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讀張鳴《辛亥∶搖晃的中國》有感

講評歷史2022-08-11 19:39:520


張鳴在《辛亥∶搖晃的中國》一書中多次提到革命發生的偶然性。從小方面說,當時坐鎮武昌的湖廣總督瑞澂對於破獲革命黨的花名冊、據點等如處置得當,一聲炮響時不像個懦夫一樣挖洞逃走,武昌新軍工程營的槍聲興許不會變成一場佔領武漢三鎮的起義。從大的方面講,如果不是西太后和光緒皇帝死後,上臺執政的滿人少年親貴隨意妄為,不顧當時的國情,急於收權,提高中央和滿人的地位,革命即使發生也難成火候。革命黨人一直處心積慮的在策動革命,但是每次起義都沒有得到社會的響應,基本上都是革命黨人的獨鬥,以為這樣個人英雄式的行為可以喚起民眾,認為自己是英雄,老百姓是流氓,革命就是先知先覺解放後知後覺,以英雄解放流氓。所以革命黨人的革命和起義本質上都是少數人的密謀暴動,暗殺成為其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對於當時的老百姓來說,清政府新政的實施,吏治狀況在媒體和士紳的監督和批評下,至少不再進一步的惡化。在此情況下,官員的貪汙也得到了緩解,民眾的負擔也相應得到緩解。所以革命從始至終農民基本沒興趣參與其中。在一連串的偶然的小概率事件的促使下使得一件不那麼篤定的事件變成了歷史事實。

作為後人,我們總是在看到事件發展的結果的基礎上去研究,去論證事情發展的必然性。但是,我們需要注意的是在事件發生的當下,任何一個小的因素都會使其發生變化,使得如今呈現在我們面前的結果發生變化。對於任何一個事件,各種可能都存在,我們不能因所知的結果就杜絕了當時一切可能性的發生。歷史也是如此,為什麼這樣拐,這往往取決於某些很偶然甚至很細微的因素,我們不能去忽視。我們總說造化弄人,時光很弔詭,歷史何嘗不是,我們可以換一個角度去看待。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