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辛亥革命:武昌城頭一槍響,大清沒了(一)

先別慌2021-12-17 19:45:400

今天接著嘮辛亥革命。


接著昨天文章《辛亥革命:載灃,我挖的坑,誰也填不了》內容,在大寶貝載灃搞出來的皇族內閣和鐵路國有的雙重打擊下,當初要支持大清改革的地方立憲派非常的失望,在武昌的起義中,大家合夥把大清給賣了,不中用的東西留著幹啥。


但是除了立憲派的態度以外,整個革命中最關鍵的兩夥人,也是後來決定滿清命運的兩夥人,一直都沒怎麼扯到他們在革命中到底幹了啥。


之前一直都是在鋪墊辛亥革命的背景邏輯,今天算是來到最核心的部分,就是革命黨人和袁世凱的北洋集團,他們是如何在這場偶然的武昌起義中搞死了滿清的。


在過去我們的印象中,好像武昌起義是那種波瀾壯闊聲勢浩大的革命起義,各種可歌可泣催人淚下的人物事蹟不斷。


完全不是,這場革命和以前的改朝換代相比,整體上是非常的平靜,非常的溫和,沒有激烈的思想衝突,也沒有流血不斷的戰爭,大家在對待滿清政權的結局上一致性還是很強的,革命最主要的博弈竟然是在南北議和的談判桌上。


滿清政府壓根就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一場起義中覆滅,革命黨人也沒有想到,會在這種組織動員下革命能夠成功,更重要的是袁世凱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是那一個關鍵的“天選之子”。


好了,今天算是來到了辛亥革命的完結篇,武昌起義和大清的覆滅。


雖然革命黨人針對滿清的起義活動計劃了很久,但是一直也不是很像樣,在組織動員方面,最讓革命黨人寄予厚望的就是1911年4月的黃花崗起義,但是計劃方面就不是很周祥。


那會很多人參加革命的人,身上就一直有一種浪漫主義的情懷傍在身上,老有人想著通過犧牲自己,去暗殺滿清政權的核心人物,不怕犧牲倒是真的,但這種孤膽英雄的暗殺其實並不見得就對革命的幫助很大。


滿清不可能因為某個人被暗殺就會倒臺,過去革命黨人的暗殺就無一列成氣候的,還起到了打草驚蛇的作用。


在黃花崗起義之前,革命黨人溫生才單槍匹馬去刺殺廣東水師提督李準,因為這個貨在鎮壓起義上一直是下死手的那種。


沒想到溫生才把路過的廣州將軍孚琦當做李準了,在孚琦被刺殺後,溫生才也逮捕了,結果就是朝廷方面就開始大肆抓捕革命黨人,導致黃花崗起義倉促發動,很多之前聯絡好的革命黨人也沒有響應,最後起義慘敗收場。


黃花崗起義那是革命黨人花費心血最多的,花錢也最多的起義了,當時他們對這場起義是信心滿滿的,由同盟會裡面號稱最懂兵的黃興指揮,但就這樣了還出現了因為個人暗殺導致起義被動提前,可以看出來革命黨人在組織上確實是有一定問題的。

                    

             (黃花崗起義七十二烈士墓)


而1911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義比黃花崗起義更沒有組織,這真的就是一場偶然的革命,如果不是湖北政府處理不力,這場革命成不了氣候,為啥湖北政府那麼大意?


主要就是在10月10日之前的沒幾天,也就是9月24日,湖北新軍內部的革命黨人裡面也發生過一起偶然的起義。


新軍裡面的幾個老兵在那天夜裡喝酒,就是要退伍了,大家就過來送行,喝高了以後就是吵吵鬧鬧的那種,於是他們的長官就去制止了,結果發生了衝突。


老兵,喝酒,革命黨人,和長官衝突,這些因素糾結一起,就引發了這些新軍裡面的革命黨人的怒氣,本來這些人就一直在計劃著起義的事,於是乾脆不等了,就今天,等他們決定抄起傢伙起義,然後再一頓折騰後,幾個領頭的傻了,因為也沒幾個人跟著他們來,這裡也能看出來革命黨人的組織能力了。


這事當天就被平息下來了,當時的湖廣總督瑞澂性格就是有點偏軟的那種,缺少封疆大吏應有的那種鐵腕,最後這件事當做老兵酗酒鬧事了結了。


如果瑞澂是那種比較敏感的人,估計這事就不會這樣草草了事。


15天后的10月10日武昌起義,過程和這個差不多,也沒啥計劃,也沒啥準備,動員力度也一樣不足,但是有一點不一樣的地方,這點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決定這場偶然性起義搞大起來的原因。


問題出在湖廣總督瑞澂身上,能力實在是堪憂。

                     

1911年10月9日,一夥革命黨人在漢口的租界組裝炸彈,結果沒操作好,爆炸了,然後就把清兵吸引過來了。


革命黨人當然就跑了,跑也就算了,他們這個保密意識真是糟糕,說到底還是組織不夠嚴密,他們在跑路後竟然留下了所有的名冊,名冊裡面就有一些革命黨人的信息。


這下就糟了,當天瑞澂瘋了一樣搜捕全城,革命黨人的秘密會址差不多被破壞殆盡,其中有三個人還被瑞澂處死了,懸首示眾,腦袋掛在了城門上面。


                       (被瑞澂殺害的三名革命黨人,劉復基,彭楚藩,楊洪勝)


這裡面最要命的就是那些名冊,新軍很多革命黨人根本就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這些名冊裡面,然後就是新軍裡面還有很多人不是革命黨人,但是和革命黨人往來密切,他們也很著急,名冊裡面是否有他們,沒有當然好了,萬一有了就不好解釋了。


很快,一股流言就在新軍裡面傳開了,就是瑞澂正在根據名冊裡面的信息在抓人,這下新軍裡面頓時人心不穩了,這種情形下是非常可怕的,因為軍隊裡面已經開始有了躁動不安的情緒了。


這些人本來就有革命的傾向,加上這種人人自危的情緒上,隨時都會發生軍隊暴動,死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等死的過程。


但是,湖廣總督瑞澂的操作就很感人了,竟然還讓這種流言繼續下去,正常的處理就是應該安撫好軍人的情緒,這些人不是普通老百姓,他們是手拿武器並且經過武裝訓練的人,一旦被逼急了很容易擦槍走火一呼百應。


瑞澂只要果斷一點,在處死了領頭的革命黨人,起到了殺雞儆猴的效果後,再然後就是公開燒掉那些名冊,表示既往不咎,哪怕就是燒的是假的名冊都行,這種表態下立馬新軍的裡面的恐懼氛圍就被消除了。


但是他沒有,這給人的感覺就是他準備繼續抓人,而且還沒有人知道到底誰會被抓,在這種生死不明的形勢下,新軍裡面的革命黨人受不了這種煎熬,決定起義,其他擔心自己會被牽連的非革命黨人的士兵也乾脆加入了。


瑞澂的這個騷操作實際上就是革命最好的動員了,等於就是告訴革命黨人,你們再不革命就死定啦。


歷史上因為這種情緒下被醞釀出來的革命並不少見,最著名的就是陳勝吳廣了,當初陳勝的名言現在還猶言在耳,至死,不至也是死,與其等死還不如放開一搏。


新軍現在的情形就跟當初陳勝吳廣一樣,博一回說不定還能活命呢。


1911年10月10日,湖北新軍工程營第八營的革命黨人實在是受不了這個流言的煎熬了,在當天的晚上決定發動起義,開始炮轟湖北總督府。


搞笑的是湖廣總督瑞澂,當炮聲一響時,這位老兄沒了昨日搜捕革命黨人的威風,就連抵抗都沒有組織一下,就讓隨從在他家的後院挖了一個洞,他帶著一家子就開溜了,但這個時候,他的家門口還沒有革命黨人的影子呢,這哥們純粹是被嚇傻了。


因為瑞澂的逃跑示範效應比較好,滿清軍隊的基本上就沒多少抵抗力,努爾哈赤當年的勇武早就被滿清這幫親貴給丟掉了,但凡瑞澂不跑路,留下來組織抵抗,這場起義的結局就很難說了。


因為起義之初革命黨人並沒有多少,三千人不到,雖然武漢的守軍意志力不足,但光憑這三千人就能佔據武漢那是不可能的,在10月12號起義的軍隊很順利的就佔據了漢口和漢陽。


然後,他們就慌了,因為這些士兵發現,他們竟是一群沒有首領的兵,一腔熱血過後,冷靜下來的他們分析了下形勢,覺得惹了大麻煩了,朝廷一旦反撲,絕不是他們所能抵擋得了的。


所以他們決定要找一個有牌面的人物還撐住場面,如果讓人知道只是幾個低級別的軍人起事就麻煩了,得造勢才行。


思來想去,他們就選擇了當時新軍的協統(差不多就是現在的旅長)黎元洪,黎元洪在起義當天是站在革命的對立面的,為了控制住局面,他還就地處決了一個呼籲起義的士兵。


但黎元洪平時就不是一個鐵腕的人物,對士兵態度也是比較隨和的那種,也從不克扣士兵的軍餉,雖然是一個出國留洋的軍人,按照他的條件,當時是非常有前途的,但他就是那種不怎麼積極追求上進的人。


這種人一般上司是不太喜歡,非要找優點就是比較老實,處理棘手的事情不行,但是忠誠這方面還是可以的,就連瑞澂的小老婆都說他就是一個大憨憨。


但是這種軍官士兵就喜歡了,就光不扣軍餉這一點就難得了,所以起義的革命黨人一看自己都是小角色,鎮不住場面,就拉來了黎元洪。


黎元洪當時就瘋,媽呀,這可是造反啊,是要掉腦袋的,當時就不願意了,但是起義的士兵也不管,差不多就相當於把黎元洪綁進了都督府裡面,讓他當了湖北都督。



鬱悶的極了的黎元洪在進入都督府後一言不發,啥話也不說,那會被大家稱為黎菩薩,但看到起義的人對外發出的通告都是以他的名義來發出的,黎元洪當時心都碎了,這下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他自己就算再怎麼解釋也沒有了,畢竟你如果不造反的話,憑啥人家就推你出來當督軍穩住場面的。


黎元洪當時的處境就像是北宋的張邦昌一樣,北宋滅亡後金人逼迫他當皇帝,後來金人退後,張邦昌也退位讓給了高宗趙構,他們兩個還一塊被送去金人那裡當做人質呢,算是有過共患難的革命友誼。


就這樣了,高宗趙構最後還是處死了張邦昌,畢竟張邦昌很難解釋為啥金人立他當皇帝這件事。


黎元洪也是這樣,沒轍了,後來在湖北士紳大佬湯化龍的勸說下,得了,就乾脆出來支持局面了,哪怕是吆喝兩聲也行呢。


革命成功後,黎元洪也是賺飽了,果然一臉福相的黎元洪和他的臉蛋一樣,一路上都是福星高照,後來袁世凱當總統的時候,他還是混了一個副總統,各方面還是比較給面子的,可能還真是大憨有大福吧。



當然,光靠一個黎元洪出來嚷嚷還是不行,革命得靠拳頭才行啊,就這幾千個人都不夠朝廷打的。


要想拳頭粗,就得有人,有槍,歸根到底還得是有錢,別的地方還真不敢說,但是武漢還真是就是這幾樣都不缺,從洋務運動開始,武漢這個地方就一直是在湖北執政的封疆大吏用心去經營的地方,特別是在張之洞當湖廣總督的時候。


張之洞在湖北任職了差不多20年,到了1911年時,武漢就已經成為了僅次於上海的第二大城市,這裡面張之洞的貢獻是非常大。


漢陽鐵廠,漢陽兵工廠都是他創建的,漢陽兵工廠那會一直都是全國最大的兵工廠,漢陽造的步槍當時就有好幾萬支,加上張之洞訓練新軍時又從德國購置了大量的毛瑟槍,這些軍火那會都完好的躺在軍火庫,結果就成了起義軍人的裝備了。



但光有槍還不行啊,幸好,武漢在當時也算是很富裕的城市了,財政庫當時就留有四千多萬的銀元。


這下好了,有了槍,有了錢,剩下的就是如何招募士兵了,這個問題不算大,那會為了錢當兵的人多了去了,很快起義軍就擴充了到八千多人。


但是這些新兵是派不上用場的,有些人剛領到錢就回家了,但這不重要,因為從晚清的清末新政開始,一直都在練新軍,但是從來沒有打過仗,也沒有人知道新軍的戰鬥力如何。


反正這幫剛找來的士兵上去湊人數,把場子造起來就可以了,加上當時的報紙可能也是需要流量,就幫著一塊造謠,說湖北的新軍已經到了三萬多了。


當時過來要鎮壓的朝廷的軍隊一開始還被嚇到了,就連朝廷在北京的很多官員都做好了跑路的準備了。


朝廷的反應一開始也是慢熱的那種,這都造反了,還是軍人的造反,結果就是拖拖拉拉了半個多月。


這種情況下,附近的幾個省份也開始懷疑了朝廷的決心了,到底行不行啊,後來也是在湖北獨立的影響下,漢地十八省中的十四省先後宣佈獨立。


大清王朝大勢已去了。


這裡面有個問題就是,在這個關鍵的半個月裡面,清王朝到底是犯了啥渾水了,足足給了革命黨人這麼多的時間。


答案是袁世凱。


好了今天到此為止,袁世凱的事明天再說了,收攤了。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