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醫林往事之 趙紹琴診治王雪濤醫案

李千果醫文隨筆2022-08-28 06:23:460

       因應疫情而制定的政策時有變更,有要事出門的朋友,對來往兩地的隔離政策要仔細研讀,時刻關注,否則隨時有賠了時間又折金錢的損失。北京民眾三日一檢測,香港的百姓未注射疫苗不準入餐廳用餐,政令如是,做老百姓的,只有遵從。

       病毒是會變的,愈是用特效抗生素、特效抗病毒藥,病毒細菌愈變得快。舉一個生活上的例子:有幾位租農田種菜的朋友,常常送我他們收獲的瓜菜,有次他們感嘆道,以前種菜沒有那麼多蟲的!我問為什麼?原來,過去種菜沒有什麼農藥、殺蟲劑,蟲反而少;現在人們追求農作物肥美,過度施放農藥、殺蟲劑,蟲子們反而「遇強愈強」,不但加速繁殖,而且對殺蟲劑有更好適應能力。菜蟲如是,病毒、細菌亦如是。

        所以,因為中醫不講病毒論,在對待這一場「疫」,也就有著與西醫學迥異的治病方法;以及能在這亂哄哄的時局中,保持自己的安然淡定。

      蘆根水、銀翹散、藿香正氣、甘露消毒丹⋯⋯預防和治療確診的方藥,之前已提過了,這次略說一個醫林小故事。

       時光倒流到約四十年前,那是1980年,著名畫家王雪濤住院多日昏迷不醒,西醫診斷為肺炎,痰化驗有黴菌,施以多種特效抗生素亦未見成效,性命垂危之際,延請北京中醫學院教授、三代御醫之後 趙紹琴先生為其診治,趙老處方數劑,畫家即逐漸甦醒。趙老當時的治法主要可歸結為「透熱轉氣」、「養陰增液」,宣通肺氣,讓痰熱有出路,如果一味施以涼藥(抗生素也屬涼藥),寒涼遏滯氣機,痰熱內閉,不得宣通,會導致高熱不退;熱邪燒灼陰津,痰熱蒙閉心包,會導致神志不清,昏迷不醒,嚴重時危及生命。

        中醫四両撥千斤,幾付草藥扭轉了乾坤,令西醫專家們百思不得其解,事後,他們將培植的黴菌置於中藥藥湯中,卻發現黴菌依然存在⋯⋯西醫的世界中,一旦化驗出有細菌感染,有病毒存在,毋用置疑是用抗生素、抗病毒藥,「消毒」、「殺菌」⋯⋯如果中醫不堅持自己的理論方法,用「西醫診斷,中藥治療」的思維,西醫治不好的病,中醫同樣也治不好,甚至會更糟。

       時光荏苒,去年在香港集古齋看書畫拍賣展,無意中發現一幅故事中那位老畫家王雪濤的國畫作品,畫中的喜鵲栩栩如生,我駐足觀賞,想起了這則趙老的醫案。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