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正文

獨一味膠囊

10年的“注水首富”玩砸了

大貓財經2021-02-01 23:36:49730274

作者| 貓哥

來源| 大貓財經



大佬都愛私人飛機,有排面兒,更有故事。


比如,王健林的去向,不少人就是看他私人飛機的動向,王的座駕是灣流G550;當年漢能股價危機的時候,前首富李河君的“漢能號”接一富豪從北京到香港,中途差點墜毀;在去年疫情爆發初期,傳說李嘉誠也曾乘坐自己的G550遠赴新西蘭買口罩。


胡潤曾經做過一個統計,在大中華區的113位華人企業家,一共有163架私人飛機,其中灣流就有77架,而灣流G550主力機型,除了上面的3位,馬雲、李彥宏、盧志強、黃光裕、張近東、郭臺銘等富豪榜常客,都對G550情有獨鍾。


豪華是真豪華,但是一般人很難能看到的,畢竟人家要的就是私密。


不過最近,成都中院就全方位地展示了一下私人飛機到底有多壕。


成都中院為即將進行的一場拍賣做了一次預熱,拍品就是2架私人飛機,灣流G550和灣流G450,雖然不看價格也勸退了絕大多數人,但還是免不了一場狂歡。



誰的飛機?


想查到其實也不難,榜單上一扒拉,同時擁有G550和G450的並不多,再加上停在雙流機場,很快就能鎖定他的主人——闕文彬,前甘肅首富。


2013年,這兩架飛機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都經過了“過水門”的儀式,轟動一時,但是這買飛機的錢可不是闕文彬自己掏的,基本上是從國開行借的,共計65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4.48億)。


設計的是挺好的,闕文彬旗下的縱橫航空經營這兩架飛機,7-8萬/小時,飛一趟北京就20幾萬,如果飛一趟美國,那就是120多萬,生意好的話,還錢是小意思。


銀行一看問題不大,就借錢了。


可是到了2018年,他們之間的關係就變成了違約、催繳,再違約再催繳,後來國開行索性直接通知,貸款提前到期,6400萬美元,需要連本帶利一起還。


官司打了好幾年,最終判決闕文彬及旗下公司還錢,這中間還有利息、複利、違約金、安排費等,債務是越滾越多了,飛機卻還得折舊,這筆錢已經比兩架飛機還要貴了。




說起“甘肅首富”闕文彬,很多人都不熟。


他是成都人,他曾經在那個以婦科用藥“潔爾陰”出名的恩威製藥工作過,主管中外合資的恩威世亨製藥的銷售,但是恩威世亨沒幾年就倒了。


1996年,闕文彬和妻子何曉蘭出來單幹,成立了自己的恆康發展,而讓他發達的,就是藏藥“獨一味”。


這個獨一味是什麼東西呢?


據說當年文成公主遠嫁路上,路過巴顏喀拉山,送嫁使者有摔傷、流血、腳破的症狀,當地的藏醫用一種菱形對生的綠葉植物為使者治療,還挺管用,文成公主很高興,稱之“獨一,單味,好”。


後來,這棵草就入了藏藥的醫典,大家就叫成了“獨一味”。


經過研發,就有了獨一味膠囊,活血止痛、化瘀止血,外科手術的止痛止血,內科還治風溼痺痛,婦科治療痛經,口腔科治療牙齦腫痛。


也是一個神藥了。


雖然闕文彬是四川人,但獨一味這個藥材要求主產地海拔得高,甘肅的藏區是主產區,當然更重要的是,甘肅康縣已經有能力生產這種中成藥了,只是經營不善,根據天眼查的信息顯示,獨一味公司成立,最初就是整合了甘肅的康縣製藥廠。


靠著在產地的近乎壟斷的地位,恆康直接打敗對手白雲山,而獨一味膠囊確實也為闕文彬賺了不少,在全國止血鎮痛類的藥物中,銷量僅次於雲南白藥。


獨一味賣得好,闕文彬也沒閒著。


2004年,也是在甘肅康縣,恆康發展參與了康縣陽壩銅礦的改制,2個銅礦採選廠和辦公區,以2116.5萬元的價格拿下,成為了恆康發展旗下的甘肅陽壩銅業。


一手拿藥,一手拿礦,這不上市還等啥呢。



2008年,獨一味上市了,闕文彬在深交所敲了鍾,上市首日,獨一味就大漲350%,闕文彬的身價因此暴漲。


當然,這還不算完,在2008年底,闕文彬又把在康縣的陽壩銅業注入到了已經被ST的綿陽高新的殼裡,後來主打礦業的西部資源,就成為了他手裡的第二個資本平臺。


靠著兩個上市公司,第二年的胡潤財富榜上,他就成了甘肅首富,並持續10年蟬聯這個名號。


首富都愛折騰,他也是真能折騰。


拿到了西部資源的控股權,闕文彬在2011年開始瘋狂買礦,先買鋰礦,後來又買金礦,加碼銅礦,順帶著又一座鉛鋅礦,2年買礦就花了13億,然後又發債6億,繼續買。


買了一堆礦,但那幾年上游價格一般,掙錢能力也一般,到了2015年,他決定把礦賣掉,轉型新能源汽車。


獨一味光賣藥也不行,開始瘋狂買醫院,並改名恆康醫療,向醫療轉型,順便再做做保健品和日化。


這麼能折騰,錢哪兒來呢?


2013年,闕文彬找到了蝶彩資產的實控人謝風華,倆人也沒繞彎子,一個想要高價減持,一個會“市值管理”,說白了就是操縱並拉高股價,趁機出貨。


闕文彬的目標是不低於20元的價格減持恆康醫療2000萬股,差不多有4億多,當然謝風華也是要收個個顧問費,不多,只要12.5%,差不多5000萬。


咋玩的呢?


謝風華告訴闕文彬,恆康醫療要戰略轉型,主要就是收購醫院資產,而且在信批上要“加強”,當然不是說啥都披露,而是隻披露有利的信息,該隱瞞的還是得隱瞞,大範圍地披露利好,自然有人給股價買單。


2013年7月3日、4日,闕文彬通過大宗交易系統成功減持了2200萬股,除了和謝風華協議約定的2000萬股外,他自己又減持了200萬股,一共賺了5162萬,而謝風華也拿到了4858萬的顧問費,還真“雙贏”了。


只可惜,還是被證監會抓住了小尾巴。



順帶著還揪出了案中案,當初收購的醫院裡,還有醫院實控人用收購案的內幕消息渾水摸魚,在敏感期內買股票,又收割了一筆。



闕文彬的這把割韭菜的鐮刀怕是陶瓷做的,割的時候鋒利無比,但是遇到更硬的茬,可能就是斷裂了,在被罰之後,恆康醫療的淨利潤在多年增長後下滑,2018年更是出現了14.2億的鉅虧。


這割韭菜的刀被證監會廢了之後,這位甘肅首富的身家也是肉眼可見地下滑。


債務危機也開始爆發。


買飛機的時候的意氣風發,變成了被國開行討債的狼狽,上市公司股權也紛紛被債主們凍結,首富需要一個接盤俠,但並不容易。


2018年,闕文彬把旗下恆康發展持有的西部資源股權轉讓了,然後他還打算給恆康醫療也找個接盤者。


但是,兩樁生意都不太順利,到2019年都告吹了。


原因也很簡單,恆康醫療的轉讓還得跟債權人、法院打交道,談了5個月沒談攏,闕文彬嫌人家太慢了,終止了合作。


法院開始陸續拍賣闕文彬手裡的股權。


2019年4月9,150萬股的恆康醫療股票在京東上拍賣,起拍價552萬,最終以564萬成交,3.76元/股,照當天的收盤價3.8元,基本上算沒賺錢,如果這位拍下的哥們在4月份賣掉,大概還能平,因為過了4月份,恆康醫療的股價就再也沒有達到過3.8元。



後來,再上架的股票,就無人問津了,這個首富的成色有多水,大家心裡都有數了。


2020年12月,恆康發展正式破產重整,在資本市場擠幹水分之後,首富的資產也即將歸零。


也不對,可能是負的。


今年,闕文彬手裡的西部資源、恆康醫療的股權即將都要拿出來拍賣了,可能直接實控人易主了,但別說賣上價了,就是有人接盤都難,你看就連私人飛機,都被成都中院拿出來先預熱一下,氣氛炒起來,才可能賣上高價。

发表评论

評論列表