靜地坐在那,靜靜地聽著,忽然間,八條腰繫綵綢的黑衣大漢快步而入,每個人手都捧著個竹簍,竹簍裝著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甚至其中還包括了抹布和掃帚。

  他們連看都沒有去看傅紅雪一眼,一衝進來,就立刻開始清潔整理酒店。

  他們的動作不但迅速,而且極有效率。

  就像是奇蹟一樣,這凌亂破舊的酒店,頃刻間就已變得煥然一新。

  除了傅紅雪坐著的那個角落外,每地方都已被打掃得纖塵不染,牆上貼起了壁紙,門上掛起了珠簾,桌上鋪起了桌布,甚至連地上都鋪起了紅氈。

  等他們八個人退出去肅立在門畔時,又有四個綵衣少女,手提著竹籃走進來,在桌上擺滿了鮮花和酒餚,再將金盃斟滿。

  然後就是一行歌伎手揮五絃,曼步而來。

  這時樂聲中突又響起一聲更鼓,已是初更,從窗戶遠遠看出去,就可以看見一個白衣人手提著更鼓,幽靈般站在黑暗。

  這更夫又是哪來的?

  他是不是隨時都在提醒別人死亡的時刻?

  他在提醒誰?

  更鼓響過,歌聲又起:

  『天涯路,未歸人,

  人在天涯斷魂處,未到天涯已斷魂……』

  歌聲未歇,燕南飛已走進來,他走進來的時候,就似已醉了。

天涯薔薇

  “花未凋,月未缺,明月照何處?天涯有薔薇。”


  燕南飛是不是真的醉了?


  他巳坐下來,坐在鮮花旁,坐在美女間,坐在金盃前。


  琥珀色的酒,鮮豔的薔薇。


  薔薇在他手裡花香醉人,酒更醉人。


  他已醉倒夜美人膝畔,琥珀樽前。


  美人也醉人,黃鶯殷的笑聲,嫣紅的笑臉。


  他的人還少年。


  少年英俊少年多金,香花美酒美人如玉,這是多麼歡樂的時


  刻多麼歡樂的人生?可是他為什麼偏偏要到這死鎮上來享受T


  難道他是為了傅紅雪來的?


  他也沒有看過傅紅雪一眼,就彷彿根本沒有感覺到這地方還有


  傅紅雪這麼樣一個人存在。


  傅紅雪彷彿也沒有感覺到他們的存在。他的面前沒有鮮花,沒


  有美人,也沒有酒,卻彷彿有一道看不見的高牆,將他的人隔絕在他


  們的歡樂外。


  他久已隔絕在歡樂外。更鼓再響,已是二更[


  他們的酒意更濃,歡樂也更濃.似已完全忘記了人世間的悲傷、煩惱和痛苦。


  杯中仍然有酒薔薇仍然在手,有美人拉著他的手問/你為什麼喜歡薔薇?”


  “因為薔薇有刺。”


  “你喜歡刺?”


  “我喜歡刺人,刺人的手,刺人的心。”


  美人的手被刺疼了,心也被刺痛了,皺著眉,搖著頭:“這理由不好,我不喜歡聽。”


  “你喜歡聽什麼?”


  燕南飛在笑“耍不要我說一個故事給你聽?”


  “當然要。”


  6據說在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朵薔薇在很遠很遠的地方開放的時候,有一隻美麗的夜鶯,因為愛它竟不惜從花枝上投池而死。”


  “這故事真美I”美人眼眶紅了“可惜太悲傷了些。”


  “你錯了。”燕南飛笑得更愉快“死,並不是件悲傷的事,只要死得光榮,死得美,死又何妨?”


  美人看著他手裡的薔微,薔薇彷彿也在笑。


  她痴痴地看著,看了很久,忽然輕輕的說“今天早上,我也想送幾技薔薇給你。


  我費了很多時候,才拴在我的衣帶裡。


  衣帶卻已鬆了,連花都系不超』


  花落花散,飄向風中,落入水裡。


  江水東流,那些薔薇也隨水而去,一去永不復返。


  江水的浪花,變成了鮮紅的,我的衣袖裡,卻只剩下餘香一片。”


  她的言詞優美宛如歌曲。


  她舉起她的衣袖“你聞一聞,我一定要你聞一聞,作為我們最後的—點紀念。”燕南飛看著她的衣袖輕輕地握起她的手。


  就在這時,更鼓又響超I


  是三更


  “天涯路,


  未歸入


  夜三更,


  人斷魂。”


  燕南飛忽然甩脫她的手。


  樂聲忽然停頓。


  燕南飛忽然揮手,道“走”


  這個宇就像是句魔咒,窗外那幽靈般的白衣更夫剛敲過三更,這個字一說出來,剛才還充滿歡樂的地方,立刻變得只剩下兩個人。


  連那被薔薇刺傷的美人都定了,她的手被刺傷/心上的傷卻更深。


  車馬去遠,大地又變為一片死寂。


  屋于思只剩下盞燈,黯淡的燈光照著燕南飛發亮的眼睛.


  他忽然搶起頭用這雙發亮的眼睛,筆直地瞪著傅紅雪。


  他的人縱然已醉了,他的眼睛卻沒有醉。


  傅紅雪還是靜靜地坐在那裡,不聞、不見、不動。


  燕南飛卻己站起來。


  他站起來的時候,才能看見他圖上的劍,刨柄鮮紅,劍鞘也是鮮紅的


  比薔薇更紅,比血還紅。


  剛才還充滿歡樂的屋予裡,忽然問變得充滿殺氣.


  他開始往前走,走向傅紅雪。


  他的人縱然已醉了,他的劍卻沒有醉。


  他的劍已在手


  蒼白的手,鮮紅的劍。


  傅紅雪的刀也在手他的刀從來也沒有離過手。


  漆黑的刀,蒼白的手I


  黑如死亡的刀,紅如鮮血的劍,刀與劍之間的距離,已漸漸近


  他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漸漸近了。


  殺氣更濃。


  燕南飛終於走到傅紅雪面前,突然拔劍,劍光如陽光般輝煌燦爛,卻又美麗如陽光下的薔薇


  劍氣就在傅紅雪的眉睫間。


  傅紅雪還是不聞、不見、不動I


  劍光劃過,一丈外的珠簾紛紛斷落,如美人的珠淚般落下。


  然後劍光就忽然不見了。


  劍還在,在燕南飛手裡,他雙手捧著這柄刨,捧到傅紅雪面前。


  這是柄天下無雙的利劍


  他用的是天下無雙的劍法


  現在他為什麼要將這柄劍送給傅紅雪?


  他遠來,狂歡,狂醉。


  他拔劍,揮劍,送劍。


  這究竟為的是什麼?


  蒼白的手,出鞘的劍在燈下看來也仿仍是蒼白的I


  傅紅雪助臉色更蒼白。


  他終於慢漫地始起頭,凝視著越南飛手裡的這柄劍。


  他的臉上全無表情瞳孔卻在收編。


  燕南飛也在凝視著他,發亮的眼睛r帶著一種奇怪的表情,也不知那是種已接近解脫時的歡愉,還是無可奈何的悲傷?


  傅紅雪再抬頭,凝視著他的眼就彷彿直到此刻才看見他。


  兩個人助日光接觸,彷彿觸起了‘連竄看不見的火花。


  傅紅雪忽然道/你來了。”


  燕南飛道:“我來了。”


  傅紅雪道“我知道你會來的”


  燕南飛道“我當然會來,你當然知道,否則一年前你又怎會讓我走?”


  傅紅雪目光重落,再次凝視著他手裡的刨,過了很久,才緩緩道:“現在年已過去。”


  燕南飛道“整整一年。”


  傅紅雪輕輕嘆息,道“好長的一年。”


  燕南飛也在嘆息,道;“好短的一年。”


  一年的時光,究竟是長是短T


  薇南飛忽然笑了笑,笑容中帶著種央針艇的譏梢,道:“你覺得這一年太長,只因為你直在等,要等著今天。”


  傅紅雪道“你呢?”


  燕南飛道“我沒有等”


  他又笑了笑淡淡的接道“雖然我明知今日必死但我不是那種等死的人。”


  傅紅雪道“就因為你有很多事要做,所以才會覺得這一中太雙?


  燕南飛道:“實在太短。”


  傅紅雪道:“現在你的事是否已做完7你的心願


  劍光漫天,劍細閃電。


  刀卻彷彿很慢。


  可是劊光還沒到,刀已被入了劍光,逼住了紉光。


  然後刀已在咽喉。


  傅紅雪的刀,燕南飛的咽喉I


  現在刀在手用手在桌上。


  燕南飛凝視著這柄漆黑的刀過了很久,才緩緩道“一年前,我敗在你的刀下”


  傅紅雪淡淡道“也許你本不該敗的,只可惜你的人太年輕,劍法部用老了。”


  燕南飛沉默著仿拂在咀嚼著他這兩句話,又過了很久,才緩緩道“那時你就問我是不是還有什麼心願未了T”


  傅紅雪道“我問過1”


  燕南飛道“那時我就告訴過你,縱然我有心願未了,也是我自己的事,一向都由我去做。☆


  傅紅雪道/我記得。”


  燕南飛道:“那時我咆告訴過你,你隨時都可以殺我,卻休想逼我說出我不願的事。”☆


  傅紅雪通“現在…。”


  燕南飛道“現在我還是樣”、’


  傅紅雪道/一樣不肯說?”


  燕南飛道“你借我一年時光,讓我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現在一年已過去,我……”


  傅紅雪道“你是來送死的I’


  燕南飛道不錯,我正是來送死的”


  他捧著他的劍,個字一個字的接著道“所以現在你已經可以殺了我”


  他是來送死的I


  他來自江南,跋涉千里,竟只不過是趕來送死的


  他金盃引滿,擁伎而歌,也只不過是為了事受死前一瞬的歡樂』


  這種死是多麼莊嚴多麼美麗I


  劍仍在手裡,刀仍在桌上。


  傅紅雪道“年前此時此地,我就可以殺了你”☆


  燕南飛道:“你讓我走,只因為你知道我必定合來?””傅搏紅雪道“你若不來,我只伯水遠找不到你。”


  燕南飛道“很可能。”


  傅紅雪道/但是你來了。”


  燕南飛道“我必來”


  傅紅雪道“所以你的心願若未了,我還可以再給你一年……


  燕南飛道“不必I”


  傅紅雪道“不必?”


  燕南飛道“我既然來了,就已抱定必死之心I”


  傅紅雪道:“你不想再多活一年?”


  燕南飛忽然仰面而笑,道“大丈夫生於世,若不能鋤強誅惡,快意恩仇,就算再多活十年百年,也是生不如死”


  他在笑,可是他的笑聲中,卻帶著種說不出的痛苦和悲傷。


  傅紅雪看著他,等他笑完了,忽然道;“可是你的心願還未了……


  燕南飛道:“誰說的?”


  傅紅雪道“我說的,我看得出。”


  燕南飛冷笑道“縱然我的心願還未了,也已與你無關。”


  傅紅雪道/可是我…。/


  燕南飛打斷了他的話,冷冷道“你本不是個多話的人,我也不是來跟你說話購”


  傅紅雪道“你只求速死?”


  燕南飛道“是I”


  傅紅雪道“你寧死也不肯把你那未了的心願說出來?”


  燕南飛道“是”


  這個“是”字說得如俠刀斬釘,利刃斷線,看來世人能改變他的決心。


  傅紅雪握刀的手背上已凸出青筋。


  只要這柄刀一出鞘,死亡就會跟著來了,這世上也絕沒有任何人能抵擋。


  現在他的刀是不是準備出鞘?


  燕南飛雙手捧劍,道“我寧願死在自己的劍下。”


  傅紅雪道“我知道”


  燕南飛道“但你還是要用你的刀?”


  傅紅雪道“你有不肯做的事,我也有。”


  燕南飛沉默著,緩緩道:“我死了後,你能不能善待我這柄劍?”


  傅紅雪伶玲道“劍在人在,人亡劍毀,你死了,這柄劍也必將與你同在。”


  燕南飛長長吐出口氣,閉上眼瞪,道“請!請出手。”


  傅紅雪的刀已離鞘,還未出煽忽然,外面傳來6骨碌碌”一陣響,如巨輪滾動.接著,又是“轟”的一聲大震。


  本已腐朽的木門,忽然被震散,一樣東西“骨碌碌”滾了進來,竟是個大加車輪,金光閃閥的圓球。


  四


  傅紅雪汲有動,燕南飛也沒有回頭。


  這金球已直滾到他背後,眼看著就要撞在他身上。


  沒有人能受得了達一撞之力,這種力量已絕非人類血肉之軀能抵擋。


  就在這時,傅紅雷已拔刀


  刀光一閃,停頓。


  所有的聲音,所有的動作全部停頓。


  這來勢不可擋的金球,被他用刀鋒輕輕一點,就已停頓。


  也就在這同瞬間,金球突然彈出十三柄尖槍,直剩燕南飛的


  燕南飛還是不動,傅紅雪的刀又一動。


  刀光閃動,槍鋒斷落,這看來重逾千斤的金球,競被他一刀劈成四瓣。


  金球竟是空的,加花瓣般裂開,現出了一個人.個像株儒般的小人盤腰坐在地上花瓣裂開的球殼漫慢例下,他的人卻還是動也不動地坐在那裡。


  剛才那一刀揮出,就已能削斷十三柄槍鋒,就已能將金球劈成四瓣這一刀的力雖和速度,彷彿已與天地閱所有神奇的力量溶為一體。


  那甚至已超越了所有刀法的變化,已足以毀滅一切。


  可是,槍斷球裂後,這個侏儒般的小人還是好好的坐著,非但連動都沒有動,臉上也完全沒有任何表情,就像是個木頭人。


  門窗撞段,屋瓦也被撞鬆了,片瓦落下來,恰好打在他身上,發出“>”助一聲響。


  原來他真的是個木頭人。


  傅紅雪冷冷地看著他,他不動,傅紅雪也不動I


  木頭人怎麼會動


  這個木頭人卻突然動了


  他動得極快,動態更奇特,忽然用他整個人向燕南飛後背撞了過


  他沒有武器。


  他就用他自己的人作武器,全身上下,手足四肢,都是武器。


  無論多可怕的武器都要人用,武器本身卻是死的I


  他這種武器,本身就已是活的


  也就在這同瞬間,於裂的土地,突然伸出一雙手,握住了燕南飛的雙足。


  這著也同樣驚人。一現在燕南飛就算要閃避,也動不了☆


  地下伸出的手,突然動起來的木頭人,上下夾攻,木頭人的凹也夾佐了他的腰,雙手已準備接制他的咽喉i、他們出乎一擊☆不但奇秘詭異而且計劃周密/已算準這一擊絕不落空。


  只可惜他們忘樂燕南飛身邊還有一柄刀!傅紅雪的刀


  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刀刀光又一閃識—閃


  四隻手上都被劃破道血口,木頭人手裡原來泡有血的。


  從他手裡流出來的血,也同樣是鮮紅的,可是他錨木般的腿,已開始扭曲。


  手鬆了,四隻手都鬆開了,一個人從地下彈丸般躍出,滿頭獲土,就像是個泥人。


  這泥人也是個侏儒。☆


  兩人同時飛躍,凌空翻身,落在另一個角落裡,縮成一團。


  沒有人退過來。


  傅紅雪的刀靜下,人也靜下。燕南飛根本就沒有回頭。


  泥人捧著自己的手,忽然道“都是你害我,你算準這一著必定不會失手的。”


  木頭人道“這件事做不成,回去也一樣是死的,倒不如現在死了算了。”


  泥人道:“你想怎樣死?”


  木頭人道“我是今木頭人,當然要用火來僥。”


  泥人道“好,最好燒成灰。”


  木頭人嘆了口氣,真的從身上拿出個火拆子.點著了自已的衣服。


  火燒得真快,他的人一下子就被燃燒了起來,變成了一堆火。

  泥人已遠遠避開,忽又大喝道“不行,你現在還不能死,你身上還有三千兩的銀票,被燒成灰,就沒用了。”

  火堆中居然還有聲音傳出:“你來拿……

  泥人道“我怕燙。”

  火堆中又傳出一聲嘆息忽然間,一股清水從火堆中直噴出來.雨點般灑落落在火堆上,又化成一片水霧。

  火勢立刻熄滅,變成了濃煙。木頭人仍在煙霧中,誰也看不見他究竟已被燒成什麼樣子。

  傅紅雪根本就連看都沒有看,他所關心的只有一個人。

  燕南飛卻似已不再對任何人關心。

  煙霧四散,瀰漫了這小小的酒店,然後又從門窗中飄出去。外面有風。

  煙霧團出去,就漸漸被吹散了。

  剛才蹣跚爬過長街的那隻黑貓,正遠遠地躲在一棍木柱後.

  一縷輕煙,被風吹了過去,貓突然倒下,抽搐萎縮……

  經過了那麼多汲有任何人能忍受的災難和飢餓局,它還活著,可是這淡淡的一縷輕煙,卻使它夜轉眼問就化做了核骨。

  這時傅紅雪和燕南飛正在煙霧中.

高樓明月

  一


  濃煙漸漸散了。


  這是奪命的煙,江湖中已不知有多少聲名赫赫的英雄,無聲無息地死在這種濃煙裡。


  濃煙消散的時候,木頭人的眼瞪里正在發著光,他相信他的對手無疑已倒了下去“


  他希望還能看見他們在地上作最後的掙扎,爬到他面前,求他的解藥。


  甚至連石霸天和銅虎都曾經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過。


  他們本都是江溯中最兇悍的強人可是到了真正面臨死亡時,就連最有勇氣的人都會變得軟弱。


  別人的痛苦和絕望,對他說來,總是種很偷抉的享受。


  可是這一次他失望了。


  傅紅雪和燕南飛並沒有倒下去,眼睛裡居然也在發著光。


  木頭人眼睛裡的光卻已像他身上的火焰般熄滅。燒焦的衣服也早已隨著濃煙隨風而散.只剩下一身漆黑的骨肉,既像是燒不焦的盆鐵,又橡是燒焦了的木炭。


  燕南飛忽然道:“這兩人就是五行雙殺。’


  傅紅雪道“哼。”


  “金中藏木,水火同源,“借土行遁,鬼手捉腳”,本都是令人防不勝防的暗算手段,五行雙殺也正是職業刺客中身價最高的幾個人中之一,據說他們早已都是家財鉅萬的大富翁。


  只可惜世上有很多大富翁,在某些人眼中看來,根本文不值。


  泥人搶著陪笑道“他是金木水火,我是士,我簡直是條土驢,是個土豆,是隻土狗。”


  他看著傅紅雪手裡的刀。☆


  刀已入圈。漆黑的刀柄,漆黑的刀鞘。


  泥人嘆息著,苦笑道“就算我們不認得傅大俠,也該認得出這柄刀的。”


  木頭人道“可是我們也想不到傅大俠會幫著他出手。”


  傅紅雪冷冷道“他這條命已是我的。”


  木頭人道“是。”


  傅紅雪道“除了我之外誰也不能傷他毫髮。”


  木頭人道“是。”


  泥人道“只要傅大俠肯饒了我這條狗命,我立刻就滾得遠遠的。”


  傅紅雪道:“滾。”


  這個字說出來,☆兩個人立刻就滾,真是滾出去的,就像是兩個球。


  燕南飛忽然笑了笑,道“我知道你絕不會殺他們。”


  傅紅雪道:“哦?”


  燕南飛道“因為他們還不配。6


  傅紅雪凝視著手裡的刀,臉上的表情,帶著種說不出的寂寞。


  他的朋友本不多,現在就連他的仇敵,剩下的也已不多。


  天上地下,值得讓他出手拔刀的人,還有幾個?


  傅紅雪緩緩道“我聽說過,他們殺了石霸天,代價是大三萬兩。”


  燕南飛道“完全正確。”


  傅紅雪道:“你的命當然比石霸天值錢些。”燕南飛道“值錢得多。”傅紅雪道,能出得起這種重價,要他們來殺你的人卻不多。”


  燕南飛仰面大笑,把半瓶子酒一口氣灌進肚子裡,然後就大步走了出去他走得很快。


  因為他知道前面的路不但艱難,而且遙遠,遠得可怕。


  死鎮,荒街,天地寂寂,明月寂寂。


  今夕月正圓。


  人的心若巳缺月圓又如何?


  燕南飛大步走在四月下,他的步於邁得很大,定得很快。


  但傅紅雪卻總是遠遠地跟在他後面,無論他走得多快,只要一回頭,就立刻可以看見孤獨的殘廢,用那種笨拙而奇特的姿態,慢慢的在後面跟著。


  星更疏,月更淡,長夜已將過去,他還在後面跟著,還是保持著園樣購距離。


  燕南飛終於忍不使回頭,大聲道“你是我的影子?”


  燕紅雪道“不是。”


  燕南飛道“你為什麼跟著我?”


  傅紅雪道:“因為我不願讓你死在別人手裡。”


  燕南飛冷笑,道“不必你費心,我一向能照顧自己。’


  傅紅雪道“你真的能T”


  他不讓燕南飛回答,立刻又接著道:“只有真正無情的人,才能照顧自己,你卻太多情。”


  菇南飛道:“你呢?”


  傅紅雪冷路道“我縱然有情,也已忘了,忘了很久。”


  他蒼白的臉上還是全無表情,又有誰能看得出這冷酷的面具後究竟隱藏著多少辛酸的往事?痛苦的回億?


  一個人如果真助心已死,情已滅,這世上還有誰再能傷害他。


  燕南飛凝視著他,緩緩道“你若真的認為你已能照顧自己,你也錯了。”


  傅紅雪道“哦?”


  燕南飛道:“這世上至少還有一個人能傷害你。”


  傅紅雪道“誰?”


  燕南飛道:“你自已。”


  晨,日出。


  陽光已廂亮了黑暗寒冷的大地,也廂亮了道旁石碑上的三個宇:“鳳凰集”。


  只有這石碑,只有這三個字,還是和一年前完全一樣的。


  傅紅雪本不是個容易表露傷感的人,可是走過這石碑時,還是忍不住要回頭去多看一眼。


  滄海桑田,人世問的變化本就很大,只不過這地方的變化未免太快了些。


  燕南飛居然看透了他的心意,忽然問:“你想不到?”


  博紅雪慢慢地點了點頭.道“我想不到,你卻早巳知道”


  燕南飛道“哦?”


  傅紅雪道:“你早已知道這地方已成死鎮,所以才會帶著你的酒樂聲伎一起來。”


  湖南飛並不否認。


  傅紅雪道“你當然也知道這地方是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助?”


  燕南飛道:“我當然知道”


  搏紅雪道“是為了什麼?”


  燕南飛眼睛裡忽然露出種混合了痛苦和憤怒的表情,過了很久,才緩緩道“是為了我。”


  傅紅雪道:“是為了你?你怎麼會將一個繁榮的市鎮變為墳墓T”


  燕南飛閉上了嘴。


  他閉著嘴的時候,嘴部的輪廓立刻變得很冷,幾乎已冷得接近殘酷。


  所以只要他一閉上嘴,任何人都應該看得出他已拒絕再談論這問題。


  所以傅紅雪也閉上了嘴。


  可是他們的眼睛並沒有閉上,他打I同時看見了一騎俠馬,從旁邊的岔路上急馳而來,來得極快。


  馬是好馬,馬上人的騎術精絕,幾乎就在他針I看見這匹馬時,人馬就已到了面前。


  燕南飛忽然一個箭步竄出去,凌空翻身,從馬首撓過,等他再落地時,已換位了馬繩,勒住。


  他整個人都已像釘子般釘在地上,就憑一隻手,就勒住了奔馬。


  ☆馬驚嘶,人立面起。


  馬上騎士怒比揮鞭,一鞭子往燕南飛頭上抽了下去。


  鞭子立刻也被抄住,騎士個跟斗跌在地上,張汗水琳調的臉,已因憤怒恐懼而扭曲,吃驚地看著燕南飛。


  燕南飛在微笑“你趕路很急.是為了什麼?”


  騎士忍住氣,看見燕南飛這種驚人的身手,他不能不忍,也不敢不答“我要趕去奔喪。”


  燕南飛道“是不是你的親人死了?”


  騎士道“是我的二叔。”


  燕南飛道“你趕去後,能不能救活他?”不能擋然不能。


  燕南飛道“助然不能,你又何必趕得這麼急?”


  騎士忍不住問道“你究竟要於什麼?”燕南騎士道:“我不賣”燕南飛隨手拿出包金葉子。拋在這人面前“夠賣不賣?’


  騎士更吃驚,呆呆地看著這包金葉子,終於長長吐數口氣,南喃道,“人死不能復生,我耳何必急著要趕擊/:在。、t


  燕南飛笑了,輕撫著馬鬃,看著傅紅雷,微笑道:“我知道我甩不脫你可是現在我己有六條腿。”


  傅紅雪無語。


  燕南飛大笑揮手“再見,一年後再見”


  千中選一的好馬,製作精巧的馬鞍,他正想飛身上馬,忽然間刀光一閃。


  博紅雪已拔刀6刀光閃,又人鞘。


  馬沒有受驚,人也汲有受到傷害,這閃刀光看來就像是天末的流星,帶給人購只是美和希望,而不是驚嚇和恐懼。


  燕南飛卻很吃驚,看著他手裡漆黑的刀“我知道你一向很少拔


  傅紅雪道“嗯。”


  燕南飛道:“你的刀是不給人看的。”


  傅紅雪道“嗯。”


  燕南飛道“這一次你為什麼要無故拔刀?”


  傅紅雪道“因為你的腿。”


  燕南飛不懂2“我的腿T”


  傅紅雪道“你沒有六條腿只要一上這匹馬你就沒有腿了,連一條腿都沒有。”


  燕南飛瞳孔收縮,霍然回頭,就看見了血


  赤紅色的血正開始流出來,既不是從人身上流出來,也不是從馬身上流出來。


  血是從馬鞍裡流出來的。


  一直坐在地上購騎士,突然躍起,箭一般竄了出去人


  傅紅雪沒有阻攔燕南飛也沒有,甚至連看都沒回頭去看。


  他的眼晴盯在馬鞍上,饅慢地伸出兩根手指,提起了馬按—只提起片。


  這製作精巧的馬鞍,竟己被剛才那一閃刀光削成了兩半。


  馬鞍怎麼拿流血?‘6.、


  當然不會。


  血是冷的,是從蛇身上流出來的.蛇就在馬鞍裡。


  四條毒蛇.也已被剛才那一閃刀光削斷。


  假如有個人坐到馬鞍上假如馬鞍旁有好幾個可以讓蛇鑽出來的洞.假如有入已經把這些洞的活塞拔開,假如這四條毒蛇鑽出來咬上了這個人的腿。


  那麼這個人是不是還有腿?


  想到這些事連燕南飛手心都不禁沁出了冷汗。


  他的冷汗還汲有流出來,已經聽到了一聲慘呼,淒厲的呼聲,就像是胸膛上被刺了一劍。


  剛才逃走的騎士,本已用“燕子三抄水”的輕功掠出七丈外。


  可是他第四次躍起時突然慘呼出聲,自空中跌下。


  剛才那刀光一閃,非但削斷了馬鞍,斬斷了毒蛇,也傷及了他的心、他的脾、他的肝。


  他倒下倒在地上,像蛇一般扭曲痙攣。


  沒有人回頭去看。


  燕南飛輕輕地放下手裡助半片馬鞍,抬起頭,凝視著傅紅雪.


  傅紅雪的手充刀柄,刀在鞘。


  燕南飛又沉默良久,長長嘆息道/只很我生得太晚,我汲有見


  搏紅雪道:“你汲有見到時開的刀?”


  燕南飛道“只恨我無緣,我”一。”


  傅紅雪打斷了他的話,道:“你無緣,卻有幸,以前也有人見到他的刀出手”—。”


  燕南飛捻著道“現在那些人都已死了?”


  傅紅雪道:“就算他們的人未死,心卻已死。”


  燕南飛道“心已死?”


  傅紅雪道,“無論誰,只要見過他的刀出手,終身不敢用刀。”


  燕南飛道“可是他用的是它刀”


  傅紅雪道“飛刀也是刀。”


  燕南飛承認只有承認。


  刀有很多種,無論哪種刀都是刀無論哪種刀都能殺人I


  傅紅雪義問“你用過刀?”


  燕南飛道“沒有。”


  傅紅雪道“你見過多少真正會用刀的人T”


  燕南飛道“汲有幾個。”


  傅紅雪道“那麼你根本不配談論刀。”


  燕南飛笑丁笑,道“也許我不配談論刀,也許你的刀法並不是天下無雙曲刀法,我都不能確定,我只能確定一件事。”


  傅紅雪道“什麼事?”


  燕南飛道:“現在我又有了六條腿,你卻只有兩條。’


  飽大笑再次飛身上馬。


  鞍已斷蛇已死,馬卻還是生龍活虎般活著。


  馬行如龍,絕坐而去。


  博紅雪垂下頭,看著自已的腿,眼睛裡帶著種無法形容的譏消沉吟“你錯了,我並沒有兩條腿,我只有一條。”


  每個市鎮都有酒樓,每間可以長期存在的酒摟,一定都有它的特


  萬壽樓的特色就是“貴”,無論什麼酒萊都至少比別家貴一倍。


  人類有很多弱點,花錢擺源頭無疑也是人類的弱點之一。


  所以特別貴的地方生意總是特別的好。


  燕南飛從萬壽樓走出來,看到系在門外的馬,兢忍不住笑了。


  兩條腿畢竟比不上六條腿的。


  每個人都希望能擺脫自己的影子,這豈非也正是人類的弱點之一。可是他從拴馬石上解開了韁繩就笑不出了。


  因為他抬頭就又看見了傅紅雪。


  傅紅雪正站在對街,拎冷地看著他,蒼白的臉,冷摸的跟漆黑的


  燕南飛笑了。


  他打馬,馬走,他卻還是站在那裡微笑著,看著傅紅雪。


  這匹價值幹金的馬,只夜他一拍手闖,就化作了塵土。


  千金萬金、萬萬金,在他眼中看來又如何7也只不過是一片塵土.


  塵土消散,他才穿過街,走向傅紅雪,微笑著道:“你終於還是追來了。”


  傅紅雪道“嗯。”


  燕南飛嘆了口氣,道/幸好我不是女人否則豈非也要被你盯得死死的想不嫁給你都不行。’


  傅紅雪蒼白的臉上突然露出種奇異的紅暈紅得可怕。甚至連他的瞳孔都已團痛苦而收縮。


  他心裡究竟有什麼痛苦的回憶7這普普通通的一匈玩笑話,為什麼會令他如此痛苦?


  燕南飛也閉上r6。


  他從不願傷害別人每當他無意間刺傷了別人時,他心裡也會同樣覺得狠難受。


  兩個人就這樣面對面地站著,站在一家糕餅店的屋簷下。


  店裡本有個乾枯瘦小的老婆婆,帶著男一女兩個孩子在買糕餅,還沒有走出門孩子們已吵著要吃核了,老婆婆嘴裡雖然說:在路上不好吃東西”☆還是拿出了兩塊糕分給了孩子。


  誰知道孩子們分了梯之後,反而吵得更兇。


  男孩於跳著道“小萍的那塊為什麼比我的大?我要她那塊。”


  女孩子當然不肯,男孩予就去搶,女孩子就逃,老婆婆攔也攔不住,只有搖著頭嘆氣。


  女孩子跑得當然沒有男孩子快,眼看著要被迫上,就往燕南飛身子後面躲,拉住燕南飛的衣角,道“好叔叔傷救救我,他是個小強盜。”


  男孩子搶著道“這位叔叔才不會幫你,我們都是男人,男人都是幫男人的。”


  燕南飛笑了。


  這兩個孩子雖然調皮,卻實在很聰明,很可愛,燕南飛也有過自已的童年,只可借那些黃金般無憂無慮的日子如今已一去不返,那個令他永遠忘不了的童年遊伴,如今也不知是不是嫁了。““從這兩個孩子身上,他彷彿又看見了自已那些一去不返的童年往事,


  他心裡忽然充滿了溫泵與傷感忍不住技住了這兩中孩子的手,柔盧道:“你們都不吵叔敘再替你們買糕屹,一個人十塊☆”


  孩子們臉上立刻露出廠天使殷的笑容,搶著往他懷裡抒過來。


  燕南飛伸出雙手正淮備把他們一手個抱起來。


  就在這時,刀光閃。


  從來不肯輕易撥刀的傅紅雪,突又拔刀I


  刀光閃過,孩子們手裡的糕已被削落,落在地上,跌成兩半。


  孩子們立刻全都嚇哭了,大哭著跑回他們外婆的身進去。


  燕南飛也怔住,吃驚地看著傅紅雪。


  傅紅雪的刀已入鞘,臉上連一點表情都沒有。


  燕南飛忽然冷笑道:“我現在才明白,你這把刀除了殺人之外還有什麼用””傅紅雪道:“哦?”


  燕南飛道“你還會用來嚇孩子。”


  傅紅雪冷冷道“我只嚇一種孩子。”


  燕南飛道“哪種?”’


  傅紅雪道“殺人的孩子”’


  藏南飛又怔住,慢慢地轉回頭,老婆婆正帶著孩子往後退i孩子們也不再哭了,瞪大了眼睛,恨恨地看著燕南飛。


  他們的眼睛裡競彷彿充滿了怨毒的仇恨。


  燕南飛垂下頭,心也開始往下沉,被削落在地上的糖糕裡竟有光芒閃動。


  他拾起一半,就發現了藏在糕裡的機簧釘筒五毒飛釘。


  他的人忽然飛鳥船掠起,落在那老婆婆面前道/你就是鬼外婆?”


  老婆婆笑了,於枯瘦小的臉,忽然變得說不出的猙獰惡毒:“想不到你居然也知道我。”


  燕南飛盯著她,過了很久,才緩緩道:“你當然也知道我有種習慣。”


  鬼外婆道:“什麼習慣T”


  燕南飛道:“我從不殺女人。”


  鬼外婆笑道“這是種好習慣。”


  燕南飛道:“你雖然是老了,畢競也是個女人。”


  鬼外婆四了口氣,道:“只可措你沒有見過我年輕的時候,否則


  燕南飛冷冷道:“否則我還是要殺你”


  鬼外婆道:“我記得你好像剛才還說過,從不殺女人的。”


  燕南飛道:“你是例外。”


  鬼外婆道“為什麼我要例外?”


  燕南飛道:“鞍子好I是純潔無辜的,你不該利用他們,害了他們一


  鬼外婆又笑了,笑得更可怕“好外婆喜歡孩子,孩子燈I也喜歡替好外婆做事,跟你有什麼關係7”


  燕南飛閉上了嘴。


  他已不顧繼續再談論這件事,他已握住了他的劍E


  鮮紅的劍,紅如熱血!


  鬼外婆獰笑道,“別人怕你的薔薇劍,我…….☆”她沒有說下去,卻將手裡的一包糖糕砸了下去,重重地砸在地


  只聽“轟”的一聲大震,塵土飛揚,硝煙四激,還夾雜著火星點點。


  燕南飛凌空翻身,退出兩文。


  煙硝塵土散時,鬼外婆和孩子都已不見了,地上卻多了個大洞。


  人群圍過來,又散了。


  燕南飛還是呆呆地站在那裡,過了很久,才轉身面對傅紅雪。


  傅紅雪冷如雪。


  燕南飛終於忍不住長長嘆息,道:“這砍你又沒有看錯。”


  傅紅雪道“我很少錯。”


  燕南飛四道“僅孩子們還是無辜的,他們一定也從小就被鬼外整拐出來“……”


  黑暗的夜,襁褓中的孩子,乾枯瘦小的老婆婆夜半敲門””“


  傷心的父母,可憐的孩子…


  燕南飛黯然道“她定用盡了各種法子,從小就讓那些孩子學會仇恨和罪惡。”


  搏紅雪道“所以你本不該放她走的。”


  燕南飛道“我想不到她那包糟糕裡競藏著江南霹靂堂的火器。”


  傅紅雪道:“你應該想得到,糕裡既然可能有五毒釘,就可能有霹霹靂子”


  燕南飛道“你早巳想到?”


  傅紅雪不否認。


  燕南飛道:“你既然也認為不該放她走的,為什麼不出手。”


  傅紅雪冷玲道“因為她要殺的不是我,也因為


  燕南飛盯著他,忽然笑了,苦笑道:“也許不是我太強,而是你太精”


  博紅雪道:“哦?”


  燕南飛道“直到現在我還不明白,那煙中的毒霧,鞍裡的毒蛇,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傅紅雪沉默著,過了很久才緩緩道“殺人的法子有很多種,暗殺也是其中一種,而且是最為可怕的一種。”


  燕南飛道“我知道”


  傅紅雪說道“你細不知道瞪殺的法於又有多少種?”


  燕南飛道“不知道”


  傅紅雪道“你知不知道這三百年來,有多少不該死的人被暗殺而死?”


  燕南飛道:“不知道I”


  傅紅雪道“至少有五百三十八個人。”


  燕南飛道“你算過?”


  傅紅雪道:“我算過,整整費了我七年時光才算清楚。”


  燕南飛忍不住問:“你為什麼要費這麼大功夫,去算這些事。”


  傅紅雪道“因為我若沒有去算過,現在至少已死了十次,你也己死了三次。☆


  燕南飛輕輕吐出口氣,想開口又忍住。


  博紅雪冷冷接道“我說的這五百三十八人,本都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殺他們的人,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燕南飛道:“只不過這些人殺人的法子都很惡毒巧妙,所以才能得手。”


  傅紅雪點點頭,道:“被暗殺而死的雖有五百三十八人,殺他們的刺客卻只有四百八十三個。”


  燕南飛道“因為他們其中有些是死在同一人之手的。”


  傅紅雪又點點頭,道“這些刺客殺人的法子,也


  燕南飛道“我想得到。”


  傅紅雪說道“他們一共用了兩百三十七種法子。”☆


  燕南飛道“這兩百二十七種暗殺的法子,當然都是最惡毒,最巧妙的。”—。’


  傅紅雷道:“當然。”燕南飛道“你知道其巾多少種T”


  傅紅雪道“兩百二十七種。”


  燕南飛嘆了口氣,道“這些法子我本來連一種都不懂I”


  傅紅雪道;“現在你至少知道三種。”


  燕夜已深了人也醉了。


  燕南飛卻沒有醉,他的一雙服晴依舊清澈如明月臉上的表情卻彷彿也被薔薇刺傷了。薔薇有刺,明月呢?


  明月有心,所以明月照人。她的名字就叫做明月。


  夜更深,月更清,人更美,他臉上的表情卻彷彿更痛苦。南飛道“不止三種”


  傅紅雪道“不止?”


  燕南飛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這半年來我已被人暗殺過多少次?”


  傅紅雪搖搖頭。


  燕南飛道“不算你見過的,也有三十九次。”☆


  傅紅雪道“他們用的法子都不同T”


  燕南飛道“非但完全不同,而且都是我想不到的,可是我直到現在還活著。”


  這次閉上嘴的人是傅紅雪。


  燕南飛已大笑轉身,走人了對街的橫巷,巷中有高樓,樓上有花音。


  是什麼花的香氣7


  是不是薔薇?


  四


  高樓,樓上有窗,窗前有月,月下有花。


  花是薔薇,月是明月。


  沒有燈,月光從窗外照進來,照在燕南飛身畔的薔薇上.


  他身畔不但有薔薇,還有個被薔薇刺傷的人。


  “今夕何夕?


  月如水,人相倚,。


  有多少訴不盡的相思?/,


  有多少說不完的柔情蜜意?”她凝視著他,已良久良久,終於忍不住輕輕問“你在想什麼?”


  燕南飛也沉默良久,才低低迴答:“我在想人,兩個人。”


  明月心聲音更溫柔“你的這兩個人裡面,有沒有一個是我T’


  燕南飛道“沒有。”


  他的聲音冰冷,接道“兩個人都不是你。”


  美人又被刺傷了.卻沒有退縮,又問道“不是我,是誰?”


  燕南飛道“一個是傅紅雪。”


  明月心道,“傅紅雪?就是在鳳凰集上等著你的那個人?”


  燕南飛道“嗯。”


  明月心道“他是你的仇人T”


  燕南飛道“不是。”


  明月心道:“是你的朋友?”


  燕南飛道“也不是。”


  他忽然笑了笑,又道;“你永遠想不到他為什麼要在鳳凰集等著我的。”


  明月心道“為什麼?”


  燕南飛道:“他在等著殺我。”


  明月心輕輕吐出口氣,道:“可是他並沒有殺了你。”


  燕南飛笑容中帶著種說不出的譏消,道“非但沒有殺我,而且還救了我三次。”


  明月心又輕輕嘆了口氣,道:“你們這種男人做的事,我們女人好像永遠也不會懂的。”


  燕南飛道“你們本來就不懂。”明月心轉過頭,凝視著窗外的四月“你想的還有一個人是誰?”


  燕南飛目中的譏消又變成了痛苦緩緩道“是個我想殺的人,只可惜我自己也知道,我永遠也殺不了他的。”


  看著他的痛苦,她的眼睛黯淡了,窗外的明月也黯淡了。


  一片烏雲悄悄地掩過來,掩佐了月色。


  她悄悄地站起,輕輕道“你該睡了,我也該走了。


  燕南飛頭也不始;“你走?”


  明月心道“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我本該留下來陪你的,可是


  燕南飛打斷了她的話,冷冷道“可是你非走不可,因為雖然在風塵中,你這裡卻從不留客,能讓我睡在這裡,已經很給我面子。”


  明月心看著他,眼瞪裡也露出痛苦之色,忽然轉過身,幽幽地說:地許我本不該留你,也許你本不該來的。”


  人去樓空,空樓寂寂,窗外卻響起f琴絃般的雨聲,漸近漸響,漸密。


  好大的雨,來得好快,連窗臺外的薔薇,都被雨點打碎了。


  可是對面的牆角下,卻還有個打不碎的人,無論什麼都打不碎,非但打不碎他的人,也打不碎他的決心。


  燕南飛推開窗,就看見了這個人。


  “他還在1”雨更大,這個人卻還是動也不動地戰夜那裡,就算這千千萬萬滴雨點,化作了千千萬萬把尖刀,這個人也絕不會退縮半步的。燕南飛苦笑,只有苦笑“傅紅雪,傅紅雪,你為什麼會是這麼樣的人?”


  陣風吹過來,雨點打在他臉上,冷冷的,一直冷到他心裡。

  他心裡卻忽然湧起了一股熱血,忽然竄了出去,從冰冷的雨點中,掠過高牆,落在博紅雪面前。

  博紅雪的人卻已到了遠方,既沒有感覺到這傾盆暴雨,也沒有看見他。

  燕南飛只小過在雨中站了片刻,全身就已溼透,可是傅紅雪不開口,他也絕不開口。

  傅紅雪的目光終於轉向他,冷玲道“外面在下雨,下得很大。☆

  燕南飛道“我知道”

  傅紅雪道“你本不該出來的”

  燕南飛笑了笑,道“你可以在外面淋雨,我為什麼不可以?”

  傅紅雪道“你可以。”

  說完了這三個字,他就又移開了目光,顯然已準備結束這次淡

  燕南飛卻不肯結束,又道“我當然可以淋雨,任何人都有琳雨的自由。”

  傅紅雪的人又似到了遠方。

  燕南飛大聲道;“但我卻不是特地出來琳雨的I”

  他說話的聲音實在太大,比千萬滴雨點打在屋瓦上的聲音還大。

  傅紅雪畢竟不是聾子,終於淡淡地問了旬;“你出來幹什麼?”

  燕南飛道“我想告訴你一件事,一個秘密。”

  傅紅雪眼睛裡發出了光,道“現在你已準備告訴我?”

  燕南飛點點頭。傅紅雪道“你本來豈非寧死也不肯說的?”

  燕南飛承認,道“我本來的確已下了決心,絕不告訴任何人……

  傅紅雪道“現在你為什麼要告訴我?”燕南飛看著他,看著他臉上的雨珠,看著他蒼白的臉,道“現在我告訴你,只因為我忽然發現了一件事。”

  傅紅雪道“什麼事?”

  燕南飛又笑了笑,淡淡道“你不是人,根本就不是。”

黑手的拇指

  一


  不是人是什麼?


  是野獸?是鬼魅?是木頭?還是仙佛?


  也許都不是。


  只不過他做的事偏偏又超越了凡人能力的極限,也超越了凡人忍耐的極限。


  燕南飛有很好的解釋:“就算你是人,最多也只能算是個不是人的人。”


  傅紅雪笑了,居然笑了。


  縱然他並沒有真的笑出來,可是眼睛裡的確已有了笑意。


  這已經是很難得的事,就像是暴雨烏雲中忽然出現的一抹陽光。


  燕南飛看著他,卻忽然嘆了口氣,道:“令我想不到的是、你這個不是人的人居然也會笑。”


  傅紅雪道、不但會笑,還會聽。”


  燕南飛道:“那麼你就跟我來。”


  傅紅雪道:“到哪裡去?”


  燕南飛道:“到沒有雨的地方去,到有酒的地方去。”


  小樓上有灑,也有燈光.在這春寒料峭的雨夜中看來,甚至比傅紅雷的笑更溫暖。


  可是傅紅雪只抬頭看了一眼,眼晴裡的笑意就冷得凝結,冷冷道:“那是你去的地方,不是我的I”燕南飛道“你不去T”


  搏紅雪道“絕不去。”


  燕南飛道“我能去的地方.你為什麼不能去?”


  傅紅雪道“因為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


  就因為你不是我,所以你絕不會知道我的悲傷和痛苦。


  這句話他並沒有說出來也不必說出來。燕南飛已看出他的痛苦,甚至連他的臉都已因痛苦而扭曲。


  這裡只不過是個妓院而已,本是人們尋歡作樂的地方,為什麼會引起他如此強烈的痛苦?莫非他在這種地方也曾有過一段痛苦助往事7


  燕南飛忽然問道“你有沒有看見那個陪我到鳳凰集,為我撫琴的人。”傅紅雪搖頭。


  燕南飛道“我知道你汲有看見,因為你從不喝酒,也從不看亥


  他盯著傅紅雪,饅饅地接著道“是不是因為這兩樣事都傷過你的心?”傅紅雪沒有動,也沒有開口,可是臉上每一根肌肉都已腦緊。


  燕南飛說的這句話,就像是根尖針.刺入了他的心。


  —在歡樂的地方,為什麼不能有痛苦的往事?


  —若沒有歡樂,哪裡來的痛苦?


  痛苦與歡樂的距離,豈非本就在一線之間?


  燕南飛閉上了嘴。


  他已不想再問,不忍再問。


  就在這時,高牆厲突然飛出兩個人,一個人“噗”的跌在地上就不再動了,另個人卻以“燕子三抄水”的絕頂輕功,樓·


  燕南飛出來時,窗於是開著助,燈是亮著的I


  燈光中只看見一個纖弱輕巧的人影閃了閃,就穿窗而入。


  倒在地上的,卻是個臉色蠟黃.於核瘦小,還留著山羊鬍子助黑衣老人。


  他一跌下來,呼吸就停頓。


  燕南飛一發覺他的呼吸停頓,就立刻飛身而起,以最快速速度,掠上高樓,穿窗而人


  等他穿過窗戶,才發現傅紅雪已站在屋予裡。


  屋裡沒有人,只有一個溼琳琳的腳印。腳印也很纖巧.剛才那條飛燕般的人影,顯然是個女人。


  燕南飛皺起了眉,喃喃道“會不會是她?”


  傅紅雪道“她是誰?”


  燕南飛道“明月心。”傅紅雪玲冷道“天上無月,明月無心,哪裡來的明月心?”


  燕南飛嘆了口氣,苦笑道“你錯了,我本來也錯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明月是有心的。”


  無心的是薔薇


  薔薇夜天涯。


  傅紅雪道“明月心就是這裡的主人?”


  燕南飛點點頭,還沒有開口,外面已響起了敲門聲。


  門是虛掩著的,一個春衫薄薄,面頰紅紅,眼睛大大的小姑娘左手捧著個食盒,右手拿著一罈還未開封的酒走進來,就用那雙靈活的大眼睛盯著傅紅雪看了半天,忽然道“你就是我們家姑娘說的那位貴客?”


  傅紅雪不懂,連燕南飛都不懂。


  小妨娘又道“我們家姑娘說,有貴容光臨,特地叫我準備了酒菜,可是你看來卻點也不像是貴客的樣子。”


  她好像連看都懶得再看傅紅雪,嘴裡說著話,人已轉過身去收拾桌子,重擺杯筷。剛才那個人果然就是明月心。


  黑衣老人本是想在暗中刺殺燕南飛的,她殺了這老人,先不露面,為的是也許就是想把傅紅雪引到這小樓上來。


  燕南飛笑了,道“看來她請客的本事遠比魏大得多了。”


  傅紅雪板著臉,玲冷道“只可惜我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種貴客。”燕南飛道“但是你畢竟已來了,既然來了又何妨留下7”


  傅紅雪道“既然我已來了,你為什麼還說?”


  燕南飛又笑了笑.走過去拍開了酒罈上完整的封泥,立刻有一陳酒香撲鼻。


  “好酒”他微笑著道“連我到這裡來,都沒有喝過這麼好的酒”


  小始娘在倒酒,從罈子裡倒入酒壺,再從酒壺裡倒人酒杯。


  燕南飛道“看來她不但認得你,你是怎麼樣一個人,她好像也很清楚。”


  酒杯斟滿,他一飲而盡,才轉身面對著傅紅雪,緩緩道“我的心願未了只因為有個人還沒有死。”


  傅紅雪道“是什麼人?”


  燕南飛道“是個該死的人。”


  傅紅雪道“你想殺他?”


  燕南飛道“我日日夜夜都在想。”


  傅紅雪沉默著,過了很久,才冷冷道:“該死的人,遲早要死的,你為什麼☆定要自己動手?”


  燕南飛根根道“因為除了我之外,絕沒有別人知道他該死。”/傅紅雪道“這個人究竟是誰?”


  燕南飛道“公子羽”


  屋於裡忽然靜了下來,連那倒酒的小姑娘都忘了倒酒I


  公子羽☆這三個宇本身就彷彿有種令人攝服助力量。


  雨點從屋搪上滴下,密如珠簾。…


  傅紅雪面對著窗戶,過了很久,忽然道“我問你,近四年來,真正能算做大俠的人有幾個T”


  燕南飛道“有三個。”☆


  傅紅雪道“只有三個?”


  燕南飛道“我並沒有算上你,你……”傅紅雪打斷了他的話☆冷冷道“我知道我不是;我只會殺人,不會救人。”


  燕南飛道“我也知道你不是,因為你根本不想去做。”


  傅紅雪道“你說的是沈浪、李尋歡和葉開?”


  燕南飛點點頭,道“只有他們三個人才配。”這一點江湖中絕沒有人能否認,第一個十年是沈浪的時代,第二個十年小李飛刀縱橫天下第三個十年屬於葉開。


  傅紅雪道:“最近十年?”


  燕南飛伶笑道“今日之江湖,當然已是公子羽的天下。”酒杯又滿了,他再次一飲而盡:“他不但是天演貴胃,又是沈浪的喉立傳人,不但是文采風流的名公於,又是武功高絕的大俠客1”


  傅紅雪道“但是你卻要殺他。”


  燕南飛饅疆地點了點頭,道“我要殺他,既不是為了爭名,也不是為了復價。”


  傅紅雪道“你為的是什麼?”


  燕南飛道“我為的是正義和公道,因為我知道他的秘密☆只有我””、”


  他第三玻舉杯,突聽“波”的一響,酒杯競在他手裡碎了。


  他的臉色也變了,變成種詭秘的慘碧色。


  傅紅雪看了他,霍然長身而起,出手如風,將一雙銀筷塞進他嘴裡,又順手點了他心脈四周的八處穴道


  燕南飛牙關已咬緊,卻咬不斷這雙銀筷,所以牙齒間還留著一條經。


  所以傅紅雪才能將一瓶倒入他嘴裡,手指在他居上一接一託。


  銀筷拔出,藥已人腹。


  小姑娘已被嚇象了j正想悄悄溜定,忽然發現一雙比刀鋒還冷的腦筋在盯著她L


  酒壺和酒杯都是純銀的,酒罈上的泥封絕對看不出被人動過的痕跡。…☆可是燕南飛已中了毒,只喝三杯酒就中毒很深,酒裡的毒是從哪裡來的?


  傅紅雪翻轉酒罈酒傾出,燈光明亮,壇底彷彿有寒星一閃。


  他拍碎酒罈.就找到了一根慘碧色的毒釘。


  釘長三寸,酒罈卻只有一寸多厚,把尖釘從壇底打進去.釘尖上的毒,就溶在酒裡。


  他立刻就找出了這問題的答案,可是問題並不止這一個——毒是從釘上來的,釘是從哪裡來的?


  傅紅雪的目光冷如刀鋒,冷冷道:“這壇酒是你拿來的?”


  小姑娘點點頭,蘋果般的臉已嚇成蒼白色。


  傅紅雪再問:“你是從哪裡拿來的?”


  小姑娘聲音發抖,道“我們家的灑,都藏在樓下的地窖裡。”


  傅紅雪道:“你怎麼會選中這壇酒?”


  小姑娘道:“不是我選購,是我們家姑娘說,要用最好助酒款待貴客,這壇就是最好的酒”


  傅紅雪道:“她的人在哪裡?”


  小姑娘道:“她在換衣服,因為…。/


  她沒有說完這句話,外面已有人替她接了下去“因為我剛才回來的時候,衣服也已溼透。”


  她的聲音很好聽,笑得更好看,她的態度很幽雅,裝束很清淡。


  也許她並不能算是個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可是她走進來助時候,就像是暮春的晚上,一片淡淡的月光照進窗戶,讓人心裡覺得有種說不出的美,說不出的恬靜幸福。


  她的眼波也溫柔如春月,可是當她看見傅紅雪手裡站著的那根毒釘時,就變得銳利了。


  “你既然能找出這根釘,就應該能看得出它的來歷。”她聲音也變得尖銳了些:“這是蜀中唐家的獨門暗器,死在外面的那個老人,就是唐家唯一曲敗類窟翔,他到這裡來過,這裡也並不是禁衛森嚴的地方,藏酒的地窖更沒有上說鎖”


  傅紅雪好像根本沒有聽見她說得這些話,只是痴痴地看著她,蒼的臉突然發紅呼吸突然急促臉上的雨水剛乾,冷汗已滾滾而落。明月心始起頭,才發現他臉上這種奇異的變化,大聲道“難道你也中了毒?”


  傅紅雪雙手緊提,還是忍不住在發抖突然翻身,箭一船竄出窗戶。小姑娘吃驚地看著他人影消失,皺固道“這個人的毛病例真不少。”


  明月心輕輕嘆了口氣,道:“他的毛病的確已很深。”


  小姑娘道“什麼病?”


  明月心道“心病。”


  小姑娘眨瞪眼,道“他的病怎麼會在心裡?”


  明月心沉默了很久,才嘆息著道“因為他也是個傷心人。”


  只有風雨,沒有燈。


  黑暗中的市鎮,就像是一片荒漠。


  傅紅雪已倒下來,倒在一條陋巷的陰溝旁,身子捲曲抽搐,不停地嘔吐。


  也許他並沒有吐出什麼東西來,他改出的只不過是心裡的酸苦和悲痛。他的確有病。


  對他說來,他的病不但是種無法解脫助痛苦,而且是種羞辱。每當他助憤怒和悲傷到了極點時,他的病就會發作,他就會一個人躲起來,用最殘酷的方法去折磨自已。


  因為他根自己,恨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病。


  玲雨打在他身上,就像是一條條鞭子在抽打著他。他的心在流血,手也在流血。他用力抓起把砂土,和著血塞進自已的嘴。


  他生怕自已會像野獸呻吟呼號。他寧可流血,也不願讓人看見他的痛苦和羞辱。


  可是這條無人的陋巷裡,卻偏偏有人來了。


  條纖弱的人影慢饅地走了過來.走到他面前。他沒有看見她的人,只看見了她的腳。雙纖巧麗秀氣的腳,穿著雙柔軟的緞鞋,和她衣服的顏色很相配。


  她衣服的顏色總是清清淡談的,淡如春月。


  傅紅雪喉嚨裡突然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就像是條腹部中刀的猛虎。


  他寧可讓天下人都看見他此刻的痛苦和羞辱,也不願讓這個人看見。


  他掙扎著想跳起來,怎奈他全身的朋陶都在痙攣收縮。


  她在嘆息,嘆息著彎下腿。


  他聽見了她的嘆息,他感到雙冰冷的手在輕撫他的臉。


  然後他就突然失去了細覺,他所有的痛苦和羞辱也立刻得到解脫。


  等他醒來時,又已回到小樓。


  她正在床頭看著他,衣衫淡如春月,眸於卸亮如秋星。


  看見了這雙脖子,他心靈深處立刻又起了一陣奇異的顫抖,就彷彿琴絃無端被撥動。


  她的神色卻很玲,淡淡道“你什麼話都不必說,我帶你回來,只不過因為我要救燕南飛,他中的毒很深了。”


  傅紅雪閉上眼睛,也不細是為了要避開她的眼波,還是因為不願讓她看見他眼中的傷痛。


  明月心道:“我知道江湖中最多隻有三個人能解唐家的毒,你就是其中之一。”


  傅紅雪沒有反應,可是他的人忽然就已站了起來,面對著窗戶,背對著她。


  他身上穿的還是原來的衣服,他的刀還在手邊,這兩件事顯然讓他覺得安心了些,所以他這次並沒有掠窗而出,只冷冷地問了句,“他還在?”/“還在,就在裡面的屋子裡……”我進去,你等著。”


  她就站在那裡,看著他慢慢地定進去,看到他走路的姿勢,她降於也不禁流露出一種難以解釋的痛苦和哀傷。


  過了很久,才聽見他的聲音從問簾後傳出“解藥在桌上。”聲督還是冰冷的“他中的毒並不深,三天之後,就會清醒,七天之後,就可以復原了。”


  “但是你現在還不能走I”她說得很快.好像知道他立刻就要走:6就算你很不願意看見我,現在還是不能走”


  風從窗外吹進來,門上的簾子輕輕被動,裡面一點回應都沒有。


  他的人走了沒有?


  “我很瞭解你,也知道你過去有段傷心事,讓你傷心的人,一定長得很像我。”明月心的聲音很堅定,接通“可是你一定要明白,她就是她,既不是我,也不是別的人。”


  —所以你用不著逃避,任何人都用不著逃避。


  後面一句話她並沒有說出來,她相信他一定能明白她的意思。


  風還在吹,簾子還在波動,他還沒有走1


  她聽見了他的四恩,立刻道“如果你真的想讓他再活一年,兢應該做到兩件事。”


  他終於開口“什麼事?”


  “這七天內你絕不能走”她眨了眨眼,才接著說下去:“中午的時候,還得陪我上街去,我要帶你去看幾個人。”


  “什麼人?”


  “絕不肯再讓燕南飛多活三天的人”


  中午’。


  一輛馬車停在後園的小門外,車窗上的簾子低垂。


  “為什麼要坐車T”


  “因為我只想讓你看見他們,並不想讓他們看見你。”明月心忽然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也不想看見我,所以我已準備在臉上戴個面


  她帶的是個彌陀佛面具,肥肥胖胖的臉,笑得好像是個胖娃娃,襯著她纖柔苗條的腰肢,看來實在很滑稽。


  傅紅雪還是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蒼白的手裡,還是緊授著那棲漆黑的刀。


  在他眼中看來,這世上彷彿已沒有任何事能值得他笑一笑。


  明月心的一雙眸子卻在面具後盯著他,忽然問道“你想不想知道我第一個要帶你去看助人是誰?”


  傅紅雪沒有反對。


  明月心道:“是杜雷,‘一刀動風雷’的杜雷。’


  傅紅雪沒有反應。


  明月心嘆了口氣,道:“看來你脫離江湖實在已太久了.居然連這個人都不知道。”


  傅紅雪終於開口,冷降道,“我為什麼一定要知道他2”


  明月心道:“因為他也是榜上有名的人。”


  傅紅雪道:“什麼榜7”


  明月心道:“江湖名人榜1”


  傅紅雪臉色更蒼白。


  他細道已經在江湖中混出了名的人,是誰也不肯向誰低頭的,


  昔年百曉生作《兵器譜》,品評天下高手,雖然很公正,還是引起了一連串兇殺,後來甚至有人說他是故意在江湖中興風作浪。


  如今這“江湖名人榜”又是怎麼來的?是不是也別有居心?


  明月心道“據說這名人榜是出自公子羽的手筆,榜上一共只有十三個人的名字。”


  傅紅雪忽然冷笑,道“他自己的名字當然不在榜上。”


  明月心道:“你猜對了。”


  傅紅雷目光閃動,又問道,“葉開呢?’


  明月心道“葉開的名字也不在,這也許只因為他已完全脫離了江湖,已經是人外的人,已經在天外的天上。”傅紅雪沉默著,目光似已忽然到了遠方。


  遠方天畔,涼風習習,一個人衣抉飄舞.彷彿正待乘風而去。


  明月心道“我知道葉開是你唯一的朋友,難道你也沒有他的消息?”


  傅紅雪的目光忽又變得刀鋒般冷酷,冷拎道:“我沒有朋友,一個都沒有。”


  明月心在心裡嘆了口氣,轉回話題,道:“你為什麼不問我,榜上有沒有你的名字?”


  傅紅雪不問,只因為他根本不必問。


  明月心道“也許你本來就不必問的,榜上當然有你的名字,也有燕南飛的”


  她沉吟著,又道“這名人榜雖然註明了排名不分先後,可是一張紙上寫了十三個名字,總有先後之分。”


  傅紅雪終於忍不住問“排名第一的是誰?’


  明月心道“是燕南飛”


  傅紅雪握刀的手一陣獨緊,又慢慢放鬆。


  明月心道“他在江湖中行走,為什麼永無安寧的一日,你現在總該明白了。”


  傅紅雪沒有開口,馬車已停下,正停在一座高樓的對面。


  會賓樓的樓高十丈。


  “我知道杜雷每天中午都在這裡吃飯都要吃到這時候才定1”明月心道:“他每天吃的都是四樣萊和兩碗飯,一壺酒,連菜單都沒有換過”


  傅紅雪蒼白的臉上還是全無表情.瞳瞪孔卻開始收縮。


  他知道自己這次又遇見了一個極可怕的對手。


  江湖中高手如雲何止千百,榜上有名的卻只不過十三個。


  這十三個人,當然都是極可怕的人物。


  明月心將車窗上的窗窗撥開一點,肉外眺望,忽然道:“他出來日正當中。


  杜雷從會賓樓走出來的時候,他自己的影子正好被他自己踩在腳下。


  他腳上穿的是價值十八兩銀子一雙的軟底靴,還是攢新的


  每當他穿著嶄新的靴子踐踏出己的影子時,他心裡就會感到有種奇特的衝動,想脫掉靴子,把全身都脫得光光的,奔到街心去狂呼。


  他當然不能這麼樣做,因為他現在已是名人,非常有名。


  現在他做的每件事都像夜半更鼓般準確。


  無論到了什麼地方,無論要在那地方耽多久,他每天都一定在同樣的時候起居飲食,吃的也一定是同樣的萊飯。


  有時他雖然院得要發瘋,卻還是不肯改變


  因為他希望別人都認為他是個淮確而有效率的人,他知道大家對這種人總懷有幾分敬畏之心,這就是他最大的愉快和享受。


  經過十七年的苦練五中助奮鬥,大小四十三次血戰質,他所希望得到的,就是達一點。


  他一定要讓自己相信,他已不再是那個終中赤著腳沒鞋穿的野孩子。


  壤著寶玉的刀在太陽下閃閃發光,街上有很多人都在打量著他這柄刀,對面一輛黑漆馬車裡,好像也有兩雙眼睛在盯著他。


  近年來他已習慣被人盯著打量了,每個人都得習慣這一點。


  可是今天他又忽然覺得很不自在,就好像一個赤裸的少女站在一大群男人中間。


  這是不是因為對面車輛裡的那兩雙眼睛,已穿透他鍍金的外殼,又看見了那個赤著腳的野孩子。


  —一刀劈裂車廂招出那兩雙眼睛來.他有這種衝動,卻沒有去做,因為他到這裡來,並不是來找這種麻煩的。近年來他已學會忍耐。他連看都沒有向那邊看一眼,就沿著陽光照耀的長街,走回他住的客棧,每一步跨出去,都準確得像老裁縫替小姑娘量衣服一樣,一寸不多,一寸不少,恰巧是二尺三寸。他希望別人都能明白,他的刀也同樣準確。明月心輕輕放下了撥開的窗簾,輕輕吐出口氣,道:“你看這個人怎麼樣?”傅紅雪冷冷道:“三年內他若還沒有死,一定會變成瘋子。”明月心嘆了口氣,道:“只可惜他現在還沒有瘋"


  四車馬又在“一品香”對面停了下來。


  一品香是個很大的茶館茶館裡通常都有各式各樣的人,越大的茶館裡人越多”


  明月心又撥窗簾,讓傅紅雪看了很久,才問題:’你看見什麼


  傅紅雪道“人。”


  明月心道:“幾個人?”


  傅紅雪道“七個。”


  現在正是茶館生意上市的時候,裡面的客人至少也有一兩百個,他為什麼只看見了七個?


  明月心居然一點也不覺得奇怪,眼睛裡反面露出讚美之色,又問道“你看見是那七個?”


  傅紅雪看見的七個人是兩個下棋的,一個剝花生的,一個和尚,個麻子,一個賣唱的小姑娘,還有一個是伏在桌上打磕睡的大胖子,


  這七個有的坐在角落裡,有的坐在入叢中,樣子並不特別。為什麼他別的人都看不見,偏偏只看見這七個?


  明月心非但不奇怪,反而顯得更佩服輕輕嘆息著道:“我只知道你的刀快.想不到你的眼更快。”


  傅紅雪道“其實我只要看見一個人就已足夠。”


  他正在看著一個人。


  剛才還伏在桌上打隨睡的胖子,現在已醒了,先伸了個懶腰,再倒了碗茶漱口,“噗”的把一曰茶噴在地上去打溼了旁邊一個人的褲腳,他就趕緊彎下腰,賠著笑用衣袖替那人擦搽腳。


  一個人若長得太胖,做的事總難免會顯得有點愚蠢可笑。


  可是傅紅雪在看著他的時候,眼色卻跟剛才看著杜雷時完全一


  難道他認為胖子也是個狠可怕的對手7


  明月心道“你認得這個人?”


  傅紅雪搖謠頭。


  明月心道“但是你很注意他。”


  傅紅雪點點頭。


  明月心道“你已發現他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搏紅雪沉默著,過了狠久,才一宇宇道:“這個人有殺氣I”


  明月心道:“殺氣?”


  傅紅雪提緊了手裡的刀,道:“只有殺人無算的高乎,身上才‘會帶著殺氣”


  明月心道“可是他看起來只不過是個臃腫愚蠢的胖子”。


  僻紅雪冷冷道:“那隻不過是他的掩護而已,就正如刀劍的外鞘—樣。”


  明月心又嘆了口氣,道:“看來你的腿比你的刀還利。”


  她顯然認得這個人,而且很清楚他的底細。


  傅紅雪道“他是誰?”


  明月心道“他就是拇指。”


  傅紅雪道;姆指?”


  明月心道“你知不知道江湖中近年來出觀了一個很可怕的秘密


  傅紅雪道“這組織叫什麼名字?”


  明月心道“黑手”


  傅紅雪並汲有聽見過這名字,卻還是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壓力。


  明月心道“到目前為止,江湖中瞭解達組織情況的人還不多,因為他們做的事,都是在地下購,見不得天日。”


  傅紅雪道“他們做的是些什麼事?”


  明月心道“綁票、勒索、暗殺”


  一雙手有五根手指,這組織也有五個首腦。


  這胖子就是拇指,黑手的拇指


  馬車又繼續前行,窗簾已垂下。


  明月心忽然問道“隻手上,力量最大的是哪根手指?”


  傅紅雪道“拇指。”


  明月心邁“最靈活的是哪根手指?”


  傅紅雪道“食指。”


  明月心道“黑手的組織中,負責暗殺的,就足拇指和食指。”


  拇指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他有一身別人練不成的十三太保橫練童子功。


  因為他本是宮中的太監,從小就是太監,皇宮大內中的幾位高手,都曾經教過他的武功。


  食指的出身更奇特,據說他不但在少林寺當過知客僧,在丐幫負過六口麻袋,還曾經是江南鳳尾幫,十三連環塢的刑堂堂主。


  他們手下各有組人每個人都有種很特別的中事,而且合作已久,


  所以他們暗殺的行動從來也沒有失敗過。


  明月心道“但是這組織中最可怕的人,卻不是他們兩個……


  傅紅雪道“是誰?”


  明月心道:“是無名指。”一隻手上,最笨拙的就是無名指。


  傅紅雪道“無名指為什麼可怕?”


  明月心道“就因為他無名。”


  傅紅雪承認。


  聲名顯赫的武林豪傑,固然必有所長可是一些無名的人卻往往更可怕。因為你通常都要等到他的刀已刺入你心臟時,才知道他的可怕。


  明月心道“江湖中從來也沒有人知道誰是無名指,更沒有人見過他。”


  傅紅雪道:“連你也不知道?”


  明月心苦笑道:“說不定我也得等到他的刀刺人我心口時才知道”


  傅紅雪沉默著,又過很久,才問道:“現在你還要帶我去看什麼人?”


  明月心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句話,道“這小城本來並不是個很熱鬧的地方,可是最近這幾天,卻突然來了很多陌生的江湖客。”


  現在她對這些人已不再陌生,因為她已調查過他們的來歷和底細。


  傅紅雪並不驚奇。


  他早巳發現她絕不像她外表看來那麼樣單純柔弱,在她那雙纖纖玉手裡,顯然也掌握著一般巨大的力量,遠比任何人想象中都大得


  明月心道:“我幾乎已將他們每個人的底細都調查礙很清楚,只有一個人是例外。”


  傅紅雪道“誰?”


  明月心還沒有開口,忽然間,拉車的健馬聲長嘶,人立而起,車廂傾斜,幾乎翻倒。


  她的人卻已在車廂外,只見一個青衣白襪的中年人,倒在馬蹄


  已入立面起的健馬,前蹄若是踏下來,他就算不死,骨頭也要被踩斷。


  趕車的已拉不住這匹馬例在地上的人身於編成一團,更連動都不能動了6


  眼看著馬蹄己將踏下,明月心非但連一點出!手相救的意思都沒有,甚至連看都沒有去看。


  她在看著傅紅雪。傅紅雪也已到了車廂外,蒼白的臉上全無表情,更沒有出手的意思。


  人群陣驚呼.馬蹄終於踏下,地上的青衣人明明就到在馬蹄下,每個人都看得情清楚楚,但卻偏偏沒有被馬蹄踩到。等到這匹馬安靜下來時,這個人也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不停地喘著氣。


  他的臉雖然已因驚懼而變色,看來卻還是狠平凡,他本來就是個很平凡的人,連一點特殊的地方都沒有。


  可是傅紅雪看著他的時候,眼神卻變得更冷酷。


  他見過這個人。剛才被拇指一口茶打溼了褲腳的,就是這個


  明月心忽然笑了笑,道“看起來你今天的運氣真不好,剛才被人打溼了褲子,現在又跌得一身都是土。”


  這人也笑了笑.淡淡道“今天我運氣不好,比我運氣更壞的人還不知道有多少?今天我倒黴,明天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比我更倒黴,人生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姑娘義何必看得太認真”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