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還在城市流浪的風

死亡博物館2022-07-23 19:52:560

接下來開始胡亂寫字了
紀念那些留不住的風
那些胡亂的風
可憐的風
勇敢的風
有點溫度的風

城市的人群也能把大風颳走
記不住的街道和沒有名字的人一樣
容易讓人遺忘
我不得不說一些聽不懂哀傷
風的名字很多,
你可以隨意稱呼它
大風,是風的小名
颶風 旋風 狂風 龍捲風
大風也不是一直那麼大
只是它自己也無法控制
胡亂狂魔
只要人們不認識就最安全

在城市盤旋這麼多年
它沒有朋友,
沒有固定的家,
可以說一無所有
它颳走了幸福
也颳走了痛苦
還助紂為虐
金錢, 糞土,黃沙,只要力所能及
全都帶走。

寫在紙上的情詩
還有陳放多年的畫
花瓣樹葉楊柳絮
塵沙 大褂 秀髮 圍巾
一動念 風就起
全都帶走。
它最喜歡的是從女子的髮間臉頰 眉梢吹過
也願意從陰冷的樓道防空洞破碎的窗戶吹過
他的身體穿過狹小的縫隙能唱歌
很難想象當時它多興奮
細數一下,好像任何事物都能讓我為之動容,
或輕或重地拿起放下。
每一次都想陪它度過一生。
一座城一棵樹一片草原一條河 
最不喜歡的是山
我會把自己撞碎
雖然不會死亡
重組卻是一件麻煩事兒。

鳥瞰城市
那些可憐的人們每天自覺匯成河流
湧進地鐵
和同樣從地鐵裡溢出的洪流對撞
浪花翻滾
堅持不懈地每天堅持
或者躲在金屬外殼中衝向
高架橋 十字路口 圓形環島

在車裡原地悲傷
搖開車窗又馬上報以偽善地假笑
行走的人最快樂
有時候會突然抓住我的手
像抓住了命運
無憂無慮地疾行在我的身體中。
遇到多年不見的故友
他們都不會說
什麼風把你刮來的了
這是風第一次聽到自己也能帶來一些東西。
說著風就流下淚來
希望這雨落在乾旱的土地上
荒野中,那些能看到它,感受到它的地方
否則風永遠是個荒唐的比喻。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