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如是我聞 | 不一樣的日本人

古典新識2022-07-29 07:12:280



九年前,我從中國來到日本,我看到了不一樣的日本人。


日本人,不吵架,更不罵人。萬一在大街上,發生了衝撞,彼此之間有了身體上的接觸(這種機會一般情況下是比較少見的),日本人都是自己主動先道歉,口裡説著ごめんなさい、すみません,同時彎腰鞠躬,表示歉意,真誠而自然。因為大家都是這樣的高姿態,所以當事的雙方,完全不會起衝突,不會吵架,更不會生氣地罵人、動武力。來日本幾年,我從沒有看見過日本人吵架、罵人、以至大動干戈的情況。吵架、罵人、打架,不是很低級、很卑劣、很愚蠢(說明自己缺乏理性解決問題的能力)的行為嗎?自尊自愛的人們,應該不願做這樣有損自己人格和形象的事情。


日本人,一般不願意麻煩別人,不願意因為自己的行為,給他人帶來困擾。所以,飯店裡、車站裡、電車上、哪怕是公園這樣的公共場所,人們說話的聲音,也往往是很小的,極少聽到有人大聲叫喊,也沒有高聲喧嘩者,到處都靜悄悄的。以至,有時候,你看到一群曬太陽的幼稚園的孩子、遠足的小學生、放學的中學生,聽到他們的嘁嘁喳喳,看到他們的如花笑靨,你會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感受那種美好。


日本人,有更深的恥感和羞惡之心。正常人,遇到學問、事情不懂的地方,都應該主動向人提問請教;説錯了話,做錯了事,任地位再高、權力再大,也應該勇於承認並改正。雙膝下跪,本是日本人的一種坐姿,但謝罪的時候頭頂著地,無可饒恕時乾脆自殺(武士切腹以謝罪由來已久),行為雖然有些激烈,但也足以表現了日本人更深的恥感和羞惡之心。沒臉沒皮,做錯了事也不承認,無道德感,無羞恥心,也不肯為錯誤負責,只會發生在不正常社會的不正常人的身上。


一般社會,自高自大、言過其實,都是令人厭惡的行為,而日本人,尤其謙虛、低調、不喜張揚。很少看到有日本人炫富的。日本人也很少在衣著、享受上攀比,學生有學生服,社會人有工作服,一樣的顏色,一樣的款式。平日的服裝,也是顏色樸素,款式簡單。初看,覺得日本人的衣著平淡無奇,常看,便會覺得這種質樸,更令人回味。


感恩,有禮貌,在任何國家,都是一種美德。日本人的表現,似乎更甚。問好、感謝,掛在嘴邊;彎腰鞠躬,隨時進行。人家為你讓路了,感謝;人家為你服務了,感謝;人家光顧小店了,感謝;人家提供幫助了,感謝……問好,就更多了。早上見面,問早上好;白天見面,問白天好;晚上見面,問晚上好;好久沒見了,問身體好;回到家要説我回來了,出門前要説我走了,分手了時要說再見,臨睡時要説晚安……總之,人與人之間,見面、相處、告別,永遠是一團和氣,禮字當先。身處這樣的感恩、禮貌行為之中,心情不愉悅都難。中國人常説自己是“禮儀之邦”,我看日本才更是。


尊重他人,保持人人之間的邊界和尺度,是人們融洽相處所不可或缺的。日本人,這一點似乎也特別突出。這從日本人每天說的話,日語的敬語表達,就可以看出來。日語裡有非常發達的敬語系統。自謙語、丁寧語、尊他語,表達了人與人之間上下之分、內外之別、尊卑不同等等復雜的關係,但尊重的精神,卻是貫穿始終的。



樂於幫助有困難的人,對不幸者施以同情和援手,本是善良之人的正常表現。而日本人,遇到有需要幫助的人,更是不遺餘力,毫不覺得麻煩。我和先生都有多次遇到問路時被日本人一直帶到目的地的經歷,而先生不小心自己摔倒後,則更被人們圍上來扶起、關心地詢問“大丈夫?”“要不要救急車?”令他十分感動。友愛、溫暖、溫馨的社會環境和氣氛,是人們幸福生活的重要保障。日本孩子大都陽光開朗,原因正在這裡。


日本人,為什麼精神面貌,與中國人如此不同?我想,與日本人對教育、對國民道德和教養的重視,是分不開的。從孩子十歲前來到日本,接受日本的小學、中學、高中教育,我真切感受到了,日本政府對教育的重視、日本學校對孩子們道德教養的重視。


孟子曾説:“飽食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 一個社會幾十年,以泯滅人性的思想加以文化的重創,人們在房、車、錢之外,沒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因此,類於禽獸的表現,便成為必然。


真希望,早日看到更多人都一樣地富有道德感和良好教養。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