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國史正義·國史八書】:《地德書》(1)

國學傳播與文化創意2022-07-28 14:12:210

編者按

      新的一週開始了!“國學傳播與文化創意”公眾號將繼續與您分享毛峰教授新近撰寫的《國史正義》一書的精彩內容。今天與您見面的是——《地德書》,我們將跟隨毛峰教授的優美筆觸,穿越至上古時代的中原大地,一道回眸中華民族從孕育到誕生的那段波瀾壯闊的歷史。




毛峰教授簡介


     北京師範大學媒體策劃與文化傳播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文明傳播基金理事長、首席專家,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負責人、首席專家,文明傳播學派創始人,央視國際頻道《文明之旅》嘉賓主講,央視等微視頻系列節目《儒家智慧》主講,代表作:《神秘主義詩學》、《文明傳播的秩序:中國人的智慧》、《傳播學概論》、《大一統文明:中國夢的文化詮釋》等,微信公眾號《清風廬》版主。



《國史八書·地德書


《國史正義》扉頁題詞


      ……




作者按


      國族經史典籍之“正統”者,正大光明、措置合理之人道自由統系者也;自三皇五帝以來,綿延10000餘年,上至名公鉅子,下至販夫走卒,但聞言“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之“五常道”,必頻頻點頭、嘖嘖稱許、驀然心會者,乃因“五常道”貫穿宇宙萬物於一體,乃“最大人道公約數”者也;誰人無父母、子女、兄弟,父子之親、兄弟之愛、夫婦之恩、眾生之天然憐惜,雖橫暴蠻力,何足以阻遏之耶?三皇五帝、孔孟儒家有此“先見之明”,發揮為“仁義禮智信”之“五常”,締造出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之“綱常名教”道德統系,君臣綱維、彼此制衡之“中華古典憲政制度之瑰偉國體、政體”而全民族得以永生不朽焉!





正文


      天道者,大自然之謂也。

      所謂「大自然」者,宇宙之全幅存在,謂之「大」;「自然」者,自然而然,如此這般,不可究詰、不加疑慮地,紛紜變化而來,其宇宙之真我,浩瀚無垠、淵源不盡,自我肯定、自我認同、自我堅定,片刻不息、亙古如斯、如其本然地存在下去、演化下去,不斷回返、更新、重現那一「真我」,直至永恆者也!

      然淺智之人,總疑惑:「我」是什麼?「真我」是什麼?我置身的宇宙又是什麼?

      宇宙之自我澄明——「然」(這樣)又是什麼?又依據什麼?

      人類尋求這一「宇宙性的澄明」其沖動的本源何在?歸宿何方?


      對中國人來說,最具根本意義的文明澄明與人道揭示,是1987-1988年在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出土的原始墓葬。在考古發掘中發現的、距今8000年以上的原始墓葬中,墓主人身左的一個青龍堆塑、身右的一個白虎堆塑(由蚌殼和卵石組成的圖案),經考證、詮釋,其文明意味在於,在距今8000-10000年的中華大地上,中華先祖已經具備了對天地四方、天上四靈、地上四季等一系列宇宙生氣運行規律的精準把握。

      換言之,天道與人道,就在日月五星之升落、二十八星宿之璀璨輝煌之間!


      往古幽渺,距今為憑者,就是我創立的文明傳播學上的「伏羲大時代」。

     伏羲氏作為「繼天而王、為百王先」的文明創製者,其一系列「憲政創製」,為最悠久、最廣大的中華民族的「生命自由精神」、「人道精神」奠立了基礎。

      此後的中華文明,綿延萬餘載,一直都在這「天道與人道交合的、血肉須臾難離的天人合一」的大宇宙全息秩序和憲政文明軌道上,不息運行、奮進,直至今天。


      本書(《國史正義》)進一步深入的研究發現,天上四靈(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是蒼穹之間四組標誌性的星群(二十八宿體系)的代表,日、月、金木水火土五星、二十八宿組成嚴密和諧的宇宙體系,嚴格依照著宇宙生命運行的大一統節律,向地球上的萬物、生靈、人體,有規律地放射出「太極」陰陽之「真氣」。

      浩瀚汪洋的、彌散態的、彌合全宇宙的、微妙難測的氣態物質和生命能量(亦可謂「暗物質與暗能量」),這些「生命巨流」,彌散全宇宙,以目力難測的、氣態形式微妙存在的物質、能量,與萬物,與人體的五藏器官、經脈、血脈等生命系統,展開精氣交流、交感、共振,是謂「宇宙大生命」,是謂「天地人大一統」。

      人類小宇宙的生命,與宇宙大生命的合一(天人合一),至此有了文明傳播學、宇宙物理科學、天文科學、生命科學的實測依據。




逝者如斯,不捨晝夜【晝夜者,陰陽也,真常也,熊十力先生妙解,峰按】。






      據觀測者的實地觀測、體悟與發現,在冬天,尤其是「冬至日」,北方七宿(玄武七宿)的真氣形狀,猶如一隻巨龜;而在春天,東方七宿(蒼龍七宿)的真氣形狀,則猶如一匹青色的巨龍;在夏天,南方七宿(朱雀七宿)呈現一隻深紅色的鳳凰;而在秋天,西方七宿(白虎七宿)則呈現為一隻白色的猛虎形狀。

      二十八宿的真氣顏色,分別與太陽系七大行星太陽、水星、金星、月亮、木星、火星、土星之間、與二十八宿群星之間密切有關,作用於人體的不同藏器。

      這真是天地之間、天人之際的、貝多芬式的浩瀚壯麗的交響曲,揮灑著普天光明、至深的感動、無名的愛慕與渴望,照耀太空,堪稱「宇宙大尺度傳播」的生命運動:太陽真氣為微微泛紅的淡金黃色,經人體太陽穴進入人體,歸為心藏、膀胱經、小腸經等;顏色稍弱的為陽明之氣,最弱的為少陽之氣,是謂中醫理論之三陽;月亮太陰之氣是微微泛青的厚白色,歸為肝脾肺經,與厥陰、少陰之氣構成中醫理論之三陰,三陽三陰,中醫謂之「人體六經」,主宰著人體各個組織的生命運行。

      從此,天人合一,不再是一個空洞的哲學術語,而有了天人之間血肉脈脈相通、聲息交流、確鑿而鮮活的科學與人文涵義!


      作為「中國人的宇宙觀」之「天道觀」,實際上是揭示了:人體小宇宙和太空大宇宙之間的、隨時隨地、須臾難離的偉大生命共振。

人體小宇宙,和太空大宇宙、整個銀河系、「日-地-月」太陽系諸偉大行星之間,那瞬息氣交、全幅共振、同體合一的關系。





      神妙莫測的是,天上群星與人體眾竅之間、日月五星「七正」與宇宙人生的五種根本品性——「仁義禮智信」五常之行——之間,完全對應、一致,宇宙天行如常,人類本性如一,亙古如斯,永不消逝,血肉相通,是謂永恆。


      天上群星,在二十八宿之間,有五天五運,亦即五種星際真氣、太陽真氣,在互相溝通、互相交流:起於東方蒼龍七宿之心、尾二宿的「黅天之氣」,與南方朱雀七宿之軫宿相交,同時在亢、氐二宿處與西方七宿之昴、畢二宿的「素天之氣」相交合;同理,縱貫南方七宿與北方七宿的「蒼天之氣」、連接西方七宿與北方七宿的「丹天之氣」,以及斜貫西方七宿與南方七宿的「玄天之氣」,也兩兩相交,五氣交合,息息相通、血肉相連,合成太空周天大一統。


      宇宙周天之「五天五運」,與普天人道之生生不息、周而復始,如出一轍。


      素天、黅天、丹天、蒼天、玄天,乃二十八宿之間的真氣通道,謂之五天、五氣、五運,將金木水火土、紅黃綠黑白等五色太陽真氣,灌註於太陽系群星(七正)和人體五藏、眾竅,小宇宙(人體、萬物)和大宇宙(太陽系、銀河系等)之間,處於無休止的生命共振與協調交感的血肉關系中。

      太極大一統的宇宙秩序,賦予自然萬象真氣流註、歡愛無間的道德品性。

      大千宇宙、萬點繁星,把生命真氣傳輸給人類,人再把生命真氣回傳給宇宙、星辰,這就是孔子所謂「返本報始」、「普天下一體寄託之仁愛」的大一統太極智慧的根基所在,人類文明生活的五種基本品質——仁義禮智信,即人倫「五常」,實際上寄寓了天地五行五氣五運之品格——

      仁乃東方木氣之博愛萬物;義乃西方金氣之公正持平;禮乃南方火氣之壯大並自我節製;智乃北方水氣之貯藏並葆守萬物;信乃中央之氣,匯總四正之真氣,樹立誠信節義、禮義廉恥於宇宙人間,五行、五運、五氣周流不息,滋養人的肉體與靈魂,使人秉賦惻隱關愛之心、捨己顧他之念、公平正直之品、傲岸不屈之操、暢遂宇宙之情,遵循這一太極憲政大一統秩序,推行道德教化、治理文明生活,人間就是天堂樂土!

      那些苦苦尋求世外桃源等等「烏託邦」而必然陷入迷惘自苦者,若能當下體認、當下覺悟、當下行善,則身體之安、靈魂之樂、自由解放之終極解脫,立時如萬斛清泉,自無邊沙漠中噴湧而出!


      人體的五種主要「藏器」——「五藏」,內藏宇宙真氣之元神,《河圖大易》之兩儀、四象、八卦,所謂「八面來風」者,皆內外交註,息息相通者也。

      人體五藏,分別貯藏人的精神機能:心藏神,肝藏魂,脾藏意,肺藏魄,腎藏精。神、魂、意、魄、精,乃人身五寶。

      《雲笈七簽》卷五四稱:「人身三魂,一名胎光,為太清陽和之氣,屬之於天,令人心清靜,絕穢亂之想,為人延壽添算,主命;二名爽靈,乃陰氣之變,屬於五行,使人機謀思慮,多生禍福災衰刑害之事,主財祿;三名幽精,陰氣之雜,屬之於地,使人好色嗜慾,穢亂貪睡,主災衰。三魂又稱三命,胎光常居本屬宮宿,爽靈居地府五嶽,幽精居水府。三魂中,爽靈、幽精二魂孳生機心與貪欲,令人勞神耗氣,精氣枯竭。」



近代名家林紓(1852-1924),京師大學堂講習,被蔡氏一夥卑鄙驅逐。






      三魂七魄之學,構成中國古典生命科學、人體科學——所謂「性命之學」的偉大而獨特的養生系統,性者元神,命者元氣,元神受頭上星空體系——天心、宇宙之心的主宰,至善而清靜;欲神、識神,受身體形氣的主宰,耗散元神。

      《黃帝內經·靈樞·本神》曰:「隨神往來謂之魂」,三魂受元神控製而運動,實乃宇宙真氣(元神)與人體生命(三魂氣魄)之間復雜氣交過程的描述。

      道教養生學認為,人在父母受孕時就感應宇宙真氣而葆有元神和識神,《太上老君內觀經》說,胎兒「三月陽神為三魂,動以生也;四月陰靈為七魄,靜鎮形也。」

      道教名師劉一明認為:「當人破胞出頭之時,哇的一聲,即魂入竅之時。魂一入竅,受後天木氣與先天元性(神)相合,假依真存,故嬰兒落地時無聲音,不成。」

      此說頗能合理解釋人生之初,何以嬰兒通常會哇哇大哭的緣由:佛徒認為人生萬般悲苦,故而嬰兒降生即哭;現代基因科學無力解釋此一點;殊不知,若依此說,宇宙真氣恰在嬰兒初啼之俄頃,將真氣與活力賦予新生命矣!





徐樹錚將軍,近代憲政名著《建國詮真》作者。





      七魄是人的慾望、意誌力,相當於弗洛伊德所說「原欲」(力必多),由人體陰濁之氣構成。

      劉一明祖師解釋說:「魄者,借血氣之靈,受金氣而凝結,生後七七四十九日而始全,死後七七四十九日而始滅,世俗亡人,七七四十九日之期,正為此。」

      人生之初始、運命、歷程、終局,盡在於此,不再神秘或僥幸,人生也從此不必迷惑於貪、嗔、痴等物質情慾,而是廓然、超然,清凈、爽朗,領悟到宇宙元氣為終極實在(真),宇宙萬象、人生萬端,僅是終極實在(道)貫徹自身(自是其是,德)的一段或燦爛、或黯淡的過程而已。

      燦爛人生或黯淡茍活的人生關鍵,在於人自己!




林紓琴南先生之青綠山水。



      宇宙天道浩瀚、萬物綿邈紛繁,萬千人生的深厚根基,卻正在大地上的人道文明的創製與建樹。


      歐亞大陸、北美-南美大陸、非洲大陸、印度次大陸、大洋洲大陸等,幅員、面積幾乎相等或相似,為什麼生活在這些大陸上的各部族、各種原始文明、各種人道文明,直至公元1300年萌芽、發軔的「歐洲文藝復興運動」之後,才漸次興盛起來?絕大多數的原始文明、豐富多彩的人道文化,卻都無聲無息地消失了呢?


      根本原因有二:1,普選賢德精英之士,使之合理有效地治理一切社會領域、從而掙脫了某個因「宗教或世俗理由」長期霸佔權位的權貴階層、集團獨斷的憲政自由製度;2,創設、建製、完善上述「憲政自由體製」的偉大仁愛自由觀念,即堅信一個人,不是靠出身、地位、財富和權勢,就能「秀出蕓蕓百姓」之上、為社會之中堅、棟梁者。




段祺瑞將軍遺囑。







      近代學術思想家,能揭示古今社會「或繁榮興盛,或因一再仿徨、左右搖擺、衰敗、停滯、瓦解、崩潰之謎」的20世紀偉大人物,唯中國的錢穆賓四師《國史大綱》、《中國歷代政治得失》與《國史新論》[《錢賓四先生全集》臺灣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98年版,臺北市忠孝東路四段555號;峰按]、選址在奧地利「聖山學會」、幾乎囊括諾貝爾經濟學等人文社科類歷屆國際大獎的「表率性三大師」——哈耶克《自由大憲章》、《致命的自負》、米瑟斯《自由與繁榮的國度》、卡爾·波普《開放社會及其敵人》等「垂世立範、護佑民主自由開放體製與民生、市場繁榮」的一系列鉅著的作者,這些偉大人物有關「20世紀的教訓」[卡爾·波普有與此同名的精闢著作,預言性地揭示了「傳媒巨頭」對「民選政治」的壟斷之巨大社會危害,堪稱2020美國大選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人為系統造假、詐欺、愚弄與舞弊行徑」的偉大預警。峰按],還將在21世紀汙穢不堪、風險疊生的全球穩定局勢,產生不可估量的指示碑、裡程碑意義。


      中國大地上的事情,早在燧人-伏羲時代,就「人文創始、光明建樹」起來:《河圖易經》天文歷法體系,斷然拒絕了幾乎所有原始部族文化「一而再」犯下大錯的「宗教神學、形而上學問題」,孔子《易傳》一句話「解救」了大地蒼生、無數無辜者的生命、青春,中華民族因此繁衍生息為全球第一大人口、經濟、社會、文化規模:「生生之謂易……陰陽不測之謂神。」換言之,宇宙蒼天有「好生之德」,但宇宙蒼天「何以有如此之德」,作為瞬息生滅的蕓蕓眾生來說,根本無從知曉,更無需「頭上安頭」地提出那些「匪夷所思」的「哲學-神學問題」,你只要遵循天地「好生之德」、仁愛善待萬物,就夠了!

      宇宙蒼天,不測之德,謂之神。但魯莽草率、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孔子 學生子路,不聽勸阻,非要胡亂發問:「敢問死」、「敢問如何侍奉鬼神」,孔子斷然喝住一貫「淘氣」的子路,留下了照耀人類萬古、哺育中華民族千秋萬代的光輝名言,一舉驚破萬千「形而上學-神學」迷思、喝阻萬千禍害全球文明數千年的「意識形態獨斷」:「未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你好好活著了嗎?你連父母、師長、賢德,都不懂得「侍奉」,又如何來「侍奉」那些子虛烏有的東西?!

      孔子一聲斷喝,救了多少蒼生!僧侶狂徒,聞言避入深山老林,給「送子觀音」復製「大力丸藥」矣!




徐悲鴻繪製《孔子講學圖》。





      子路恰如古今一切愚昧眾生、近代文化主流——「啟蒙獨斷-全盤西化-極左思維」毒害下的流俗大眾,非要把「超出人類之有限德、能以上」的那些人類根本莫名所以的東西「佔為己有」,以便用這些「獨家佔有的、鐵的規律」操控別人,一如近代盧梭、康德、黑格爾及其眾多傳人之所為,亦即,渺小人類那些「與生俱來」的各種「獨斷病」、「誇誕病」,「會聚」在子路身上,以致孔子在衛國,無奈「禮節性地會見南子」也被其誤會、非議,氣得孔子竟然也對著蒼天,發誓賭咒一番!


      予嘗應邀為某個「腳踏實地、成功興辦實業」的企業家,專門講解錢穆賓四師的《論語新解》,聽到這個孔子開導子路的典故,心領神會道:「人這麼能妄議神道、規律、還有『什麼決定什麼』諸如此類的事情呢!你何德何能,連自己的事情都管理不好,還要管理自己以上的那些『大道』之事?!我手下員工,常犯此錯!」


      予笑而頷之;無奈常年任教於師大這樣「愚昧叢生」的文教機構,在「啟蒙獨斷-全盤西化-極左思維等頑劣不救的蔡元培氏近代學術-文教-傳媒體製」下,又有幾人能心領神會耶?!


      伏羲《河圖》垂教深廣,其在「大地上」的奏效,則為神農炎帝「日中設市」使民生經濟自由繁榮、普及上古農耕技術於華夏各部族文明之內外;另一「人道治績」,則為黃帝軒轅氏「五氣之治」使中華民族凝聚為更穩固、更繁榮、東亞大陸乃至全球第一個最強盛、堅固、廣大包容的文明統一體,中國原始憲政國家,就此奠立矣!




可堪回望段總理故居【天津市鞍山道日報社對面、孫文故居斜對面】。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